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得了腰椎間盤突出,一個多月沒怎麼下炕,整天在被窩裏躺著,躺累了就半躺半坐,根本就坐不直,只要下地走一走就疼的厲害,輸液、打針、吃藥、做牽引,等各種方法醫治,都不怎麼見好。

在這之前我還有多種疾病,從十幾歲就腿疼,一直疼了二十多年,厲害時腿就像個直棍子,不能向裏彎,坐都坐不住,連翻身穿褲子,鞋、襪子都困難,那時我穿衣服總跟別人差一個節氣,別人穿毛褲,我就要穿很厚的棉褲,整天腿還是冰涼的。在河間、任丘到處拍片子,後來又到北京三零一醫院,也沒檢查出是甚麼病。這期間,我是中藥、西藥、針灸、喝藥酒、偏方,燒香,等各種方法醫治也沒治好,只是好一段時間,一累一涼又犯。婚後我與丈夫性格不同,經常吵架,生活的很苦,很累,怨恨心使我脾氣越來越暴,最後到了幾乎天天吵的程度,孩子也整天跟著提心吊膽。

由於愛生氣,我的腿疼又逐漸加重,原來到北京三零四醫院住院五個來月,做了切片手術,檢查結果是骨結核,出院時,醫生說,回家養著,繼續用抗癆藥。

那時孩子剛一週多歲,根本沒有條件養病,一天都沒有休息,就跟正常人一樣,看孩子做飯、幹活,整天忙個不停。就這樣,一年多麥收後,因那時是人拔麥子,軋場,又累,因此我的腿疼再一次加重,並且,腿上又生出比巴掌還大的膿包,睡覺時壓著膿包擠的疼,胯骨處有硬幣大的一塊,碰到就鑽心的疼,翻身要用雙手抱著腿才能翻過來,走路一拐一拐的。

因腿疼時間長了,也沒人拿我當回事。我聽別人說,公社衛生院的院長,是轉業軍人,看外科很好。那天正好是集,我想去集上再到衛生院,當時丈夫沒在家,就帶著手裏僅有的三四元錢去了衛生院。

院長看了我的腿就說,這腿這樣怎麼還不看,再不看就爛了。他用大針管從膿包裏抽出一大瓶子爛膿和爛骨頭渣子。院長建議打一個月鏈黴素,再做手術。他還說,你這是富貴病,別生氣,別著急,還得吃點好的,我心想我哪有那個條件呀!

回家後,我跟丈夫說了這情況,酸心的淚水不斷湧出,後來買來鏈黴素,丈夫每天給我打針,最後兩邊臀部打的到處是針眼和疙瘩,找不到下針的地方,屁股疼的不敢挨炕,真是艱難度日,熬過一個月之後,又去任丘醫院做手術,押金要一千元,丈夫說沒錢,父母給了五百元搭上,才住上醫院。手術麻藥過後,又疼又暈,我想活動一下,但一點都不能動彈;拆線後,我還不能正常行走,扶著床、扶著牆一點一點艱難的挪步。

住院治療一個月,最後也沒徹底治好,只是輕了些,後來只要是陰天、下雨準疼,比天氣預報還靈。還有氣管炎,每年冬天吃長藥維持,嚴重時加哮喘,就得輸液打針,傷風感冒更是少不了我。後來又添神經性頭疼,疼的嚴重時上吐下瀉,生氣時腦袋大大的,幾乎昏倒,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並且還有腰疼,胳膊疼,後背疼,等等,總之身體沒有一處好地方。

病魔的折磨和精神痛苦使我悲痛欲絕,總想一死了之。那時我不知道為甚麼活著,好像是為父母而活著,我也曾跟丈夫提出過離婚,可他不跟我離,我就在這樣的生活狀態下,苦苦的掙扎著。

一九九八年十月這次病痛中,姐來看我,問我想不想看《轉法輪》。因在一年多以前姐知道我常生氣,身體不好,就對我說,你看看《轉法輪》吧,看看就不生氣了,身體也會健康了。我說我不相信,生氣的事在眼前擺著,看看書就不生氣了。姐說你明白道理就會不生氣了。

我看了一晚上《轉法輪》就放下了,對姐說,我很忙,再好我也沒時間看,這回姐說,你現在躺在炕上有時間了吧,我想是呀。姐給我拿來了《轉法輪》和師父講法,我每天只要不睡覺就聽法,後來越聽越明白,越聽覺得越好,不知不覺中,幾天腿就神奇的好了。

隨著後來不斷的學法煉功,我的思想得到了提高,明白了很多人生當中想解而不得其解的問題,身體得到了淨化,很多超常現象,我親身體驗,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科學和超常,隨之,各種疾病也不翼而飛。

我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家庭也變的和睦。孩子也高興的說這回可好了,爸媽不打架了,鄰里人也說我像變了一個人。

煉功前,我身體非常的虛弱,整夜整夜的做夢,經常出虛汗,睡覺醒來,頭髮、被子一摸都是濕的,睡一夜覺;有時覺得比干一天活都累。身體虛弱到做飯,和三、四個人的面,汗水就向下流。有時多上兩個外人吃飯,就不知該怎麼做。煉功後,二零零零年我家蓋房,裝修房子,十多天,每天二三十人吃飯。有時有人幫忙,有時沒人幫忙,我一人做上下屜一鍋包子饅頭,還要炒很多菜,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兒子結婚時,一連十多天請客,每天晚上十二點以後,把屋子打掃乾淨再睡覺,白天也沒站過腳,三嫂沒像我這樣還說累的不行。她問我你不累嗎?我說不覺得累。

從煉功開始到現在,這十多年來,我在大法中受益良多,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甚麼病都沒有,心情開朗。我按大法的法理做人,遇事為別人著想。這幾年來,婆婆一直見人就說我對她好,疼她,不讓她生氣。

我從一個鬱悶不樂、少言寡語的人,變的心情開朗、愛說愛笑,我的心情無比的激動,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對人生充滿了希望。是大法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