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花錢、大法書籍和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前不久,聽說好幾個做大法書籍的同修去世了。筆者有如下兩點體悟想說出來供大家參考,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

一、把在同修中推銷製作的新書作為目地

有的同修,很熱衷於做大法書籍,甚至到處去問同修們是否需要全套的大法書籍,他們做出來的大法書籍如何好……而且是全新的版本、不用改字……被問的同修們肯定大多都想要呀,而且即便是自己已經有大法書籍了,也「嫌」是舊的,還是新的好;同時,做大法書籍時,做資料的同修會收取相關同修一定的錢(大約一兩百),沒有賺錢,僅是耗材成本。

很多同修自己本來平時就不注意愛惜大法書籍,隨便亂放、學法前不洗手,翻書時不注意而弄壞,或者不注意保護大法書籍、惡黨一威脅就交出去、或者把書籍切一部份去燒了然後給惡黨證明自己已經沒有書了等等,然後又想花幾百塊錢就又有書可以學習了,來得方便又輕巧。

還有的同修對某些大法書籍並不經常學,但有一種收藏積累的心理,就像常人藏書一樣珍藏著。大法的確是寶,但我們如果用常人對待財寶那種心理來對待大法,就不是大法弟子應該有的心態了。

二、花錢買功德的心理

本地做資料的某些同修手中往往都握著很多錢,這些錢大都是其他同修給捐的、或資助的、或者攤的、或者付出的。雖然這些錢,做資料的同修保管得很好,也沒有亂用,僅用於做真相及大法相關的事,但筆者這裏思考的是,為甚麼有那麼多同修那麼熱衷於拿這麼多錢出來支持做資料?是否有檢查過自己有一顆求功德的心在裏頭?

師父要求「不存錢、不存物」[1]。個人悟到有一層用意就是不滋長大家的各種各樣的執著。某些同修自己在學法上不精進,講真相的事做得不是很好,於是想到了給資料點出些錢,然後做出來的資料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德,這種行為跟「花幾十元錢就買個法輪」[2]有甚麼兩樣呢?是不是想搭「順風車」的心理呢?

筆者還記得很多年前,父母同修回老家,老家的某些同修覺得自己在農村沒甚麼機會講真相(為自己不精進找藉口),於是臨走時就拿一些錢給父母,並表示:平時沒怎麼付出過,拿些錢給你們做資料,你們做的事也算我們的一份,也算我們付出了!這種心理與末法時期宗教中的往功德箱中扔錢的行為有甚麼兩樣呢?與通過燒香燒紙掛紅等方式與神佛做交易有甚麼兩樣?師父說:「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3]。但這種行為與道相差何其之遠?抱著一種僥倖心理,以為通過錢就可以把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買到了。如果久遠的神聖誓約通過錢就可以兌現了,豈不是錢花得越多的就修得越好?大法中有如此捷徑嗎?沒有。

個人悟到,依賴心不僅僅在於對某個大資料點技術、資料、人的依賴,還可能存在著一種求功德的依賴。大家覺得這個資料點大、資料多、散發得廣、救人力度大,於是都來「支援」這個資料點,尤其是那種目地不純的同修,就像投資一樣,潛在的心理中想獲得一種「高收益」,於是就使勁往裏投錢。

如果很多同修都這樣想、這樣幹,那麼,我們的資料點豈不就是一個供大家花錢買功德的執著維繫中心?豈不是被當成了末法時期的一個廟宇中的功德箱?個人認為,積極拿錢出來的同修們,首先應該想一想自己的目地是否純正,否則表現上是支持,實際上卻在無知中為舊勢力提供迫害的藉口。

某些做資料的同修,總是在背後說其他同修拿錢不積極,把錢看得太重,其實一個人修得好不好並不是由拿錢多少所決定的。某位肉體被舊勢力迫害很嚴重的技術同修,以前經常在身上帶著幾千甚至上萬的現金,這些錢全是其他同修出的,儘管他本人也沒亂用這些錢,但最後還是出了問題,為甚麼?是否是這些錢本身有問題?

其實「遍地開花」的資料點或許才是大家普遍適用的(少數幾個人自己出錢辦大型資料點的情況除外)。一個家庭甚至單個人就可以建立一個小資料點,做甚麼事情根據自己的需要而來,資料點的維繫也根據自己的經濟條件而來,不存在資金方面的問題,同時也避免匯聚執著、匯聚錢財、匯聚安全問題的可能性。如果沒有條件,那或許是有需要自己提高的地方,或者需要換一種方式,

以上內容,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致北京老學員〉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洪吟》〈道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