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久治不癒 師父幫我清理身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下面是我修煉中的幾則故事:

中毒久治不癒 師父幫我清理身體

一九九七年底,我還上著班,這天上午,有個同事無意間和我開玩笑,給我一塊像地瓜模樣的「海芋」花根說讓我嘗嘗。我只咬了一口,便中了毒。經醫院搶救,才醒過來。我醒過來之後,感覺心臟難受,食道疼痛,無法吞咽東西。中西醫治療不見效。

後來方知,海芋花根毒性特別強,有「見血封喉」的說法。獵人們打獵時,把海芋花根中的液汁抹在箭頭上,射在動物身上,動物很快就死。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一天下午,我提著中藥往家走,遇到當時煉法輪功的鄰居,她告訴我:「吃藥不行別吃了,煉法輪功吧。」我有點不耐煩的說:「醫院不行,煉法輪功能好?」她說:「只要你真心煉,甚麼病都能好!」

那時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但鄰居的好意盛情難卻。我便先向她要書看,她馬上回家拿了一本《轉法輪(卷二)》給我。

晚上我打開書看了一會,很是震驚,書上的法理我很認同,也很愛看。於是,第二天我便隨她去了學法點,請回了一本《轉法輪》,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來,成了一名修煉人。

九八年「重陽節」前後,我們集體看師父的新加坡講法錄像,看完回家後,我便覺得腳趾間發癢、難受。第二天早上腳面出現小孔往外流膿水,後來又流膿血,腥臭難聞,兩腳疼痛難忍。丈夫催我去醫院打針消炎,我不去也不動心,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幫我消業。

一個多月後,兩腳恢復正常。從此後人變得精神起來,再也不和醫院打交道了。

勞教所遇難,師父救了我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了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嫉恨,江和中共相互利用對大法修煉者進行了瘋狂而殘酷的迫害。一時間腥風血雨,黑雲壓城。當時的我雖未完全明白師父和大法的偉大,但仍堅定的要修煉下去。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被非法勞教,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勞教所那些失去人性的女警們把大法弟子當作奴工任意迫害。在那惡劣的環境下,我的身體出現了嚴重不適症狀。二零零七年中秋節前三天,我的腰和腿突然劇烈疼痛,腰彎成九十度,腿不能行走。在這樣的情況下,女警們不但不讓休息,反而宣布工作量不能減。

經過三天三夜的煎熬我實在難以承受。有一同修提醒我:「晚上發正念,求師父救你!」我照做了。第四天是中秋節。中午吃飯的時候,別人被安排去看畫展,我獨自坐在飯廳裏正好發正念,求師父幫我。正發著正念,突然一陣熱流通透全身,腰腿多處微微顫動了十幾秒鐘,疼痛消失。

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恢復了正常行走,不再用人攙扶,自己走到幹活的車間。女警們瞪大眼睛看著我,但誰也不敢問我。在一起幹活的同修悄悄的問我:「師父給你治好了?」我堅定的回答:「是,千真萬確!」同修們個個心知肚明,用眼神祝賀我。我當時真是從內心對師父萬分感激,心想:「師父啊,這麼大的難您幫我闖過去了,今後不管再遇到多大的難關,我都能闖過去!」

被車撞倒 三天後爬上了山頂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我從勞教所回到家。將近兩年的迫害使我身體狀況欠佳,腰腿都不如受迫害前利索。通過學法、煉功,幾個月後,腰腿大有改善,但煉靜功時雙盤還是不行,單盤能堅持四十多分鐘。我知道要想雙盤,必須精進起來。

皇曆九月初六下午,我去超市買東西,過馬路時,瞅著兩邊沒車,但我走到馬路中間時,卻被一輛轎車撞出幾米遠。當我意識到自己已被車撞時,頭腦中馬上產生一念:「沒事,請師父加持!」司機可嚇壞了,要扶我上醫院。我說:「沒事,不用去醫院,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一定沒事。」司機猶豫了一下說:「大姨,不去醫院行嗎?」我堅定的說:「行!你放心走吧!」

於是我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坐上公交車回了家。回家後,當時沒甚麼感覺,可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煉功時,才感到費勁,腰和腿都痛得難以站穩。我想:「有師父加持不用怕,該幹啥幹啥,甚麼事也不會有。」於是我坐下開始煉靜功。因為我正念足,把腿堅持著拉上來單盤超過了半個小時。

第二天早上,我請師父讓我雙盤,經過努力,我終於雙盤成功了。第三天早上,雙盤竟達到了半個小時,腰和腿也不痛了。我非常激動,點上香,叩拜師父後,就跑到同修家,把這一喜訊告訴她,並向她提出請求:明天九月九陪我去爬山。同修高興的答應了。那天,我和同修一起爬到山頂。這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蹟若不是我親自經歷,誰又能相信呢?若擱在一個不修煉的常人身上只能是躺在醫院裏幾個月不能下床。

師父告訴我們:「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作為一個修煉人,修煉的目地就是圓滿。要想達到圓滿的目地,就必須在修煉的過程中修去各種執著心,也就是私心,去掉各種慾望。修煉過程中遇到問題一定要學會向內找,看是自己哪裏沒做好,把它做好。這些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不是那麼容易。在修煉的過程中,必須用師父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約束自己,才能修好。我們的生活環境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讓我們放下自我,放下執著,從而能提高心性的考驗。

清明節前的一個夢:再救丈夫

丈夫離世已經六年多了,生前我已經給他退黨了。可是去年清明節前兩天,我突然做了一個夢,讓我去救他。事情的過程是這樣的:清明節前兩天的早上,在夢中,突然傳來一個信息「你丈夫在土牢裏,你趕緊去救他!」我問:「土牢在哪?」「就在這裏!」我面向西站著,前面有一土屋,門封得很嚴,我毫不猶豫的用雙手以「金剛排山」的姿式向前一推,土牢門立即被衝開,我喊了一聲丈夫的名字,他答應一聲。我四周一看,發現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那既潮濕又黑暗的角落,實在可憐。我趕緊過去把他拉起來,將他領出牢門,告訴他:「快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你應該去的地方去吧!」一轉眼,他就走了。

這個夢境至今記憶猶新,但好長時間沒悟出是甚麼意思。經多次和同修切磋,才徹底明白過來。原來丈夫生前我給他退黨時,沒給他真正講明白真相,他同意退是屈於我的壓力。他去世時,遺體上還蓋了邪黨旗。我想跑過去拿掉,可是好多人拽著我的胳膊,讓我去不了,為此我非常後悔。看來在勸人三退的同時,一定要把真相講到位才行啊!

樓上扔垃圾,悟到「欠債要還」

我樓下有個小院,裏邊種了幾棵植物,扯了幾根鐵絲供大家曬被子用。平時我收拾的很乾淨。可是從前年六月份開始,我發現三樓住的李老頭經常往下扔垃圾。大便紙、煙蒂扔得到處都是,讓人很是厭煩。我好好和他談過幾次,他不聽。有一次,我眼看著他把大便紙扔在我曬的被子上,我很生氣,便親自跑到樓上去說他,他當面說的很好,可是我一出他家的門,就聽到他惡狠狠的罵我,罵了很多難聽的話,並且以後扔得更多了。

於是我反思自己,到底我做錯了甚麼,引起他這樣對待我?後來我忽然悟到: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從表面上看,我沒做對不起他的事情,很可能是前世我欠他的,他才這樣對待我。於是我不再怨恨他,他扔下來,我就打掃,不再計較,這樣做感動了他家的保姆,很多時候,保姆主動去打掃,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她非常認可,見了我格外親熱。我囑咐她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愉快地答應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