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傷殘者重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官方對地震真相進行隱瞞,實際上地震至少造成二十四萬人喪生,三十六萬多人受重傷,七十多萬人受輕傷,三千八百多人成為截癱瘓者,二萬五千多人肢體殘廢。

在這其中,有一些人是幸運的,一些看似偶然的機緣讓他們重獲新生。

嚴重傷殘者重獲新生

劉桂錦
劉桂錦

當年,劉桂錦二十六歲,在大地震中腰椎一、二、三節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恥骨聯合骨折,右腿肌肉嚴重萎縮致殘,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心臟跳動緩慢,每分鐘四十五次還伴有間歇(間歇時間是普通患者的兩倍),後來還患上陰道癌。她照了遺像,寫好遺書,在痛苦中等待離開人世。

正在這時,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煉了法輪功,「羅鍋」(駝背)直了,全身的病都好了。家裏人告訴她應該煉法輪功,劉桂錦說:「我都快死的人了,煉甚麼功啊?」家裏人給她放法輪功教功錄像帶,看完後她按慣例去醫院檢查,醫生卻驚訝地問她:「瘤子怎麼不見了?!」劉桂錦半信半疑地又去了另外兩家醫院檢查,結果都一樣。如果這事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她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一九九四年三月,劉桂錦連續參加了李洪志先生在石家莊、天津和哈爾濱的法輪功學習班。在石家莊學習班結束後,她被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所折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標準,心性得到了提高,身體發生了巨變,還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視眼鏡。又參加了兩個法輪功學習班後,經過半年的修煉,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完全康復了,感覺一身輕,走路生風。法輪功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她撕掉了殘疾人證。為感謝恩師的救命之恩,她向法輪功捐款五百元,希望用作法輪功傳法資費。剛過幾天,就收到退回捐款的匯款單,簡短留言上寫著:甚謝!匯款人:法輪功。

地震那年,他喝髒水染上甲肝

孟凡全和兒子小時候的照片
孟凡全和兒子小時候的照片

孟凡全是河北理工大學輕工學院(現河北聯合大學輕工學院)教師。他生於一九六二年,從小體弱多病,經常受欺負,幼小的心靈受到很大傷害,心想長大了有了真功夫一定報仇。唐山大地震那年,小孟因喝髒水染上甲肝,治癒後,落下懶惰的毛病,經常遭兄妹斥責。九十年代初,他又得了一種怪病,胸膛裏像火燒一樣熱。醫生說,他身體各部器官像六、七十歲的老人。由於婆媳不和,導致家庭矛盾激化,妻子多次想離婚,很多時候都是在爭吵中度日。人生的坎坷與窘困,讓小孟對人生看不到一點希望。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孟凡全參加了廣州舉辦的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聆聽了八天課。回到家簡直換了一個人,內心的喜悅溢於言表:「這回可找到根了,我從小就想人為啥活著,原來我是在尋找『真、善、忍』宇宙大法呀。」從此,小孟再也不拍著胸喊著火了,也改掉了懶惰、貪睡的壞毛病,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了。也懂得愛惜妻子了,大小事搶著幹。看到小孟的變化,妻子也開始修煉。夫妻共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化解了夫妻矛盾。孩子自小也體弱多病,夫妻修煉後,孩子也健康了,聰明可愛,學習又好。在單位裏,他兢兢業業的工作,不與同事爭名奪利;愛護學生,出錢幫助家庭困難的學生,學校的領導、同事都說小孟是個好人。

修煉中,隨著心性昇華,小孟不再記恨兒時小朋友對他的欺負,反而希望他們能懂得「真、善、忍」大法才是人生追求的根本。教育孩子,小孟也變得很和氣,不打罵,不呵斥,講道理,講利弊,孩子非常喜歡爸爸。小孟還用自己小時候挨欺負的例子教育孩子,欺負別人容易給別人造成心理傷害。要學會尊重別人,愛別人就像愛自己一樣,同時用自己從大法中學到的法理教育孩子,讓孩子從小按「真、善、忍」做好人。一家人沐浴法光,眉宇間充滿了喜悅與祥和。

大地震毀容 修大法美容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發表一篇文章《唐山地震面容毀 修大法開智美容》,作者是一個女孩,當年才十歲,大地震時和姐姐一起被埋在廢墟中。由於救援人員很少,只有父親一個人往出扒人,先把姐姐扒出來後,父親累的坐在地上起不來了。她是被鄰居扒出來的,因為埋的時間太長,當時已經沒有任何氣息了。雖然被搶救過來,但面部極度毀容,左耳失聰,右半臉整個變形,並留下一道很深的疤痕,右眼凹陷,右眼的淚腺堵死,成天流淚。多年以後,到唐山協和醫院治療也沒有通暢。此外,因頭部被砸傷,造成輕微腦震盪。原本面容姣好的她變成了這個樣,所有人都為她感到痛心和惋惜。

此前,她學習很好,各方面都很優秀,很受父母和老師的稱讚。但是受傷後開始遭到一些調皮男孩的無端打罵、起外號,自尊心受到極大傷害,形成了強烈的自卑心和虛榮心。隨著年齡增長,她不敢與人談論化妝、美容等女性追求的時尚。因為心情不好,回到家還時不時的跟父母、姐妹發脾氣,連對像都不敢談。

就在她對前途感到茫然之際,一九九五年五月偶然得到一本《轉法輪》。當她打開書,看到師尊穿著西裝的照片慈祥的微笑的看著她,彷彿找到了久別的親人,內心有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心想:「這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人啊!我活著有希望了。」她一氣呵成連讀三遍,就再也沒有放下,從此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通過不斷的學法,她看到了這個世界並不都是陰暗的東西,還有這麼好的師父傳這麼好的大法,得到真是幸運啊!那些讓她感到自卑、痛心、委屈的人和事,感覺都很渺小了,也明白了自己遭受的痛苦是在償還生生世世造的業。

