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資料點生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

把關資料內容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地大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參與的兩位同修被抓、被重判。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重新建立起了資料點,直到現在。

綜合之前我地資料點三次被破壞的教訓,我個人悟到,關鍵是資料內容的把關。大法弟子就做師父讓做的,就要師父讓要的。可過去我地沒有嚴格的把關。尤其最初的時候,同修登陸上動態網,不管是哪個網站上的新聞,只要自己認為好就會拿下來做成資料發放。我建立資料點後,特別重視這一點。師父說:「明慧網在講清真相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1]。那我就做明慧網發表的資料。

在這期間也經歷過許多心性上的摩擦。有段時間,同修時不時的會從外地拿回來一些有關現代史的光盤在同修中廣泛流傳,並拿過來讓我做。我和同修說明慧網上沒有,咱們還是不要做了。因為我認為真的證實法需要,明慧網一定會發表的。同修們不理解,他們常說的一句就是「大家都認為挺好的」。那段時間,真是對自己的考驗很大,有的直接就說我太「自我」了,還有的說我太犟了,沒人願意理我。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悟到:我們做的資料一是要起到證實大法好的作用,二是要起到講真相勸退救人的作用。如果起不到這些作用,自己還認為挺好,那就得找一下自己有甚麼心在裏面,諸如感興趣的心,喜好心。

我在資料點的這些年中,開始常給同修裝MP3,這幾年同修們又都換成了小音箱。這件事的干擾也非常的大。有的外地有同修私自把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做成了MP3,還有的在其它網站下了輪迴故事、佛家故事等好多,當地有的同修就在做,還有很多同修找到我讓我給做。我心裏非常警覺,我若是把關不嚴,做了不該做的,那我就是破壞法了,而且會影響到那麼多的同修。來找我的同修,我便都和他們交流。這幾年,同修又去省會城市拿回了一些8G卡,內容非常多,連三字經和預言故事都有。我心裏很難受,哎,干擾又來了。我就找了這兩位相關的同修,和她們交流不要做。

通過資料點的把關,我悟到一定要帶著責任心在做。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為眾生負責。在把關上不看外地同修怎麼做,其他同修怎麼做,就看師父讓我們怎麼做,符合法,跟上正法進程應該怎麼做。

夢到、看到、聽到和悟到

我從小就經常夢到、看到和聽到另外空間。小時候一睡覺,經常就有一位仙女把我領到天上去玩。我建立資料點真正精進起來以後,我們當地發生了多次大法弟子被綁架事件,我幾乎都提前聽到或夢到了。而且每次大規模的綁架,我都會夢到邪惡通過同修掌握到了我,最後又來抓我。之後不久,綁架就會發生,但我至今平安無事,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在這過程中的提高與體悟。

零八年,我夢到好幾位大法弟子被綁架,還清晰的看到了其中的兩位同修。半個月左右,我有一天早上拎著一包資料,領著孩子下樓。剛到樓下,三個便衣警察一下圍了過來,第一句就是「我們是警察」。我心裏一緊,瞅瞅資料,包的不小心,露出來了,隨後又想:「我是有救人使命的,不是給你們迫害著玩的。」這樣一想,他們愣了半天,一領導模樣的人才問我說:「有人丟摩托了,你知不知道是誰家丟的。」我說不知道。這時旁邊樓道出來一個和這領導認識的人,這三個便衣趕快走過去和他寒暄。之後,我夢到的這些同修在學法時被邪惡撬門而入給綁架。我心裏當時怕極了,因為我還夢到邪惡隨後就來抓的我。流離失所不是我的選擇。我毅然回到家裏,放下一切就是多學法,多發正念。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我就要師父安排的,師父沒給我安排這個難,我就是沒有這個難。請師父加持我,解體舊勢力對我所做的一切安排,所下的一切機制。」終於,我破除了舊勢力對我迫害的計劃。之後好好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妒嫉心、顯示心、尤其是做事心,還有很多不好的心。可我最終悟道,邪惡都找到我家門口來了,我不能停於現狀,我需要再提高,再昇華。

那時我還在上班,同修要資料了我就給做,手裏從來不積攢。其實是因為自己有很大的怕心,總想邪惡一旦來了,家裏沒有資料,他們就沒有抓我的理由。導致有些工作忙的同修或鄉下的同修一旦要了,等我做出來的時候他們可能又沒時間了。經過這件事後,我悟到這一點我必須提高。現在同修若是來我這取資料,三五百份資料或一二百個光盤,百十份不乾膠的,隨時隨地就可取走,更好的方便了救眾生,也更好的盡到了自己的使命。

