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零零年末,開除我的某重點大學某學院的領導問我父親:「我們那天看了她的檔案,我們從來沒看到過(評價)這麼好的檔案,我們都懷疑她(的檔案)是不是在造假?」後來他們去我就讀過的學校了解我的情況,證實了檔案所記載的都是真實的。

至於他們所說的檔案中究竟寫的是甚麼,我自己從未看過,也不知道。但不管在當時還是現在回頭看我在那時的情況,也確實是一般人所羨慕萬分的:在二十六歲的年紀,我已經拿到了某名牌大學的熱門碩士學位,並通過了通過率極低的全國註冊會計師考試;還從幾十位面試者中脫穎而出,成為某重點大學熱門專業當年錄用的唯一碩士學位的大學老師(其他的均為博士、博士後)。難怪那個領導對我家人說:「她這樣的人才,在全省都找不到一百個。」派出所的警察也一直稱讚我:真是一個才女。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我,由於堅持對法輪大法的正信,到北京告訴當局「法輪大法好,政府是錯的」,而一夜之間淪為階下囚,並被工作的大學開除。在隨後的幾年中,由於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的迫害覆蓋全國,我很艱難地維持生計,四處打工,為了省下一點生活費,經常餓肚子;我也被非法抓捕,曾被關押半年之久,期間遭電棒電、熬鷹(十幾天不讓睡覺)、拳打腳踢,遍體鱗傷,完全沒有任何作為人的尊嚴。但是,我從來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其實不止是我,當時在全國範圍內有許許多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曾經是社會中的佼佼者,有著令一般人羨慕或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生前程。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他們也都選擇了義無反顧的修煉法輪功,有許多人也因此像我一樣被迫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權利、條件,更有甚者被迫害致死。

到底是甚麼樣的理念,使我們不論面對多麼嚴酷的迫害都能夠堅守自己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呢?

我出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父親是當地學校的教導主任,一位很有修養、學識淵博的知識分子。在「文化大革命」那個年代,父親不受當時社會環境的影響,本著教書育人的原則,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十六年中從一年級到八年級教了兩批學生。(伯父是村書記,也起了一定的保護作用)文化大革命後恢復高考那兩年,我們村考上了二十多名大學生,除一、兩個之外,全是父親教出來的學生,他們有些後來在大專院校教書,有的達到校長級別,有些成了政府官員。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因伯父被劃為造反派,父親受伯父的牽連,被批鬥並被學校開除。共產邪黨的運動一向如此,用你時你甚麼都好;不用時立馬打倒,再踏上一腳。父親離開後,學校的教育一落千丈,其後的十幾年中,幾千人的大村僅出了三、四個大學生。

受父親言傳身教的影響,我從小就愛看書,特別是對古代英雄人物的傳記非常喜歡。岳飛的精忠報國、楊家將的一門忠烈、文天祥的丹心照千古、蘇武的義不屈節等等,常常令我感佩落淚。記憶中少年時最喜歡的格言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我幼小的心靈裏,我覺得人就應該是這樣,要活得坦蕩、無畏,為堅持真理、正義,可以捨去生命。

但漸漸地,我開始困惑,特別是上大學、念研究生期間,我經常困惑,不知道自己人生的路該去哪裏。自己的善良、單純,往往被同學們嘲笑為傻,說我是「從月亮上下來的」,意思就是說,不懂事故人情。看到同學們都在樂此不疲的談情說愛、吃喝玩樂、在學習讓自己變得「老道、世故」時,我越來越懷疑自己是否也應該向這個方向努力?當我善意的幫助別人被同學嘲笑時,我開始嘗試讓自己變得冷漠、不去關心別人,開始學著讓自己也變尖滑一些。傳統的道德觀念開始被現代社會的思潮侵蝕。有很長一段時間,對名、利、權欲的追求也成了我人生的奮鬥目標,一門心思隨著社會潮流走,人生的格言變成了:只要能達到目的,可以付出一切。但我畢竟是個傳統思想很強的人,當我嘗試這樣學的時候,我心裏是痛苦、迷茫的。

