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地近兩年修煉狀況的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最近我們與幾位同修交流時,談到本地近兩年的修煉情況,覺的很不樂觀,有必要與當地同修交流,正視目前的狀況,反思不足,再精進,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一、近兩年來本地值得注意的幾個數字

把咸安和溫泉視為一個整體看待,從二零一四年六月到二零一六年六月值得注意的幾個數字:

◎本地同修被綁架迫害的人數(二十二人),其中咸安七人,溫泉十五人,還有多人被騷擾,還有被逼迫流離失所的。

◎本地同修因病業住院治療的人數(十人),其中咸安一人,溫泉九人。還有一個同修很快走出了病業魔難,繼續實修救人。其中,有一位婆婆住院後查出來的病越來越多,就把大法書退了,不修了。有一對夫妻都住過院,現在都呆在家裏不出來做三件事。

◎本地同修去世的人數(五人),其中咸安一人,溫泉四人,他們有的住院三天至十二天就去世了,有的出現病業現象二十幾分鐘去世。

◎本地出現誹謗大法的形式(六種)。最近兩年,本地出現誹謗大法的方式有展板、小冊子、宣傳欄、電視、報紙、銀行承諾卡六種,宣傳誣蔑大法的邪惡謊言,毒害世人。

二、在大法中精進實修,決不能鬆懈

針對這些情況,我們認為,有的同修對正法最後階段的進程認識不足,沒有緊迫感,常人心重,沒有真正實修好自己,沒有真正認識正法修煉機緣的珍貴和嚴肅,沒有真正把用心講清真相救人、證實大法擺在第一位,修煉鬆懈下來。主要原因在於學法不認真,學法不入心,學了法卻沒有決心從一思一念一行上按照大法去做,走了形式。舊勢力看到這種情況有漏可鑽,就利用另外空間的邪惡向同修下手迫害,向世人下毒手毀人。近兩年來,本地有三名同修處於「病業」魔難中,其中只有一名同修已走出了魔難,正在精進實修中。由於當地同修整體有間隔,走的不夠正,招來邪惡操控當地惡人用多種方式散播謊言,毒害世人。

從以上情況反思我們的修煉狀態,真是給我們重重的一記棒喝,是該我們警醒的時候了。我們認為有五個問題要迅速解決,奮力精進,改變我們的狀態,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1、學法問題

有的同修參加集體學法時,經常遲到早走,學法過程中常掉字、加字,有時輪到他讀法時卻不知道讀到哪兒了,常常學法犯睏,可見思想不集中。有的同修除了到學法小組學法外,平時在家很少學法,說甚麼環境不好,樓上樓下有聲音干擾,沒法學。有的同修家裏事多,每天為常人的事忙,沒時間學法。

有一個同修家裏本來是個學法點,有幾個同修在一起學法。因為她要帶小重孫,把重孫接到家裏來,這樣,這幾個同修只得另找地方學法。這個帶重孫的八十多歲的老同修本來文化低,每天忙於照顧重孫,又不能學法煉功,帶了一個多月,身體就累垮了,出現了病業狀態,最後不得已住進了醫院,幾天就去世了。

師父一再告誡我們要靜心學法,學好法,按照大法的標準實修好自己。我們都知道,大法的每個字後面都是重重疊疊的佛、道、神。這麼大的一部宇宙大法,師父無私的恩賜給我們,這是多麼珍貴的機緣和榮耀,我們有的同修卻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敬師敬法。太不應該了!這麼大的一部宇宙大法,該有多大的威力呀!如果我們能夠真正用心學法,我們的身體會從最微觀到表面人體,同化大法後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可是,我們有些同修在學法上就是精進不起來,煉功動作也不到位。到學法點上也沒好好學法,在家裏更是放鬆學法。這樣長期下去,那些執著心和觀念,還有思想業力怎麼去的了呢?舊勢力看到同修這樣,不就抓住了毀人的藉口了嗎?師父說:「你要放鬆了自己那就不是修煉了。可是這個思想業力對人的干擾就尤為重要。思想業力大的,甚至於攪的人煉不了功。多看書,書中有法,法中有我能幫助你們的一切,就可以消除業力。」[1]

為甚麼放鬆自己就會出問題呢?我悟到:我們的思想一放鬆,其它的生命就很容易鑽進來控制我們的大腦,從而肉身做出不理智不符合大法的事來,阻礙自己在大法中修。所以一定不能懈怠,不能放鬆對自己的高要求。

