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十年的老模範控告元凶又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明慧通訊員河南報導)河南周口市七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顧學敏女士,曾先後在周口地區教育局、政法委、外貿局糧油公司工作,踏實能幹,勤奮盡職,是個連續幾十年的老模範,單位、系統、地區、省裏獎給她的榮譽證書,擺在一起一大摞子。

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顧學敏老人屢遭中共邪黨迫害,被非法跟蹤、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其老伴(周口市宗教局副局長)因屢次被驚嚇而得重病,最後變成了植物人,含冤離去。令當地有良知者莫不心寒。

二零一五年六月,顧學敏老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隨後,顧學敏老人於六月三十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周口市看守所。

顧學敏老人在控告狀中說:「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走入修煉大法,在這之前,身體多處有病,如頭痛、肩周炎、氣管炎、及頸、腰、雙膝骨質增生,周口大小醫院住六家醫院無效,又去醫院住了一年也不見好轉,無奈我真想一死了之。當得知大法能夠治病,就走入修煉,當天就能站立一個小時煉動功,隨後,各種疾病都不治而癒,達到無病一身輕。是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給我第二次生命,就這樣我有健康體,處處按老師說的修煉真善忍,做一個對社會,對人民有益的好人。江澤民不讓我做一個好人,所以我提出控告。」

顧學敏老人曾四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一次,勞教三次。老伴承受不住多次的精神摧殘和打擊,含冤離去。

二零零零年前後的一天清晨,顧學敏在周口火車站廣場與一個熟悉的女功友見面,被曾任周口地區公安處政保科科長的王余德瞅見。王余德因積極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得了腦血栓,一度半身不遂,病退在家。他仍然執迷不悟,繼續迫害善良。這天早晨,王余德到廣場鍛煉身體,看到顧學敏與法輪功學員接觸,遂將她誣告, 致使顧再一次被綁架,被投進看守所非法關押數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由周口市國保大隊長高峰帶領八個人非法抄家後綁架,把顧學敏劫持到周口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顧學敏剛到周口西郊紗廠一個親戚家裏,被以高峰為首的沙南分局國保大隊一幫警察跟蹤劫持,投入看守所迫害,並構陷罪名將其非法批捕。

二零零六年三月,周口川匯區法院對顧學敏非法開庭審判。在法庭上,她陳述了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川匯區法院當事法官心裏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人,其一切講真相的行為都完全合法,並考慮到顧學敏年邁,家裏還有一個臥病在床的老伴需要她護理,故而做出了「判三緩四」判決意見,顧學敏走出了監獄大門。

顧學敏恢復自由不久,國保大隊長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她的身影,遂向川匯區、周口六一零和省城邪黨有關部門誣告。周口六一零頭目於義雲責怪川匯區法院對顧學敏的判決太輕,「起不到打擊作用」,從而向法院施壓。當年七月二十三日,川匯區法院向顧學敏發出書面通知,稱「周口中級法院認為區法院量刑輕,要求重新審理。茲定於八月二十九日重新開庭」。

此後,顧學敏為躲避迫害,到親戚家住了幾天,被川匯區法院知道了,恐嚇其家人說如果到時候顧學敏不到庭,就把她大兒子抓起來(理由是顧出獄是她大兒子做的擔保)。病中的老伴思念親人心切,一直鬧著回家,顧學敏只好帶著他返回家中。剛到家不久,一天,川匯區鐵路派出所的惡警闖到她家裏,欺騙她,說是帶她到派出所問問情況,問完一會就送她回來。誰知警車一上路,就直接開到了周口市看守所,把她投進監牢。

顧學敏這次被無辜關押以後,就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絕食到第十二天,惡黨竟不經任何程序,又直接把她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後來才非法在女子監獄開庭,由原來的「判三緩四」改判有期徒刑三年。

顧學敏的老伴老趙,是個老牌大學生,退休前曾任周口市宗教局副局長,也因身體有病煉功,很快無病一身輕。因老趙曾親身經歷邪黨一次次置人於死地的政治運動,對邪黨的整人手段非常清楚,怕的入骨。顧學敏第一次被綁架,他嚇的失魂落魄,功也不敢煉了,書也不敢看了,好像自己身邊隨時都有警察跟著,隨時都會把自己抓走。結果,原來的疾病又全部復發,並且還添了新病,大小便都得讓人幫著,整天躺在床上。後來由於病情日益加重,又只好把他送到周口市中心醫院長期住院治療。顧學敏老人出獄後,到醫院伺候老伴,見他昏迷不醒,身上插著管子,四肢、頭臉都不會動,多次大聲喊「老趙、老趙」,老伴毫無反應,完全成了個植物人。

顧學敏老人在控告狀中說:「從二零零六至二零零七年九月老伴承受不住多次的精神摧殘和打擊,身體漸漸的病狀越來越重。沒辦法只有回家讓老伴住院治療。我和老伴剛到家,老伴沒來及住院治療,我就被這幫沒有人性的警察在高峰的帶領下綁架我到市裏看守所進行迫害。在本市看守所十二天把我直接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更進一步的迫害。周口市檢察院和法院在江澤民的指令下:直接到新鄉女子監獄開庭,被判刑三年。我的老伴是個性格內向,不善言語的好人,怎麼也承受不住邪惡人對我多次的迫害,他整天不吃不喝,以淚洗面,再加上610頭子於玉雲對他經常地威脅恐嚇……老伴漸漸痴呆最後不能自理,最後直至含冤離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