當時,對神佛是否存在我也開始產生疑問。我從小到大在課本上學的都是無神論的知識,雖然母親信神佛,但在年輕的我看來這無疑就是迷信、愚昧。但是有些東西你不承認它,它並不一定就不存在。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接觸到、聽到一些超常的現象。

當時念研究生時的同宿舍學姐,其舅姥爺是國內某學術界很有成就的專家,同時也是個氣功師。學姐在實習那年去她舅姥爺辦的公司幫忙。漸漸的,我發現原本無神論的學姐變得越來越信神了,她每次從她舅姥爺那兒回來,總會告訴我一些在這期間她親身經歷的神奇的事情,包括她舅姥爺在與她父親握手的一剎那,使她父親十幾年伸不直、也握不住的手從此活動自如。從學姐那兒我知道,她舅姥爺的天目是開著的,並且能夠和另外空間的生命溝通。

而在我母親方面,我也知道她經常去找的一個親戚也是一個有特異功能的人,天目也是開著的,也能夠和另外空間的生命溝通,並且能夠預知人的生死,特殊情況下也能改變人的生死。我還有兩位親戚也是具有這種能力的,只不過稍微弱一些。村裏誰家有災、有病,醫院治不好了的,經常去找她們給看,都能夠奏效,很神奇。這些事情都是母親多次親身經歷過的。

另一方面,由於常年緊張的學生生活,我的身體狀況變得糟糕,特別是大學期間,為考研長年在寒冷的大教室中學習到深夜十二點以後,早上六點多就開始起床,不僅使原來的神經衰弱加重,更添了風濕、長年咳嗽的新病。上研究生後,這些病越來越重,雖然長期吃藥、針灸都不奏效。中間也練過幾天其它氣功,但越練身體狀況越糟。也專程從學校回千里之外的老家找那個有特異功能的親戚調病,但治好許多病的她,在我這兒沒有任何效果。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我聽到了法輪大法。那天,學姐從她舅姥爺那兒回來,我們各自躺在自己宿舍的床鋪上聊天。學姐跟我講:她前兩天和她舅姥爺一塊去一個老紅軍家,那個老紅軍是煉法輪功的,家裏供著法輪功師父的大法像。學姐很自豪地告訴我說:她和她舅姥爺都給法輪功師父燒香、磕頭了。我那時因為受病痛折磨,特別是嚴重的暈車,使我的活動範圍只侷限在學校周邊範圍之內,基本是與世隔絕的狀態。那是我記憶中第一次聽到法輪功這個詞。也許是緣份所致,我一聽到「法輪功師父」,就激動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急切地請她帶我去見法輪功師父,我想跟他學。

學姐看了我一眼,說:你想見法輪功師父就見到了?我舅姥爺還沒緣份見到呢!北京城多少有權勢的人想見法輪功師父都見不到呢!她還告訴我:法輪功師父從一九九五年開始就被世界各國邀請去講法了,很少在國內待;法輪功師父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氣,很多國家都給法輪功師父頒褒獎狀。我一聽見不到法輪功師父,很沮喪,但也是在那時知道了,北京城有一個赫赫有名的法輪功李大師,全北京都知道他,都想見他。

轉眼一九九九年三月一日,我終於有機會看了《轉法輪》,直到現在我都記得當時的情景:我從晚上六點多看到凌晨兩點,怕影響同學休息不得不關燈。第二天天一濛濛亮,又爬起來看書,一直到上午十點多,看完了整本書,那時心情的激動和興奮無以言表。雖然我從小就喜歡看書,多年來也看了許許多多古今中外的名著、歷史傳記、學術著作,但我覺的《轉法輪》是我這一生看過的最好的書!我從此以後再沒放下過《轉法輪》!

