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西人學員: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我的名字叫Naeim。是美國紐約的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是從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大法的。之前,我曾經嘗試過許多不同類型的打坐和類似的修行。當時我是大學哲學系的學生。

我初次遇到大法是幾年前,我那個時候只有十六歲。我每天都要經過紐約的華人聚集地──法拉盛去上學。大概有兩年吧,我幾乎每天都會接到一張關於大法的傳單。有時候,傳單還是中文的,儘管我一字不識,我還是會對發傳單的人說聲「謝謝」。在課堂上,坐在我邊上的一個學生碰巧知道有人修煉大法。他告訴我一些關於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我不相信他說的。於是上網查詢,看了一些錄象資料。我不理解為甚麼這些煉著如此優美的功法並遵循真善忍的好人被如此嚴重迫害。學習結束後,我不再經過法拉盛,我就忘記了法輪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開始對中文和中國文化感興趣。我一邊嘗試各種打坐修行,一邊每天讀《道德經》並嘗試每天付諸實踐。我還開始自學中文。幾乎同時,我的一個也是不斷嘗試各種打坐修行的朋友告訴我他發現了一本書,他說那本書的內容最全面,比他看過的任何一本書都要更加清楚的說明一切。這本書就是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他幾天就讀完了一遍,並立即開始修煉。

我是在幾個月後開始閱讀《轉法輪》並煉功。三個月後,我注意到我有很多的變化,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過去,我經常疲倦並臉色蒼白。但是煉功後我開始變化。我周圍的人,包括我妻子注意到我的變化。之前我很瘦臉色蒼白。僅僅三個月,我長胖了,臉頰紅潤。我變得非常有活力,不再總是那麼疲勞。我的心性改觀也很大。從大法中我學到,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必須做好自己的工作。這點在過去我從未重視過。

我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我和我父母的關係。他們住在遠離我的地方,有時我會幾個月都不跟他們說話。我對他們有很多莫名的不滿和仇恨,沒有興趣跟他們講話。我和父親的關係尤為緊張。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在修煉的初期,每當我讀到這一段時,我心裏會感到很不舒服,因為我知道我做的不像一個大法修煉者。我對家人不善,我沒有修「善」。但是幸運的是,這一切都變了。隨著修煉,我對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我悟到我必須更好地對待每個人包括我的父母。隨之,我同他們的關係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保持聯繫,我們的關係不再緊繃了。而且,我過去經常撒謊。而且成了一種習慣。「真」是大法的主要法理之一。通過修煉「真善忍」,我已成為一個更加真實的人。

但是,在我開始修煉之後,我遇到了一些阻礙。例如,我看了許多中共製作的關於大法的錄像。它們都是詆毀大法和大法創始人的。我有點困惑。這些錄像說的都是和大法完全相反的東西。中共有些錄像說大法教人殺人和自殺,但是大法書中明確禁止修煉人殺生。

在我修煉之後度過的第一個世界法輪大法日,我遇到了成千上萬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法修煉者。這麼多在中國之外的大法修煉者,怎麼沒有發生任何像中共政府宣傳的那樣的犯罪事件或者是擾亂公眾的事?而且,大部份我接觸到的海外大法修煉者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非常理智,根本不是中共錄像宣傳的都是些社會底層的沒受過教育的人(這裏沒有歧視這些人的意思,他們中也有很多樸實的好人)。這些都印證了大法的美好與中共的欺騙本性。

實際上,法輪功對中國社會曾經有著非常積極的影響。有許多的人們因學了大法之後,在工作單位心性提高的例子。也有許多的優秀的公民。而且,這些曾在一九九九年前在中國的媒體上報導過的。

我真心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是甚麼。大法洪傳之處,人們都會受益。大法已經讓我的朋友,我的妻子,我自己受益,而且會繼續下去。很不幸,在中共體制下的中國人不能像世界其它地區的人一樣,有權利了解大法,受益於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