她一改往日的愁苦面容,心胸寬闊了,在工作中也有說有笑、很自如的和同事們相處了。同事們都覺的她變開朗了,也願意和她聊天、談心了。父母、姐妹看到她的變化都跟著高興,也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那強烈的自卑心、虛榮心、記恨心、報復心、妒嫉心漸漸的去除,也能容忍傷害她的那些人了。而且大腦非常清晰,智慧大增,學甚麼一學就會,工作上得心應手,輕鬆自在。

更重要的是,她的身體恢復的很好,腦震盪後遺症徹底好了,右半部臉也基本恢復原樣,不仔細看都看不出疤痕,右眼的淚腺不知何時暢通了,整個身體輕鬆健康。還找到了如意的對像,過著平靜和美的生活。

大地震造成高位截癱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一篇文章《法輪大法帶我走出苦難的五十年》,作者家住農村,出生在一個貧困家庭,十三歲那年趕上中共搞「大躍進」,沒吃上幾天飽飯。那時她很瘦小,只有腿很粗,小小年紀得了浮腫病。媽媽崴了腳沒錢治,化膿爛的滿腳都是窟窿。禍不單行,爸爸在礦上幹活兒,由於沒有任何安全措施,一次井口坍塌爸爸被埋在裏面,挖了十幾小時才挖出來,做了九次手術,但落下終身殘疾,被下放回家沒給一分錢補助,全家各方面都陷入困境。

她十四歲就不能上學了,從此在生產隊參加勞動,擔起全家所有的事情,成了家裏的頂樑柱。整天累得要死要活,也不夠全家七口人的生活。趕上爸爸上醫院還要去信用社貸款,這樣家裏欠了很多債。「文革」初期她出嫁了,繼續在苦累中掙扎,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顧。她想不通人為甚麼活著。

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她才三十歲,被砸成高位截癱,大兒子遇難,女兒和小兒子都受了重傷。她傷的很重,經過治療,活下來了,但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這樣過了二十年。

一九九七年,她有緣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一口氣讀完,感覺相見恨晚,覺得師父太偉大了,學問又高,天文地理啥都精通,困擾她五十年的問題都明白了,心裏敞亮舒暢,脫口說出「我一定要學煉」。看《轉法輪》當天,她就睡了一夜好覺,從此失眠的毛病消失了。

隨著學法煉功,她身上的冠心病、鼻炎、甲狀腺腫大、中耳炎等病症都不知不覺好了,從沒再犯過,煙癮也戒掉了。改變了世界觀,遇到問題思維是善的,首先為別人著想。心情非常好,總覺得高興,不再發愁、生氣、擔心等。身體也有了力量,也能幫家裏做點甚麼,替他們做飯減輕家人負擔。

家人看到她修煉後的變化,都非常認同大法。一人煉功全家人也跟著受益。有一天,兒媳說:「媽媽,我來這個家十多年了,我感覺和從前不一樣了,思維處事都是體諒別人,遇到壞事不生氣、不煩心,好像肚量大了、能容人,我都是跟你學的。」她說:「有這個環境影響,也是大法的威力,改變了你,是因為你明白了真相,順應了宇宙特性,才得到的。」兒媳回娘家,和家人、親朋好友講法輪功真相,把「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名單拿回。兒媳遇上好幾次危難,都有驚無險,平安無事。

後記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血腥迫害法輪功,逼劉桂錦放棄修煉法輪功,侮辱給她第二次生命的恩師。劉桂錦堅持修煉,因此遭遇中共當局各級人員殘酷迫害:夏天暴曬,脖子上掛大糞桶,手上吊磚頭,冬天被冰凍,餓飯,戴手銬,腳鐐,毆打,使用上萬伏電棍電擊。劉桂錦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還被送進安康醫院(公安控制的精神病醫院,被用來迫害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多次被迫害致殘,多次通過煉功康復。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在汶川大地震第二天,劉桂錦在北京順義區家中第三次遭公安警察綁架、搶劫。隨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在北京奧運之前,與其他五十多位北京法輪功學員一同被秘密送往遼寧省瀋陽市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

劉桂錦被馬三家勞教所迫害致腦血栓癱瘓。當法輪大法師父幫助劉桂錦再一次戰勝病業重新站立起來之後,在劉桂錦雙腿走路毫無知覺的情況下,仍被逼迫去車間勞動,劉桂錦臀部因此出現褥瘡,最後感染並引起併發症,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後記二

中共對法輪功瘋狂迫害的十七年中,孟凡全一家也難於倖免。不僅多次被非法抄家,還多次被非法送入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十月,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在冀東監獄二支隊嚴管隊。遭受的酷刑有:獄警及犯人的暴打、二十四小時的「包夾」監控、不許與人說話、熬鷹(不讓睡覺,一閉眼就用針扎)、電棍電擊、冬天澆涼水、夏天暴曬、關小號、做奴工、強迫觀看誣蔑大法錄像,等等。孟凡全曾絕食反迫害,遭野蠻灌食……曾一度被迫害致神智不清。冀東監獄警察揚言「死也不放人」。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孟凡全結束七年冤獄回家僅一個多月,又被路北區公安分局警察從家中綁架到唐山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天。九個月後,他在自家樓下再次被便衣警察綁架。十七年來,孟凡全累計被非法關押時間超過十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