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山東諸城市范秀鳳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山東省諸城市龍都街道范秀鳳全家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幸福滿堂。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一家人慘遭迫害,丈夫董月華二零一零年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其公爹、婆母也先後被迫害離世。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46歲的范秀鳳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請求最高檢察院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江澤民刑事責任,繩之以法!

下面是范秀鳳女士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

我婆母一身的病,幾乎天天吃藥、頓頓吃藥,忘了吃藥馬上就出現生命危險。婆母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煉不長時間,一身的病不治而癒了,從此再也沒有打過針吃過藥,整天樂呵呵的,身體輕鬆的像年輕人。我們一家看在眼裏喜在心裏,我公爹、我和丈夫都在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了,全家人和和睦睦、身體健康。我們遇事忍讓、相互尊重,哪裏沒有做好下次一定做好。

對這樣利國利民的高德大法,江澤民出於妒嫉邪惡之心發動了這場血腥的鎮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在江澤民的淫威蠱惑下,諸城也成立了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610辦公室,全面啟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打壓、綁架、抄家、酷刑、三萬伏特高壓電棍電擊臉、電擊口腔、電擊乳房、電擊肛門、電擊生殖器、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等各種酷刑折磨大法學員。

董月華
董月華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丈夫董月華就遭綁架,公爹也遭綁架。我丈夫被關在花園子,我公爹被關在村委遭迫害。我們家前前後後二十四小時有人看著。警察抄家把大法書全部搶走,逼迫我寫不煉的保證書

二零零零年,警察多次綁架我丈夫關押在看守所、又多次抄家,使我家無法正常生活。我們就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去北京信訪辦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結果第二天,警察就把我和丈夫綁架到諸城看守所,我被非法關押十五天。丈夫被非法關押一個月,被迫害得皮包骨頭。

十一月份我和丈夫又被綁架到大隊屋,七十多歲的婆母為我們送飯。我們信仰沒有錯,就絕食抗議。十二月十二日,社區趙某某帶領幾個打手,開門就將我丈夫從桌子上拖下來,上去幾個人就想打,我小姐夫一步闖進來說:「這是幹甚麼,私設監獄,這是非法的。」我小姐夫,被警察勒索交了一萬元,才讓我回家。第二天丈夫董月華也回家了。

看著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董月華,我公爹說:「你就在家養養身體,我就不信他們就那麼沒有人性,還來綁架你?!」第二天董巧山又把我丈夫騙去,說曹金輝找你談話。結果一去就勞教我丈夫一年,因身體狀況太差,勞教所沒有收。

二零零二年,我們夫妻又被綁架的繁榮賓館洗腦班,強行轉化迫害。

二零零四年,我公爹看到兒子一次一次的被綁架迫害,家裏從沒有安寧過,身體精神高度的緊張、恐懼,於二月二十六日,在痛苦和牽掛中離世。

我丈夫在市場做了個小本生意,照顧著一家老小,幾次的綁架迫害,還有公爹的去世,使家庭經濟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精神造成了極大的痛苦。

二零零四年八月,警察到市場綁架了我丈夫。那天正好我和婆母抱著一歲半的孩子,去市場。還沒有到攤位跟前,我外甥急匆匆的跑過來說:「我舅被綁架了!」

我和婆母急忙去要人,卻不讓見,丈夫被非法關押了些日子,警察一看家裏被迫害的窮的叮噹響,沒有甚麼錢好勒索了,就把我丈夫放回來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還在擺攤賣東西,警察又一次綁架我丈夫,還到我家抄家,丈夫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孫利基用電棍狠打我丈夫的頭部,直到打累了,才不打了。我丈夫頭被打得腫的好大,臘月二十八才放回家,他的頭還是腫的老大。

婆母看到兒子一次次的遭毒打,心疼的直哭,精神遭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狀況也不太好了,終於在二零零六年被迫害離世。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晚上,吃完飯關上門不久,就聽到有人敲門,我問:「誰呀?」范作本帶著幾個人,我沒有開門,我說:「有甚麼事明天說吧!」他們說不行,警察越來越多,我說:「不就是煉法輪功嗎?我們又沒有犯罪,沒有做壞事。」

防暴警察也來了,接著上了屋頂,真是興師動眾,就像大案要案似的。真正的罪犯他們不抓,專抓我們這些好人,這到底是甚麼世道呢?這完全是江澤民的淫威所驅使,為了錢為了權甚麼壞事都敢幹!我丈夫董月華,被他們強行綁架到了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我丈夫董月華,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

對我來說,丈夫的去世就像塌了天一樣,我們孤兒寡母怎麼生活呀!沒有經濟來源兩個孩子怎麼撫養!經濟上的損失、精神上的殘酷傷害,丈夫的離世,我的精神和身體將要崩潰了,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我簡直要和他們拼命!是大法和師父讓我堅強理性了起來,我沒有怨恨他們,覺得他們打手們好可憐,因為善惡必報是天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