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們也要學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兒子大學畢業已經兩年多了,上大學時談了個女朋友,知書達理,長的也溫柔可人。正當我們準備今年給他們結婚的時候,有一天,兒子心情沉重的對我說,他女朋友是乙肝攜帶者。我聽了以後,故作鎮定的問他是怎樣想的,打算怎麼辦?

兒子說,肯定走下去,並且說,他不願放棄這段感情,更不願在她有難的時候而雪上加霜。我又問他甚麼時候知道的。兒子說,上大三就知道了。

我當時立馬就起了埋怨心,怨兒子怎麼不早點給我說,怎麼不早點結束那段感情,還一直走到現在,結婚以後怎麼辦?給你傳染了怎麼辦?生了娃也有病怎麼辦?埋怨話說了一大堆,兒子解釋也聽不進去,只顧自己發洩情緒,根本沒有考慮到兒子的感受,完全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所說的話完全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

當我意識到我還有這麼強的人心的時候,我感到很慚愧,立即歸正自己的心態,對著自己的身體內和空間場,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鏟除這個敗物及因素,把它們徹底清理乾淨。

師父的法立即打入我的腦海:「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師父的這段法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我知道這是師父讓我提高心性,讓我放下對兒子的情,從人中走出。

突然思想中閃過一念,這也許是他們該走進大法的時候了,就對兒子說:「你們學大法吧,你看我和你爸學法這幾年,我們一粒藥都沒有吃,而且我們煉功人一個比一個健康,我們做每件事,都用真善忍來衡量,而共產黨從建政至今,運動不斷,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九九年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製造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殘暴的幹著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共產黨信的是違背天理的無神論,宣揚的是戰天鬥地。你看現在的社會都成甚麼樣了,毒品遍地、空氣污染、水污染、毒食品、毒疫苗、百姓餐桌上還有能讓人放心吃的東西嗎?中共邪黨給人洗腦讓人已經不知道甚麼是道德,為了錢甚麼都敢幹,他是這一切災禍的根源,所以天要滅它。」

兒子說:「媽,這個我都知道,共產黨是個甚麼東西我也知道,來咱們家的大法弟子我也接觸了,我在家也呆了兩個多月,我原來也不怎麼理解你們,我現在知道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你們的一言一行我也都看在眼裏,你們都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說:「那就趕快進來吧,只有師父能救了你們,只有大法能救了你們!」

我那天和兒子談了很多,兒子也聽得非常認真,最後對我說:「媽,我們也要學大法!」

記得去年的某一天,兒子放假回家,剛進家門,就急不可待的對我說:「媽,以後再不要給我(銀行卡)打錢了,我已經上班了,能掙錢了,你們還給我打錢。」我說:「沒呀,沒聽你爸說給你打錢呀!」兒子就問正在忙著的丈夫有沒有給他打錢,丈夫從後門走進來說:「沒呀。」兒子說是一個陌生人的名字,接著又說:「我還以為是哪個學員沒交學費,你讓打在我卡裏。那就奇怪了,可能是誰打錯了。」突然,師父的一段話打入我的腦海,我就對兒子說: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提高心性〉中講到:「北京有個學員,晚上吃完飯領著孩子到前門去遛彎兒,看見有廣播車在宣傳摸獎券,小孩湊熱鬧,要去摸獎。摸就摸吧,給小孩一塊錢去摸,一下摸了一個二等獎,給一輛高級小孩自行車,小孩樂壞了。他當時腦子「嗡」一下: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還沒等我說完,兒子高興地對我說:「媽,我知道怎麼做了,我把錢給人家原樣打回去。」說完,立馬打開電腦,把錢退還給給他打錢的人。看著兒子的舉動,我和丈夫會心地笑了。

這就是發生在我家的幾件小事,現在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我感覺自己太幸運了,太幸福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