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好修煉中的關和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修煉法輪大法,是我一生的榮幸。

大法修煉是非常嚴肅的,不是我當初想像的那麼簡單,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含義在人中的理解也是不同的,那是要經過方方面面的考驗,一關一關的提高心性,去各種人心和執著才能做的到的。這其中有過關後的喜悅,也有剜心透骨的痛楚。「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要過好修煉中的關和難是不容易的,在層層的過關當中我漸漸的悟到:如果不是堅定的信師信法,如果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是很難過好那些關和難的。

一、認真對待病業關和魔難,不把自己當常人

1、認真過好病業關

在修煉過程中,凡是出現的病業關,不論大小,我覺得都應該認真對待,心中一定要牢記師父講的法。首先從心性上提高上來,然後把它看小,把心放下,病業關會過得非常快。記得一次煉靜功,一聲咳嗽,我吐了一口帶血的痰,見此狀態,我沒動心,心裏想的是,沒事,我是修煉人,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很快就會過去。然後把心放下,只管煉功,結果功煉完,一切正常。師父告訴我們:「煉功和真正修煉的,特別是這種狀態,它不會導致有病的。」[2]

還有一次過小的病業關,剛開始咳嗽兩聲,我沒在意,沒有想到是在過病業關,也沒有用正念去對待,結果連續咳嗽了,才想起來是在過病業關,我馬上發出正念,也不動心,儘管如此,這個小小的病業關卻拖了我好幾天才恢復正常。因此我逐漸悟到:作為修煉人,遇到身體出現的各種不舒服狀態,反映的第一念是正念,然後守住心性,把心放下,關就會過得比較好。

2、遇到魔難,不把自己當常人

去年的六月到九月,是該我帶孫子的時間。大概是八月上旬的一天凌晨,我在床上打坐煉功,剛入靜不久,感覺到被甚麼東西用力從前面推了一下,我突然從打坐的蒲團上盤著腿頭朝下後翻了下來,還打了一個滾,還沒弄清楚是甚麼狀況,只感覺自己行動艱難,但我守住自己的心性:「沒事、沒事」, 我問自己是哪裏沒做好,為甚麼會摔得如此厲害?雖然當時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然後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走到師父法像前,給師父叩頭,謝謝師父的保護。

我把所有的心都放下,不把自己當作受傷的人、當常人,該做啥做啥時,除了當天抱孫子時身上疼痛難忍外,做其它事情都不受影響。但是孫子太小,不可能不抱呀,所以我把自己摔了的事告訴了女兒,結果女兒請了兩天的假,還打電話告訴了她在外度假的婆婆和公公,想讓他們回來幫幫忙。他們說一週後才回得來。我說還是算了吧,讓他們好好玩玩,他們前段時間帶孫子也夠辛苦的,還是別給他們添麻煩。女兒又徵求我意見,問我去不去醫院檢查?我說:不需要,媽媽是修煉人,這是在消業,很快就會好。第二天、第三天孫子要我抱,我也勉強可以抱他了。

第三天的晚上,她婆婆和公公卻突然回來了,不但不願來幫忙,還說要帶走孫子。女兒不願意了(因為該我帶孫子的這段時間還不足兩個月,這是當初女兒跟她婆婆說好,讓她們休息兩個月的),我也覺得不妥,哪有我一個修煉人遇到困難,就把困難推給常人的道理呀!我告訴女兒說:他們不來沒關係,我明天就好,不用擔心。第四天我雖然還有疼痛感,但是,我該做的事情一件也沒有落下,連我的女兒都感到非常神奇,打那以後,我再消業,她也不再過問擔心了。這件事在我女兒及她家人心裏無意當中起到了證實大法的作用。

如果我把自己當常人,動不了就躺下,然後送醫院醫治,那我可能就真有可能很長時間起不來了。 「好壞出自一念」[2],這一念之差確實帶來了不同的後果。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當時是有人要拿我命,才可能下這麼狠的手。師父講:「難是人自己造成的,生生世世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欠下的,就得還。你看你在修煉過程中吃的苦,那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業力對你的阻擋。但那又是一件好事,我們利用一下,用來提高你的心性,那不是好事嗎?可以修成佛也可以成魔,就是這個道理。有業力存在,在迷中才能使你修煉。」[3]原來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這一難是在還業。

二、面對同修的懷疑不動心

在參加救眾生的項目過程中,我認識了一個多年修煉狀態得不到改善的同修。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與她見了面,與她切磋,得知她以前遭受過較為嚴重的迫害,出來後,嚴正聲明都是同修幫著寫的,自己並沒有真正的在法上去認識。我說:你不在法上提高上來,師父怎麼幫你呀!我讓她從新寫一個嚴正聲明,她說不會寫,我說沒關係,你寫好後,我幫你修改,她同意了。幾天後,她把寫好的嚴正聲明交給我,我幫她修改好後交還給她,她非常滿意。在我幫她發到了明慧網上之後,她多年沒得到改善的那種不好的狀態消失了,身體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她非常高興。我們都覺得我們的見面、切磋都不是偶然的,是師父的安排。看到她身體上的變化,我也替她高興。

因為她疑心比較重,沒過多久,她就開始找同修打聽我,分析我,還質問同修:你不了解她(指我),為甚麼你要接納她?還說同修不注意安全。同修回答說:憑我的直覺,她(指我)不是你說的那種人。更有甚者,懷疑我是邪惡安排打進來的特務(她們記錯了地點)。我知道這些都是衝我怕被人冤枉的心來的。

聽完同修的講述,我表面沒有動心,但心裏就像醬醋瓶子被打翻了似的,渾身上下不是滋味,我心裏在想:剛剛才幫了她呀,她就這樣對待我?這不就是常人說的那種過河就拆橋的人嗎?此念一出,感覺不對,就被我制止了,這不是人的一念嗎?是正的說不邪,是邪的它不會正。我靜下心來細細一想,我就樂了。我告訴同修說:沒關係,這不是好事嗎?她在給我機會,幫我提高呢,我還有甚麼好嘀咕的。我及時向內找,發現自己也有問題:不修口,遇事愛打聽,造成被同修誤解。

這個懷疑我的同修身上有很多閃光點,堅信大法,三件事做得都非常好,因為她被迫害的緣故有疑心、怕心,我能理解,也不去計較;儘管她被工作單位除名,她卻不看重名利,還經常幫助同修,我也非常欽佩。其實,跟這些同修的接觸切磋,也使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我來說也是受益匪淺。

修煉快九年了,自己一直都是磕磕碰碰走過來的,都是在慈悲偉大的師父加持下,才走過來的,弟子的提高都離不開師父的悉心呵護。儘管我還有人心沒去,但我會盡最大努力修好自己,精進實修,多救眾生,跟師父回家。

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