屢遭迫害 河北雄縣劉二樂、董克平夫婦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河北雄縣龍灣馬務頭村農民劉二樂、董克平夫婦,因堅持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十多年來一直遭受中共迫害,不是被關押,就是遭騷擾,劉二樂還被逼的流離失所好多年。因迫害無法做生意,十五、六年來對他們家造成的經濟損失達上百萬元,還負債累累。

劉二樂、董克平夫婦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

以下是劉二樂、董克平夫婦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劉二樂、董克平夫婦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此前劉二樂患有多種病:美尼爾氏綜合症、腎結石、腸炎、胃炎,修大法後都不治自癒。董克平的頭疼病也不翼而飛。劉二樂的母親患有高血壓、心臟病、類神經痛等各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特別硬朗,洗衣、做飯樣樣能幹,直至二零零四年去世前從未因病吃過一粒藥。一家人樂樂呵呵的,日子也好過了,幾年工夫蓋起了一個大庭院。

可是在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好端端的一家被糟蹋的不像樣子。

劉二樂遭酷刑折磨、非法勞教

酷刑示意圖:蘇秦背劍:把人的雙手臂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住,惡警抓住鐵鏈踩住法輪功學員後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極。
酷刑示意圖:蘇秦背劍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劉二樂在北京被綁架後,當天下午被雄縣公安局劫持回本縣,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二十二日晚,以局長崔起華、蘇某為首的國保人員給他動用酷刑:首先是崔起華打了他兩個耳光,他們問他和誰去的北京,「上頭」是誰,劉二樂不配合他們,蘇某就把他反背銬上(背寶劍式),然後打他耳光無數,頭腳摁在一起,五個人拳打腳踢,直至他要出不了氣,他們才停手,蘇某又用腳後跟踩碾他的手指,見劉二樂不回答他們,有一打手用拳頭猛擊他的前胸,後面一個打手挺著他的身體,然後讓他站軍式(兩腿馬步站立)直至劉二樂昏倒,醒來後又強行讓他跪笤帚棍(雙腿膝蓋跪在小木棍上)一個人摁著他,使劉二樂昏倒好幾次。醒後有一個姓劉的打手雙手按住二樂的雙肩,在他背後猛拱他的腰部,當時劉二樂就嘔吐不止,後來才知道那一下使他腰椎錯位。他們打累了就把劉二樂銬在暖氣管上,上廁所三個人跟著。一直折磨到凌晨才罷手,當時劉二樂已不能走路,走動需兩人架著,衣服都被扯爛,神志恍惚。

第二天他們騙劉二樂喝下不明藥物,蘇某為掩蓋惡行,把他腿上的傷噴上藥以消除傷痕,又把劉二樂折磨兩夜後送到雄縣看守所。

十多天後又提審劉二樂,蘇某、龐某給他戴上手銬、腳鐐把他帶到雄縣刑警中隊,逼他說出資料來源,他說不知道,他們就用坐「鐵椅子」折磨劉二樂,把他固定在鐵椅子上,雙腿雙腳固定住,屁股下面是幾根細鐵棍,還不許他睡覺,讓一個警察(開口村的)看著他,一閉眼就用小棍打他的太陽穴,支他的眼皮一直到天亮,換另一個人折磨他。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一天晚上他們逼劉二樂「招供」,他不配合,他們就大打出手。先是開口村的那個打手用皮帶抽他的腿和身上,見他不說蘇某就狠毒的用兩隻圓珠筆夾在他的三個手指間,用力攥他的手指,使他疼痛難忍。而後又用老虎鉗子用力夾他的中指,疼的劉二樂昏了過去。醒來後蘇某、龐某又輪流打他耳光,打的他不能說話,頭昏目眩、不省人事。他們怕出人命找來大夫搶救,強行給劉二樂打了針,一會劉二樂就甚麼也不知道了,直到第二天才醒過來。蘇某見他神志不清的樣子就邪惡的說:「弄點大便給他吃,看他吃不吃。」到下午他們才把劉二樂送回看守所,回到監號裏見二樂被打的脫了像,犯人們嚇的都不敢靠近他,說好端端的一個人被打成這樣,太殘忍了。在號裏劉二樂五天五夜吃不了飯,他們怕出人命,派兩個犯人照看他。看守所所長怕擔責任,叫來法醫給劉二樂驗傷,以後十來天不能進食,同號的幾個犯人用小勺一口一口的餵劉二樂才活過來。

酷刑演示:牙刷鑽指縫
酷刑演示:牙刷(或圓珠筆)鑽指縫

後來在他身體還非常虛弱的情況下,他們沒經任何法律程序,也沒通知其家屬就非法勞教劉二樂三年,送至保定勞教所。後來劉二樂有機會逃離了勞教所。可因在雄縣公安局遭受的酷刑折磨,未曾好好休養又被勞教,使其留下腰椎錯位、腰痛、腿痛、耳鳴、左胳膊不能抬起的病症,不能幹重活。

董克平被關洗腦班、看守所

劉二樂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後,董克平也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洗腦班關押,逼迫放棄「真善忍」信仰,迫害近一個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董克平和兒媳在家中被龍灣派出所警察張玉良等綁架,一聲令下:把他們帶走。就把董克平和兒媳裝進車裏,不顧幾個月的小孫子的哭喊。董克平六歲半的小女兒一看又要把媽媽帶走,就抄起菜刀向他們喊:不能抓爸媽,他們是好人。不知哪個沒有人性的在奪孩子的刀時給孩子手背上劃了個大口子,直流血,直到現在都留有疤痕。因董克平的兒媳是哺乳期間,經家人的強烈要求,他們怕把事情鬧大,幾個小時後把兒媳送回。當時兒媳被抓後,劉二樂看到女兒的手流著血,小孫子沒人管:哭著、爬著,一急之下抱著小孫子上了房,心想如果這些人再無理取鬧就和他們拼了,後來這些人怕出人命擔當不起,才撤了。好心的鄰里們勸劉二樂先躲一躲。這一次迫害致使劉二樂又在外面流浪了好長時間,生意再次中斷,無人打理。後來劉二樂的妹妹受連累被判拘役五個月。

董克平被帶去龍灣派出所關了一夜後,又被送到雄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董克平絕食抗議非法抓捕,要求無條件釋放,五天後開始輸液,換了幾個大夫都扎不進去,他們開始把董克平綁在床鋪上灌食,灌進去的是奶粉和大量的鹽水。後來他們以「妨礙公務罪」冤判董克平六個月徒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