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二零零三年八月開始修煉大法,因為得法較晚,很想快點趕上來,我就抓緊時間多學法、背法,在實修中用大法對照自己,闖過了一關又一關。自從老伴過世後,我就單獨生活,兒子一家在外地,我每天吃兩頓飯,除了做好三件事,其它就沒有我要做的了。

以前無論發多少資料,一直沒有突破面對面發送講真相,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從去年五月份,我通過大量學法,終於突破了不敢面對面講真相送《九評共產黨》、真相小冊子、翻牆軟件等。師父為弟子都鋪墊好了,就差弟子走出這一步了。現在我無論是發送資料還是貼不乾膠,都是白天堂堂正正去貼。在這期間,遇到過好多感人的小故事。這裏我僅舉幾例;

有一次,我給一個賣菜的講真相,他說他甚麼都沒入過,我又向他推薦《九評》這本書,他問:「這本書多少錢一本?」我說,「你要想看,我可以免費送你一本。」他接過《九評》,非常激動,非要給我一兜西紅柿,我說:「你們種菜可不容易,留著賣點錢吧。」走時,我說:「祝你好運。」他感動的雙手合十,連聲說謝謝、謝謝。

還有一次,我在馬路上發真相資料,路旁停著一輛汽車,我見車裏有人,就過去敲一下車窗,向他打招呼:「你好,不好意思,打攪你了。請問你家有電腦嗎?」他反問我:「你問我這幹嘛?」我說:「有電腦我送你一個好東西。」他忙說:「有,甚麼好東西啊?」我說是翻牆軟件,並介紹了軟件的作用。他很高興的收下了。當時快中午十二點了,他問我:「你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買張煎餅吧!」我以為他在開玩笑,他很嚴肅的說:「我可沒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真的很佩服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你們太了不起了。」

有一次,我在交易市場給一個老者講真相,他說他是黨員,我問他做了三退了嗎?他說不知道甚麼是三退,我就模仿著真相電話裏給他講,我說:「共產黨靠殺人起家,靠謊言維持暴政統治,它在歷史上害死了咱們八千萬同胞,搞政治運動,迫害中國人,甚麼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屠殺請願的大學生、迫害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把人活著的時候開膛破肚摘器官賣錢,毀屍滅跡,好歹毒啊!每一次都是好人遭難,共產黨幹了這麼多壞事,您說上天能不懲罰它嗎?您沒聽說在貴州的平塘縣發現的大石頭上長出來六個大字,你猜是甚麼字?」說到這,我故意停下來。

那人有點不相信似的問:「可甚麼字啊?」我說:「中國共產黨亡,滅亡的亡!」「這可是天意,老天爺說話了,自古以來就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說法,您說中共壞事做絕,那參加過它黨團隊組織的人能不跟著遭殃嗎?所以呀,才應該聲明退出來,咱跟它劃清界限,才能保平安嘛!」那老人聽得連連點頭,當即表示退黨。

我又向他推薦《九評》,他說:「你有這本書嗎?」我說:「送你一本吧。」他非常高興。趁我不注意,他把一兜紅杏兒給我放到車筐裏。我說:「你這是幹啥?」他說:「你給我辦了那麼大的事,還送我書,我沒有甚麼回報你的,這是剛才孩子們給我買的,給你吧!」我也被這個老人的樸實感動了,眾生都在等著聽真相呢,這是得救的眾生發自內心的感恩大法!此時我更加感到大法弟子的肩負的使命是多麼重大,我們的師父是多麼慈悲啊。那兜杏兒幾經推辭不掉,最後都弄爛了不少,我只好收下。

我發資料、貼不乾膠,都是在白天。有一回,我到一個村貼不乾膠,在一個十字路口有一顆電線桿,旁邊站一男人在抽煙。他老遠一直看著我貼,眼看就到了這顆電線桿了。我心裏有點猶豫,心想去不去貼呢?要不去貼,這棵桿的位置很重要,東南西北過往的行人都可以看到,對這個村,我也不熟悉,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心裏就求師父:求師父為弟子加持正念,清除此人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能讓眾生對大法犯罪,同時清除這個路口及其對應宇宙空間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發著正念,我很坦然的走過去,把自行車一支,掏出不乾膠就貼上了。

那人走到我跟前問我說:「這大熱的天,看你把衣服都濕透了,一天給你多少錢呀?」我就勢給他講真相,我說:「中共邪黨是用錢做,我們是用心做。如果是用錢做,現在的人支了錢,說不定把這不乾膠扔到哪去了呢!我們是發自內心的聽師父的話。只要能使眾生明白了真相,能躲過人類的大劫難,就是再苦再累,我們也值得。」他聽後說:「我終於明白了,這法輪功,為甚麼怎麼打壓都打不倒,你們真了不起。」

像這類小故事還很多,這也是說明,世人明白的一面都急盼著得救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