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資料點的一段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奧運,被綁架到鄉政府,後來絕食反迫害,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天。回家後學法煉功不懈怠,可就是怕的物質揮之不去,不想出去講真相

精進不起來,我心裏著急,這樣下去不完了嗎?我就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想到城裏去打工,讓城裏的同修幫幫我。結果我跟城裏的姨(同修)說了此事,姨姨很熱心,第二天就給我找了一份工作。

剛過了年,同修說想讓我去資料點,就是同修的房子,想找一個住房的(大法弟子),這樣同修的家人(未修煉法輪功)不知道,做資料方便。同修說不能讓家人和別的同修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的條件還比較合適,我基本上是單身,一對兒女在外地打工。我想大法是第一位的,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可我能不能承擔起這個責任呢?我沒有把握,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說我不行,可我確實沒有把握,心裏不穩,因我性格內向,也沒有跟同修說我的心思。我想既然讓我遇到這事,我就應該承擔起來,這是我的責任,有師在有法在,有同修,我怕甚麼!

憑著一顆信師信法的心,我搬進了資料點,晚上我收拾完畢,坐在床上,捧起《轉法輪》,師父法像看著我笑,而且展現在我面前的就是師父的真人慈悲的向我笑,就是法像那麼大,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更合適。太神奇了,師父太慈悲了,我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師父以此來鼓勵我做對了。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懶惰呢?

北方的二月,天還很寒冷,室內沒有爐子,可我看到我的房東姐姐溫暖的樓房不住,一夜一夜的在冰冷的平房裏住,為了救度眾生,不怕苦不怕累,非常的坦然,並且經常鼓勵我不冷,不冷。怕冷的心我也就放下了。

由於我對機器很陌生,做資料時心裏緊張,怕這怕那的,或有時突然冒出的不正的一念,都會造成卡紙或把資料做錯,浪費紙,很苦惱。跟同修在一起,我不但學會了打印資料,打印大法書的技術,也學會了認真負責的態度,我成熟了很多。

為了確保資料點的正常運作,我家鄉的同修和我的兒女都不知道我住在哪,時間長了,碰到家鄉的同修,也不敢讓人進家,兒女在外地打工,回來了,我說我在同修家住,兒女們就另找地方住。我也感覺得有點內疚,我就心裏對她(他)們說,為了資料點的安全和正常運作,我沒有選擇。這是最偉大最神聖的事情,以後你們會明白的。

我白天打工,就利用中午和晚上的時間做週刊和資料。師父新講法出來了,我和姐姐一忙就是好幾天。基本上是單線聯繫。夏天紙潮,打印時得用電暖器把紙烤乾,整平才好使,不然的話就夾紙。機器大,噪音大,窗門關得嚴實,夏天特別熱,再加上碳粉味。所以每次做完資料都得打開窗門涼一會兒。然後再關上,平時不開窗戶,我怕做資料時忘了關窗,外面聽到聲音,因為南房住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和一對兒女,她很精明,因為我三伏天也是關門閉窗的,窗戶上成天掛著半截綿網窗簾,從家裏能看到外面,從外面看不到家裏。我為了保證隨時都能做資料,我們見面只是打個招呼,從不拉閒話,互不串門。

在我的資料點裏發生了很多神奇事,有一次冬天外邊天氣特別冷,我晚上九點多回家,一開門,滿屋子煙,真嗆人。我想怎麼爐子不往外冒煙,都跑到家裏來了?本來家裏就不暖和,開開門子放煙吧,一會兒冷得咋睡呢?我那天感覺很睏,我就想煙你們走另外空間吧。我就睡了,第二天醒來,家裏一點煙也沒有,清清亮亮的。我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時間長了,同修說讓孩子回家吧,這樣長期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想也是,孩子在外地打工,一年也回不了幾天家,沒有爸爸,媽又不管,也不對。本來我兒子就不支持我煉功,我就想不該他知道的,他就不知道,避免他為我擔心,又不能耽誤我的事。有一次我剛做完資料,涼機器。兒子回來了,一進家就說,啥味?這麼嗆,拿起一瓶清香劑就往家裏噴,走到暖閣門口我就想,返回來,別進去,他就返回來了。過了一會兒,兒子上廁所,我趕快收拾好。暖閣裏面放了兩台大打印機,一台做書,一台做資料。平時一台用大電視箱子扣著,另一台用大床單蒙著。窗底下還有小複印機、複印紙、墨粉盒。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兒子從不亂翻,甚麼也沒發現。

有一次夜裏做夢,邪惡抄出了好多資料。我醒來四點多,我想是不是師父點化我呢,趕快把這些東西轉移了。給同修姐姐打個電話吧,又怕打擾她的家人休息,好不容易到五點了,我就給姐姐打電話,她說,沒事,我一會兒過去,有事你就走,別的就不要管了。我想那都是大法資源,我不能不管啊。姐姐來了,她正念很足的說沒事,我們倆發了會兒正念,她就走了。

我看著姐姐若無其事的樣子,我的心平靜了很多。我想邪惡出現了,正是我們清除它的好機會,大法弟子是清除邪惡的,不是被迫害的,資料點是救度眾生清除邪惡的地方,不是被邪惡迫害的地方,一切由師父安排,邪惡算甚麼,還不夠法輪一旋呢!時刻都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正念正行。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無論外面的環境是寬鬆還是邪惡,我都平穩的做著我該做的。

由於我又要打工,又要做資料,很少參加小組學法。有時看著姐姐參加大組學法,又參加小組學法,我的心裏就不平衡了,心想光叫我做資料,不叫我參加組裏學法。想讓姐姐學法時把我也帶上,可是轉念又一想,這也是證實大法的需要,在這邪惡的環境中,為了不暴露我的身份,我怎麼能跟姐姐出出進進呢?我就自己多學吧,師父不會讓我落下的。

姐姐家人要賣房子了,資料點要搬家。姐姐選定了一處房子,帶我去看,一畝多的院子,後院牆也不高,一翻就進去了,兩間房子比周圍的房高出許多。我想冬天冷,又不安全,我一個人住,我有點膽怯。而且離我上班的地方很遠,有一段路是土路,下雨天泥濘難走。我不想去,可姐姐說清淨安全。姐姐就給我講她們以前租資料點的故事,為了安全起見,租了一處很偏僻的房子,要路過一處墳地,每次做資料都是趁黑去,趁黑回,一點也不怕,我很受感動。我想修煉就得放下自我,圓容整體。我放下了怕這怕那的心,姐姐就幫我搬過去了。

兒子回來一看不滿意,要我再搬家,我笑著說沒事,這裏挺好的,寬敞自在,他一看說不過我,就說你把錢放在包裏,走哪拿到哪。我說沒事,咱們家是最安全的。兒子也就不管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