學《轉法輪》後,我第一個感覺就是:我知道今後該怎麼待人處事了。師父要我們做個好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對別人好,別人傷害自己的時候,自己不能夠和別人一樣去對待,要寬容、善待別人,遇事要忍讓。我不用為了不讓同學嘲笑我「單純」、「傻」而努力去學尖滑了。恰恰相反,尖滑是對自己不好,善待別人才是對自己負責。

當我按照《轉法輪》去規範自己的時候,在二零零零年,我聽到了這樣的反饋,室友對我說:咱們級公認的兩個好人,一個是你,另一個是某某(也是法輪功學員)。在我畢業離開學校的那個傍晚,下著瓢潑大雨,浩浩蕩蕩來了一、二十人,有研究生部同班的、高年級臨時回校的、低年級的學姐學弟,還有兩、三位住在附近的老師,聽說我要走,都冒著大雨送我去車站。我當時特別意外,因為其他同學離校都是四、五個人送行,最多也就是五、六個關係好的人送。等我上了車,公交司機佩服地說:「這麼多人都來送你一人啊!看來你人緣不錯!」我知道這是修煉法輪功,改變了我的人生態度,使我能夠善待別人而得到的回報。如果是以前,絕對不會這樣的,那時候的我,雖然也善良,但還有很多毛病缺點,很自我,很強勢,不能忍耐,總與同學有摩擦,人緣很一般。

《轉法輪》也解開了我人生中的許多疑問。雖然我知道在大陸有不少人是開著天目的,甚至可以「與另外空間生命溝通」,但在我知識範圍內,我無法解釋,從道理上仍然困惑。而《轉法輪》以極其淺白的語言講述了目前世界上公認的六大功能及這些功能的科學原理,這都令我極其震撼!我更明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煉,可以使人的生命提升到更高的層次。並且師父所講到的許多特異功能,如天目、遙視、隔牆看物等等,在我的修煉中,我都親身經歷過。

同樣,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身體上也得到了體現,在看完《轉法輪》後的短短時間內,我的嚴重暈車有了極大改善,嚴重的神經衰弱、失眠、咳嗽、風濕都好了。修煉這麼多年來,我沒有得過任何病,連小感冒都沒得過。偶爾有一些不舒服的時候,只要煉煉功,看看《轉法輪》,一般一兩天,最多不會超過三天就徹底恢復。

再說我的母親,雖然信神拜佛三、四十年,卻一直沒能擺脫病痛的折磨。當她在去年初開始看《轉法輪》並煉五套功法後,她的身體迅速發生了變化:幾十年的高血壓好了,迄今一年多了,再沒吃過一片降壓藥;多年來她受腿疼的熬煎,蹲不下,蹲下起不來,走路拖著走,修煉法輪功後,也好了,現在她可以很輕鬆地蹲在地上洗三、四十分鐘衣服,而沒有任何不適;她的大腳趾長年麻木、無知覺,在修煉後有一天,她感覺大腳趾像過電一樣麻絲絲一陣,從此她的大腳趾便有了知覺。不久前她感慨地對我說:「師父沒吃過咱們一口飯,沒喝過咱們一口水,甚麼也沒要咱們的,就讓我幾十年的高血壓去了根,身體全都好了!」母親還告訴她的姐妹們都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我一生中,早期我最崇拜的人是我的父親,他在我心目中很有學問,品格高尚,對子女、對家庭非常好。但面對我生命中的疑問,父親雖學問淵博,卻不能給我答案。面對我的病痛,他更是無力為我承擔一點。而偉大的法輪大法師父,用我母親的話說「沒吃過咱們一口飯,沒喝過咱們一口水,甚麼也沒要咱們的」,卻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並告訴了我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義,使我的生命從此能夠真正向高層次昇華。這種恩德遠遠超過任何一個父母所能夠給予子女的。我發自內心的崇敬我的師尊,並願意用生命追隨大法到永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