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三年勞教 天津濱海新區統計局李萬兵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天津濱海新區統計局幹部李萬兵,二零零零年遭三年勞教迫害,在天津市雙口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和奴役。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李萬兵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納粹蓋世太保似的「六一零辦公室」,命令「六一零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給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李萬兵於1998年接觸法輪功,被法輪功要求「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所折服,深感其教人向善、返本歸真的法理之博大,修煉後身心得到淨化,人際關係更加融洽,不計個人得失,業務水平相應提高,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稱號。1999年在全天津市公開招聘中,李萬兵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天津市南開區統計局副局長的職位(副處級)。但是此時正是江澤民一意孤行打壓法輪功時期,有關部門考察中得知我修煉法輪功而不敢錄用,最後導致該職位空缺。由此可以認定,江澤民推行的迫害政策嚴重的侵害了一個公務員的工作權利,對本人造成難以挽回的影響。

以下是李萬兵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

在江澤民誣陷法輪功、煽動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後,2000年,我本著澄清事實,還原真相的目的張貼、郵寄反映真實情況的資料,被綁架,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到天津市雙口勞教所。在那裏我和其他法輪功修煉者遭受了駭人聽聞的迫害和奴役。

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雙口勞教所時,都要遭受以「轉化」為藉口的暴打,即勞教所黑話所謂的「過輪」。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折肋骨(證人李光遠)、有的被打的腰椎受損走不了路(證人李傑),有的被打的雙腿麻痺不能自理(證人李文啟),還有被惡警以「試試是否是假裝的」為名遭受電擊。還有的被直接打死或打成內傷最終迫害致死,雙口勞教所一大隊、二大隊都發生過這樣的事例。絕大多數大法弟子被打的鼻青臉腫、皮開肉綻。還有的被惡徒連扇三十多個耳光(證人李鳳坤),也有屁股被打的又紫又腫,坐坐不下,躺躺不得(證人張勇),有的在冬天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澆身(證人廉生春)。這些罪惡被告到「駐檢」等機構那裏,等來的也就是走過場調查調查。

自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日三年間,我在天津漢沽公安分局、漢沽派出所、漢沽看守所、天津雙口勞教所經歷了被恫嚇、辱罵、毆打、關籠子審訊、罰站、罰蹲、撅飛機、剝奪睡眠、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強迫看誣陷大法的音像、絕對限制人身自由、強制戴耳機不間斷的聽謊言錄音、上強制轉化課程等等各種手段的殘酷迫害,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長期迫害、奴役,導致我腳腕處流膿出水,而惡人卻用髒牙刷「刷」傷口,導致感染惡化,小腿發黑,腫的和大腿一般粗,走路一瘸一拐,即使如此,我仍被強迫做奴工,後來越發嚴重,很多人都認為弄不好就要存在截肢的危險了,他們才不得不把我帶到衛生所,衛生所見是法輪功修煉者,只給用自來水沖刷傷口,然後簡單應付了事。雙口勞教所之所以如此敷衍,出了問題就以法輪功有病不治導致截肢的為說辭進行負面宣傳。當我稍微好起來時,又被調到一大隊強制轉化,在惡警的邪惡迫害下,每天被迫站立十五、六個小時,傷口皮膚發亮、紅腫,幾乎復發。(有腳上傷口疤痕及褐色印跡為證)。

在雙口勞教所,我每天被逼迫做15-16個小時的奴工。雙口勞教所主要以手工活為主,有糊紙盒、縫花、縫球、粘木花、綰氣球扣、纏線圈、穿素羊肉串、摺紙、組裝文具等項目,無論哪一種活都足以嚴重傷害人的身心健康。比如糊紙盒、粘木花等,用的都是低價劣質有毒的膠(水),有的固體膠用電爐融化後才能用,而過程中產生的有毒氣體直接吸進操作者的身體裏,根本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絲毫不顧忌勞動人員的健康,使很多人咳嗽、有的手被粘下一層皮,新皮還未長出來就又被燙破裂掉;其它無毒的活計大多都是利潤很小、工序繁雜、別的單位不願意幹的,而勞教所因無償奴役勞教人員,所以有點賺頭就承接,但對內則加大勞動強度以換取更多的利益。一些勞動項目往往超出人的極限,可勞教所還在不斷的提高定額。這些手工活我幾乎都被強迫幹過,對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在我走出勞教所回到單位上班的過程中,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依然延續到經濟方面。被非法勞教前,我的職務的正科級,回來後不明不白的被降到了科員,工資待遇相應降低,可是卻連個文件都找不到,據說就是610指示的。我曾找人事局、監察局、機關工委、610辦公室、主管副區長等質疑、追問、討說法,這些部門都以人員已換等藉口推諉、推卸責任。

後來因我仍然遵循真善忍做好人努力工作,受到大家的廣泛認可,又被評為先進個人,部門領導有私下知道迫害是怎麼回事、同情我的遭遇,創造條件提出就地晉升提職的方案,可是卻仍受到610阻撓,受610指使的黨委非要讓我在法輪功問題上明確表態。我指出晉升是公務員的權利,是根據工作表現為評定基礎的,公務員法中也沒有表態之類這樣的規定,不應牽扯其他無關的問題。僅此,還沒容我表述對法輪功態度,這些人就否定了我的提職。歸根結底是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之延續,導致了眾多的和我一樣的專業人才不被重用、以致降級,從而達到經濟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目的。

在我被迫害期間,家人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上小學的孩子失去父愛被人歧視,妻子精神幾近崩潰,老母神情恍惚頭撞得頭破血流而不覺,老父止不住淚水橫流,岳父母年歲已高仍要為我承擔家庭負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