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順張國友依法訴江遭非法判刑 妻子申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張國友,因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遭三棵榆樹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通化縣公安局、通化縣檢察院、通化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張國友的妻子為此向有關部門申訴,指出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推行了司法新政,要求各級法院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立案登記制度。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沒有犯罪。我聽說現在辦案都實行終身負責制了,你們辦完的案件,你得終身負責呀!那你們把我丈夫給非法判刑,這就是冤案,你們得終生負責。我寫信是想告訴你們:別再相信江澤民的謊言,不要參與迫害好人,因為那是天理不容的。在此,我再次鄭重聲明:我丈夫張國友沒有犯罪,因為控告江澤民是合法的!我要求你們立即釋放我丈夫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回家,還好人清白!還人間公道!

以下是張國友的妻子敘述張國友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經歷:

曾患嚴重出血症

我是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張國友的妻子。我和丈夫在剛剛結婚的時候,經常的打架,三天一大仗,兩天一小仗的。那時因為我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我不願意嫁給張國友。因為他年輕時就有病,身體不好,我看不上他,我經常罵他和打他。最嚴重的時候,我騎到丈夫的身上去打他。甚至有一次他的姪子將我從丈夫的身上騎著拽下來。還有一次我用擀面杖從後面打丈夫的頭部,但是丈夫一歪頭,打到他的胳膊上了,一下子就把他的胳膊打脫臼了,當時就抬不起來了。丈夫真是受了不少氣。

丈夫自來身體就不好,我又對他百般的刁難,他的身體更不好了。他的膽子比較小,一次出去取豬肉,因晚上十點多了,突然出來一隻狗,給他嚇壞了。此後,他就開始咳嗽,一點點的咳嗽就帶有血了,但是還不算嚴重。後來,我家的人參丟了,丈夫生氣,咳血也就嚴重了。但是還沒有大量的吐血。但是在一個晚上,都半夜了,丈夫開始吐血,那吐的血能有兩中碗多。在地上一大攤血,像家中的大盤子那麼大的一灘,厚度得有兩公分。

那時家裏的人都嚇壞了,親屬將我丈夫送到了醫院。那時候他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就像燒紙的顏色一樣,沒有血色。渾身無力,幹不了重活。家中很困難,買不起藥,就將枸杞子的根煮水給他喝,來緩解病情。醫院也看不出甚麼病,只說是肺子裏的病。丈夫從年輕的時候起,身體就不好,經常迷糊,幾乎每年都得住幾天的醫院。再加上我又對他非常的冷酷,真是夠他嗆呀!

修煉大法身體康復

在一九九七年一月間,我家發生了翻天的變化。因為經常和丈夫生氣,我的身體也變得非常不好,全身是病:腦袋麻、頸椎骨質增生、肩周炎、肝內膽管結石、雙腎結石、腰好幾節骨質增生、脖子不能轉、坐骨神經痛、附件炎等等。

當我有幸看到了法輪功教功錄像,就一個晚上,我一下子就躺下睡著了,一覺到天亮。丈夫奇怪的說:晚上怎麼沒聽到你叫喚呢?因為以前晚上睡覺我得幾次起夜,身上難受我就叫呀!以前我躺下得很長時間才能睡著,腰痛、脖子不能轉,睡覺非常的艱難。丈夫說,真是有神仙了,你的病一夜之間都好了,真是遇上神仙了……

學法輪功後,我才知道自己從前那樣對丈夫,是做壞事呢!我非常的後悔。以前跟丈夫打架打到半夜,修煉法輪功之後,變成了交流修煉中如何做的更好的事嘮到半夜。別人都誇我變了。我們那個村的村書記和村長說:誰能改變了你呀!這法輪功真厲害,現在聽不到你家院裏吵罵、打架了,這回可是聽不到張國友的媳婦吵吵了。村裏人說,除了法輪大法能約束我,還有誰能管了我呢。鄰居的老太太說,你們學法輪功多好呀!倆口子也不打架,病都好了。家中的親人也都說,我學法輪功之後變好了。

從前我在村裏出了名的厲害,都知道我對丈夫刻薄。能在大法中歸正了,我的心裏也非常的高興,因為我由一個農村的潑婦,變成一個善良的女性,人們看到了都高興呀!

丈夫一看我煉功後各個方面變好了很多,也偷偷的看起了我帶回家的《轉法輪》這本書。從此酒也不喝了,也開始用心的修煉起了法輪大法。不長時間,他從前嚴重的吐血的病狀也好了,修煉十八年了沒有再吐一次血,一片藥也沒吃,臉也變得紅潤了。

修煉法輪功之後,有一次丈夫被拖拉機撞了。當時丈夫牽著牛,一個不太會開拖拉機的人,拉著一車人,左晃右晃的,嚇的丈夫把牛也扔了,跪在道邊了。拖拉機從丈夫跪著的腿上壓了過去,他卻一點傷都沒受。那個神奇,是村裏的人都看在眼裏的,我們都很清晰的感覺到那是因為修煉大法而得到的護佑。

還有一回,我跟他們植樹幹活,在很陡的山坡上植樹。當時我都六十八歲的人了,人們見我走山坡的樣子,都說我像十八歲一樣。我心裏知道這都是我修煉法輪功之後的變化。

以前我們村和大道的連接是靠一座吊橋,小孩子多次玩火將橋板燒了,我丈夫就多次修繕,也沒有報酬。冬天吊橋上凍上冰了,我們村裏的法輪功學員就去收拾。村裏人說,黨員沒有來收拾的,人家法輪功在幹呀!村裏找人幹活,都願意找我們學法輪功的,幹活不用看著,不生怨氣,還不去爭錢多錢少的事。這些事您若不信,可以隨時到我們村打聽打聽,看看大夥是怎麼說的。

我和丈夫自從修煉法輪功之後,嚴格的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可謂身心俱變。一個近乎崩潰的家庭就這樣在正法修煉中徹底變好了,讓我感到非常的美好!我非常感謝師父帶來的法輪功挽救了我們!

做好人卻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警察因不明真相,到我家騷擾。到村裏問張國友家在哪?沒人有告訴他們。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功之後,村裏的人都看到我們的變化,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我對警察說,我們家以前經常打架,你們不知道。丈夫的吐血病以前沒錢買藥治,只能用水煮枸杞子根喝,那時你們不找我們。現在我們煉法輪功病都好了,你們找我們要阻止我們煉功,你們講理嗎?……後來警察走了,在道上還說呢,人家講的有道理呀!

修煉法輪功挽救了我們的家庭,把我們的身體也都給調理好了。當看到江澤民用謊言欺騙民眾,這人心都是肉長的,就想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於是我的丈夫張國友在二零一五年六月間去控告江澤民,要求還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的清白。控告是民權,我們有這項權利,如果我們告錯了,請給我們拿來告錯的依據。但是沒有呀!

丈夫在通化市看守所被關了二十多天後,被取保回家,回家之後又大口的吐血,我非常的傷心。因為丈夫煉功已經好了,被迫害到看守所後,病又犯了,你說去找誰說理呀!真是不講理呀!通化縣法院竟然還用「利用邪惡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給丈夫判刑三年。你們看到我家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和之後的樣子了吧,我說的都是事實。丈夫就是一個平民老百姓,他拿甚麼來破壞法律的實施呢?依此判他刑,你們通化縣法院不是犯罪嗎?你們才真正的把法律破壞了,不講法律破壞好人!那是天理不容的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