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妒嫉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不去妒嫉心修不成正果,也出不了三界。

妒嫉是對別人的品行、才能、榮譽、地位、境遇等方面,優於自己心理就不平衡,採用整人害人,言語傷人等極端的方式,處理人際關係,這樣做是心性不善,不但傷害別人,也會讓自己失德造業,所以我們要徹底修去妒嫉之心,才會具備豁達的胸襟和容人的雅量。

師父說:「嫉妒心是煉功的極大障礙,對煉功人的影響非常大,會直接影響煉功人的功力,會傷害同道人,嚴重的干擾我們往上修煉。作為煉功人是百分之百的要去掉的。有人煉功到了一定的層次,可是嫉妒心就是去不掉,而且越是去不掉就越容易增強。這種反作用使的他已經提高的其它心性也變的非常脆弱。」[1]師父還說:「有嫉妒心的人看不起別人,不允許別人超過自己,看到別人比他強他心裏就失去平衡,受不了,不服氣。」[1]

古人形容妒嫉心時曾有過這樣一段入木三分的表述:「當聽到別人做了善事,心裏就產生懷疑,當聽到別人做了惡事,則深信不疑;當看到別人得到好處,就好像自己失去了東西一樣難受,當看到別人有了損失,就好像自己得到了甚麼一樣安然。」把妒忌的怪異心態刻畫得淋漓盡致。

妒嫉是修煉人的大忌。申公豹就是因為妒嫉被元始天尊塞了北海眼。有妒嫉心的人心胸狹窄,對優於自己的人心懷嫉恨。妒嫉心也是黨文化的體現,只有用神傳文化取代頭腦中的黨文化,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提高道德修養境界,才能徹底根除妒嫉心。

明代的理學家陳繼庭說君子有兩種羞恥:一是誇耀自己的長處,二是掩飾自己的缺失和不能。還說君子兩大惡劣的行徑:一是妒嫉人之所能,二是張揚人所不能,殊不知張揚人短造業,還會使自己失德。這可不是君子待人處事之道。

明代另一理學家王陽明認為,人的病痛多是因為傲,傲則自視清高,自以為是,不肯屈就於人,傲反之則為謙,能夠恭敬虛心接受別人。發於心而行於外,不是做樣子,知道自己的不足,因此才甘於人下,學習別人優異的東西,因而使自己更加完善。謙虛的人自省,不會遷怒於別人,更不可能妒嫉別人。

有些同修被妒忌心、爭鬥心沖昏了頭腦,還會不分裏外,甚至相互拆台。大法弟子配合不好,就起了魔都起不到的作用,讓邪惡高興,讓我們的師父傷心,不但救不了人,自己還會出問題。

師父說:「到現在啊,還有一些學員互相之間在配合上非常差。不只是一般的差,甚至是拆台。我告訴你,不管甚麼心,只要是大法弟子的項目或者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你起了拆台的作用,你就起了魔的作用。不管你覺的我是大法弟子、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可是那些舊勢力一筆一筆的帳在給你記。」[2]

我們很多的同修配合不好,其實很多原因是因為妒嫉,就是嘴上沒說,心裏也相互看不上,相互排斥,間隔很深。而且顯示和爭鬥都會使妒嫉心加重,嚴重的都會給自己帶來不同程度的病業假相,(當然還有其它人心)自己卻察覺不到。師尊講法中多次提到顯示心的危害,有的同修剛從勞教所被迫害的夠嗆,出來沒兩天顯示心又出來了。修煉中摻進任何一顆人心都是極其危險的!

網上刊登一篇交流文章,有兩位同修總是配合不好,其中一位同修很是苦惱,一次師父給他打開了一些前幾世的記憶,他看到了他與同修之間的恩怨,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給他展現了清晰的一幕,就是在這一世兩人投胎轉世之前,聽見師尊在他們耳邊不斷的重複著一句話,就是:「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於是這位同修放棄前嫌,找到自己的不足,主動配合同修。師父和大法可以善解一切恩怨。

妒嫉就是為私為我的,這一點與舊勢力是同出一轍,與師父的要求是完全背道而馳的,那不就是在符合舊勢力嗎?那麼它就有理由管你,師父講:「舊勢力的體系雖然已經清理掉了,可是世間表面還沒有突破到這,在沒有突破的這個世間上,在歷史很久遠的千萬年前舊勢力就已經定下了很多東西。它定下的這個東西就像個盤一樣在轉,一轉換位置,天下就出一個天象,而且它和人體都有著連繫。」[3]也就是說舊勢力安排的機制機構還在轉,還在起著作用,我們只有真正的走正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聽師父的話,同化「真善忍」,才是在否定舊勢力,才是在向成就新宇宙大覺的成功之路邁進!我們很多大法弟子都在喊著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只是嘴上說,可是行為上不但沒做到,還在符合舊勢力,言行不一致,那麼它就有理由插手迫害,只有修去一切私心,放下自我,以及一切人心與執著,舊勢力設下的盤才會自動解體,我們回家才有希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