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師父給開創的都是最好的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二歲,九九年四月份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我渾身是病──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頸椎病,還有嚴重的神經衰弱,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修煉不到一個月,各種疾病不翼而飛。

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過十幾年坎坷的路,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的文章,也很想寫寫自己的一點體會,證實大法,感謝師恩。

一、師尊時刻都在呵護著我們

二零零六年,鄰縣某鄉鎮同修被迫害,該縣同修請我們配合揭露邪惡,當時邪惡的因素還比較多,環境不是很好,幾位同修和我約好一起去貼揭露邪惡的不乾膠,開始我心裏有點不穩,可是覺的已經說好了,那就去吧。本來這種心態就不是很純淨,到了那裏,貼著貼著,環境很安靜,又生起來歡喜心,心裏想:一個人也沒有呀,這不隨便貼了嘛。

剛動念,還沒有一分鐘,就過來一輛麵包車,下來五、六個人,是鄉派出所的惡警,把我們團團圍住,不由分說,把我們四人拉到了該鄉派出所,當時我手扶車門,一個惡警一橡膠棒打在我的手上,我的手腫的老高。到了派出所,他們更是下狠手亂打,我喊道:「打人犯法!」他們一聽,像瘋了一樣圍著我亂打,直打的我渾身青紫,一點好地方也沒有了。看他們這麼瘋狂,一位女同修大聲喊道:「不許打人!」因為這一句話,惡警放開了我,圍住她亂打,一警棍打掉了她兩顆牙。隨後把我銬到了椅子上。我們都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否定邪惡的迫害,慈悲的師父保護我們,到了凌晨三點左右,我的手銬一下子打開了,我想走,可是這時候怕心又上來了,心想:萬一開門一響,驚醒了他們倆怎麼辦呀(怕被迫害)?因為沒有正念,剛這麼一想,那倆警察真的就醒了。過後我才知道,當晚,被邪惡打掉牙的同修和另一位同修都走脫了。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被送到了該縣看守所。我們倆互相鼓勵,師父也不斷的點悟我,使我能面對邪惡的迫害,能有針對性的正念除惡。一次邪惡「提審」前一天,師父點化我清除「文字」的迫害,我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也就沒有好好發正念。第二天,邪惡之徒問真相資料的情況,我一概不配合他們,甚麼都不說,他就自己寫,寫了好幾張,忽然抓住我的手給按上了手印,我沒思想準備,可是回去以後,越想越難受,絕食抗議他們的欺詐行徑,我想起,剛剛迫害時,他們說我沒文化,我覺的可以蒙他們一下,思想上配合了他們,沒有做到「真」。這是師尊點悟他們鑽空子的地方。

這樣我不再用人心猜測師尊的點悟,只要對清除邪惡有利,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師父點悟我發出清除「精神病」的迫害,還有經濟上的迫害,我都堅定的清理了相關的邪惡因素,直至把它們都處理乾淨。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八、九點鐘,惡警拿來非法勞教的材料,讓我們按手印。我們又迷迷糊糊的配合了邪惡。回到監室,同修坐不住了,可我心裏卻很平靜,堅定的對同修說:「他們說了不算,師父說了才算呢!」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就是不睡覺也要把它們徹底鏟除!就這樣我連續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雙盤的腿不知不覺滑了下來,再也盤不上去了,我感受到師父對著我笑了,知道邪惡的因素被清除了。

第二天,我就被無條件的釋放了,一分錢也沒有拿。他們(警察)都說,還沒有過這樣的事呢!第二天,同修也正念回家。我回到家裏,家人說,為了讓我早點回來,他們曾經想去給我辦一個有精神病的證明,可是也沒辦成。這時候我想起獄中師尊的點悟,淚水不由得滑落下來。為了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付出了多少心血呀!

二、師父給開創的都是最好的

我家經營了一點小生意,經濟上相對比較寬鬆,我就有條件就付出資金做證實大法的資料,因為丈夫是常人,我還得背著他,就這樣,我每個月付出一部份資金,可是生意一直平平穩穩,經濟上從來沒有緊張過。這樣一直持續了七、八年,期間我大概付出十多萬元,直到後來生意盤給了兒子。盤貨的時候,物價居高不下,可是盤完貨款,貨物的價格卻一直回落,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用這個辦法儘量讓我多受益一點。

不僅是這樣,在這幾年的生意中,很多死帳、爛賬,在師尊的安排下,都發生了奇蹟。有一筆五萬多元的債務,對方賴帳七、八年不還,非得要用水泥頂算錢款,可是那時候水泥滯銷,便宜也沒有人要,催要了幾次,怕黃了,最後只好開了二百多噸的單子,正愁的沒法,可是過了年,當地水泥忽然大漲價,一個人一下子把水泥給包圓了。體現出來的這些神奇的表現,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和鼓勵,只要心在法上,做弟子該做的,師父給我們的一定是最好的。師父講:「所以我要告訴大家,你要回升,你要圓滿,相對的來講你的付出會給你帶來無限的幸福,那是你自己付出得到的。」[1]

三、做主角,顯神跡,要回自己的東西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和同修騎電車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報告給警察,我們被綁架拘留,派出所把我的電動車、手機和幾十元錢都非法扣留了。家人跟他們要,他們藉口沒有簽字,讓我們本人親自去要。我們回家後,總想要回自己的東西,家人擔心再出事,不讓我們去要。又這樣過了一個多月,這天早上八點,我發完正念,睡了一覺,夢裏師尊點化我應該去要電車,找到同修說了師尊的點化,決定第二天一起去要電動車。

到了派出所,給所長講真相,說明我們的情況,他推諉說自己說了不算,要給指導員商量一下,讓我們簽字,我們不簽字。見我們不配合他,就讓我們出門等著,一會兒指導員出來,我們接著講真相,要我們的東西,沒想到他表現很邪惡,根本不聽,想把我們轟出去。

我心裏一急,大聲喊道:「師父,他不給我電動車!!」他呆住了,過了一會說:「給你們找鑰匙……」。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他才找來一串鑰匙,讓我們開門取電動車。門不好開,同修擰了半天,也沒打開門,他在一邊撇著嘴,陰陽怪氣的說:「你們發發功呀,你們不是神嗎?怎麼還打不開這個門呀?」。同修正念不足,藉口說:「我們還在修煉呢,現在還不是神呢!」。我說:「怎麼不是神呀,大法弟子就是神!」。接過鑰匙,一擰,門就開了。當時他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們就騎著電車回家了。

轉眼到了六月份,同修都在積極參與訴江,我雖然也有怕心,可是決心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可是需要填寫自己的手機號碼,我的手機還在派出所放著呢,這次一定得要回來。這天下著小雨,我下定了決心,穿上雨衣,騎著電車,慈悲的師父鼓勵我,半路上,雨停了,到了派出所,還是那個指導員。我說明了來意,他推脫說:「手機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又讓我簽字,我不簽,堅定一念,要回自己的手機。僵持了一個多小時,他才給我找出手機。

我接著要我被扣押的幾十元錢,他一聽,氣急敗壞的說:「這裏是派出所,你以為是甚麼地方啊,要這要那的!」我平靜的說:「不管在哪裏,我的一分錢都是我的,我就應該要,你不給是你的事,我也不等了,我也不會再來第二次了。」我轉身就想走,他說:「等等」。不知道給誰打了個電話,把錢給了我。

就這樣我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寄出了起訴首惡的信件,第二天就收到了回執。我覺的只要自己出正念,師父就會給我們展現出神跡,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