2、干擾問題

有的同修,常人心與觀念太強,長時間左右自己,干擾極大,不知道及時向內找,不能及時用正念排除干擾。一關一難過不去,積攢多了,關難積壓多了,就成了難過的「死關」。

有的同修本來早已超過常人的退休年齡,家庭經濟狀況也比較好,可是他卻執著於打工賺錢;有的同修執著於上老年大學,去學習甚麼甚麼,還要做作業,搞甚麼專輯,搞甚麼作品展覽;有的同修執著於對孩子的親情,一出去住幾個月,脫離了自己的修煉環境,學法煉功也放鬆了,甚至在外沒有大法書看,回來後才知道掉隊了;有的同修執著於自己的身體,一邊修煉,一邊去做理療,以緩解身體的不舒服;有的同修迷上了手機微信,一看微信,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很多時間,那些圖片和文字信息就在不知不覺的進入腦中,弄的自己迷迷糊糊,疲憊不堪;有的同修喜歡睡覺,時間悄悄的流逝……這些干擾,長時間不排除,這不就是個大漏嗎?能不招來魔難嗎?表現在人間,或者是病業,或者是被綁架迫害,或者是被騷擾,甚至是失去肉身,更甚者會走向邪悟,失去未來。

當魔難來時,自己的正念不強,過不去關。平時學法修煉不入心,干擾大,當然正念就不足。自己變小了,魔難就變大了。有的同修就去了醫院,有的同修被迫害走向邪悟,甚至出賣同修和資料點,破壞大法。有一位同修住進醫院後,身體越來越糟糕,又轉到醫院重症監護室去救治,前後四天就去世了,留下了永遠的遺憾。近兩年有七名同修出現病業住院治療,其中三人到醫院後越來越差,只有幾天就去世了。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強調修煉的嚴肅性。修煉,就是要修去人心,修去常人中的名利情,修去自己後天形成的不好的觀念,排除干擾,使自己一點一點達到大法在不同層次的標準。如果我們總是抱著執著自我的私心不去,不把在大法中修煉放在第一位,這怎麼能說是信師信法呢?怎麼兌現自己的誓約呢?怎麼能圓滿呢?師父怎麼把未來的新宇宙交給我們主宰呢?

師父曾耐心教誨弟子:「我們修煉要符合那一層的標準才能夠修到那一境界中去,不然的話你就去不了。這就是我們修煉為甚麼要去人的執著心,為甚麼要消業,為甚麼要符合法的要求,為甚麼要叫你們經常去看書,要明白法。」[2]我們同修真是應該對照師父的講法,認真反思自己的修煉狀態,在一思一念一行中排除干擾,真正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好走穩走完自己最後的助師正法路。

3、用心問題

由於有一部份同修的修煉狀態不夠好,所以他們也沒有做到用心去講清真相救人,怕心重,根本沒有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作為出發點,做好救度世人的大事。

有一個學法小組有六名同修,經常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只有兩名同修,其他人很少出去講真相,其中有一名同修從未講真相勸退過一個人。還有些同修雖然經常出去講真相救人,但是用心不夠,有的出去遛一圈,講幾個人,就買點菜回家了,這就算出去講真相救人了。有的同修,自己的家人都還不明白真相,也不著急,卻不能用心講真相把家人救了。還有的老年同修,別說跟世人講真相,就是自己學法修煉都是怕這怕那的,總認為有人在跟蹤、監視著自己,戒備心疑心很重。像這樣怕,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處在害怕之中,又如何去救眾生?還有的同修認為自己不善於面對面講真相,從而障礙著自己,長期突破不了。師父告誡弟子:「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3]

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為了得這個法吃了無數的苦,今天走到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應該最大限度放下私心和自我,下大力氣,用心去跟同修配合好,救度更多的世人,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救度之恩,不辜負無量眾生所寄予的期望。師父講:「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我們忘記了嗎?身體力行的用在自己身上了嗎?

4、黨文化問題

我們知道,傳統文化是為了今天師父傳法準備的,用傳統文化很容易理解和接受師父的講法。這也是師父苦心安排的。

但是,邪惡的舊勢力把師父的安排破壞了,硬是強插進來一個邪惡黨文化,給師父救人設了巨難,給大法弟子的修煉設了巨難,給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人設了巨難,給世人明白真相得救設了巨難。這不是師父要的。

作為大法弟子,有修好的一面,也有還未修成的一面,這沒修成的一面就在人這兒。今天我們人的一面,就有變異的邪惡黨文化,它是阻擋我們正確理解大法的障礙,它是阻擋我們儘快同化大法的強大阻力。當地出現的六種誣蔑大法的方式,是舊勢力利用邪惡黨文化毒害世人的表現。

值得強調的是,當地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現象,就是同修被綁架到邪惡的洗腦班後,多數被轉化後,出賣同修或資料點,破壞大法。在當地造成極壞的影響,在同修之間造成間隔,長期不能形成整體。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邪惡的黨文化在作怪。

我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認清黨文化,清除黨文化,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5、決心

修煉,除了堅定信念,還要有堅強的決心,用金剛般的意志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師父說:「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5]我從中悟到:只有修煉的願望是不夠的,還要有不給自己留退路的勇猛精進的決心,用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自覺的用法來嚴格約束自己,這才是在大法中修煉的大根器之人的風範。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