後來在本地幾次大的迫害中,我越發領悟到資料點同修做資料時一定要用心,帶著盡責與慈悲在做,哪怕切剪不乾膠,都要保證每一條邊都是直的,疊光盤封套,也要保證每一條邊都是直的。從我們手裏出去的每一份救人的材料,都是帶著正念與救人的心去做的。我們用心的多少也決定了救人的力度。師父讓我們做成精品,我們不能給做成地攤貨。

再後來,我又悟到了自己的私。悟到後,當再與同修的接觸中,心中便處處為同修考慮,怎麼樣方便他們,怎麼樣他們安全。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法中修才是我們最安全的。當與同修的交流中發現同修哪方面有問題時,我也會直接指出來,去掉自己自私的那種好面子心。

我對安全的總結:一是就做師父讓做的,就要師父讓要的,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二是法中修最安全;三是處處考慮同修的安全。

我和我的設備

我有一個釘書器,用了近三年了,用它裝訂的小冊子就得有六、七萬冊了。今年春天,它一下子不工作了。塗了一點潤滑油也不行。我就把它捧在手裏說:「我多希望你能陪我證實法到最後。你太累了,先好好休息下。」因為時間不允許,暫時又沒有別的可用,我第二天就把它拿了出來,一用,完好如初。用起來很輕鬆,它工作的也很歡快。

我有一個愛普生T50的打印機,原本是給同修買的。可機器搬回去了,打了一會就不工作了。同修讓我去看看,我也沒給修好。我們發正念的時候,我聽到一個女子的聲音對我說:「我就要跟著你。」因為同修非常喜歡這機器,我怕同修誤會我想用新的機器,在人心的作用下就沒有和同修說。同修後來把機器搬到我家,讓我慢慢試著修。我怎麼擺弄還是不好使,當我再針對它發正念的時候,我還是聽到那個女子的聲音「我就要跟著你」。我隨即回答她「行啊,你跟著我,咱們好好的一同證實法。」再一開機,一切正常,機器的聲音非常小,打印效果更是非常好,是我用過的所有機器中打印效果最美的。當同修來的時候看機器好了,就給搬走了。我在人心的作用下還是沒有和同修說這件事。可第二天同修又給搬了回來,說還是不好使。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和同修說了這件事,也找到了自己怕被人誤解的好面子的心。同修爽快的說,她願意跟著你就跟著你好了,在哪都是為了證實法。這次我和機器說:「咱們好好配合著助師正法,師父一定會給你一個好去處的。你若是願意跟著我,那就陪我證實法到最後,將來到我的世界去也好啊!」然後它才正常工作。

這機器看我學法特別的緊,我這裏大多數時候是三台機器一起工作的,我以背法為主,背的時候也是邊照看著機器邊背法,我不用心或走神的時候,這機器就會出現帶紙一類的狀況,有的時候比較睏乏,它就罰我站著背,那時我一坐下它就出狀況,我站起來就好。因為這機器打印漂亮,我的小冊子皮,不乾膠,卡片,護身符幾乎都用它打印,經常它一天工作超過十個小時。可我能感受到,它做證實大法的工作非常歡快。

有一次我沒注意把一張不符合大法標準的圖片當作了電腦的桌面背景,之後,電腦桌上正在工作的一台佳能6580發出了極大的響動,像是機器都要被震開的感覺,電腦主機箱也發出了狂躁的嗡嗡聲,電腦桌更是拼命的左右搖擺,把我嚇了一大跳 ,最終我發現了這張圖片不對勁,把它刪除了,換上了蓮花的圖片這才恢復正常。

這幾年隨著心性的昇華,法理上的提高,師父講法時講到的許多層次展現,我也都一一看到了:大眼睛裏無數的小眼睛;無形的境界,真空,衝出真空後的龐大天體,天體之門,以及水到一定層次後以甚麼狀態存在,都一一看到了,並且看到了自己肉身中修出來的數不清的佛道神以及眾多的小嬰孩。最後我看到了我的世界,我真正的形像,我世界裏的眾生。一切的一切讓我更深的感受到甚麼是真正的佛恩浩蕩。

弟子感恩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