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好正念並不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師父交辦的「三件事」中,我原來總是覺得發正念簡單,容易做好。但對自己的要求高了嚴了之後,便發現當初是因為沒有高標準嚴要求才會有這種「錯覺」的。而事實上並非如此。

比如說發正念的時候,總有一些名、利、情方面的「妄念」來侵擾。抑制不住的「浮想聯翩」,很是煩惱。一直到今年二月份,我才正式向它們發出「逐客令」,盡力的從腦海裏把這些「不速之客」「驅逐出境」。

師父說:「它是你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業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你想吧,我看著你想。這回你跳出來,你要真分清,也等於是你和它劃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這也是修煉,這樣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該消它了。」[1]這樣分清「我」和「它」,「妄念」才減少許多。這是師父教給我的。

為了早一點把它們消掉,每一次發正念的時候還要多長一個心眼,就是時刻警覺它們的出現。一旦出現就毫不客氣、毫不遲疑的劃清界限,分清「我」和「它」。因為全球統一的發正念每一次並不長,根本就容不得它們在我們的腦海「信馬遊韁」,「思緒萬千」。絕不能等到時間過去了三、四分鐘,甚至六、七分鐘才忽然想起「攔截」和排斥「惡意侵佔」的「它」。

今天我又學了《正念》這篇經文。深感自己在發正念上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甚遠。一是四個整點發正念堅持不夠。我在一家私企打工,中午十二點、下午六點正好是公司開飯時間。十幾年來,我一直都沒有在這兩個時點準時的發過正念,總是在根據自己的方便而定。

一直到今年四月初,經同修提醒,我才在手機上設定鬧鐘,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在不打坐、不做手勢的情況下發正念。不試不知道,一試就捨不得再耽擱。原來這樣也是可以發好正念的,並且感到念力強大,超乎我的想像。過去總是覺得只有打坐、立掌才能發正念,現在才發現明慧編輯部說的是正確的:「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發正念,不一定打坐,睜著眼睛和閉著眼睛都可以,也不是必須做手勢。」

二是通過一段時間的分清「我」和「它」,妄念是少了,但遠未杜絕。形形色色的「妄念」有時還會把我的腦海變成「它們」的「跑馬場」。看來,清除它們還要有耐心,要不厭其煩。再就是隨著「妄念」的減少,「正事」又隨之出現,就是想公司工作上,大法工作上和修煉上的「正事」又多了。才開始我還有點大意,覺得這是「正事」,又不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非份之想,操點心,想一想,也未嘗不可。過了幾天,我發現不對頭:發正念的時候就是發正念。「妄念」不該有,「正事」也不該在這個時候閃現。認識到了這才在發正念的時候注意克制自己不想這些「正事」,並告誡自己:十五分鐘以後再想就晚了嗎?慌個啥子嗎?

三是師父要求:「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2] 這「唯我獨尊的氣勢」,我一直想有,但至今不能如願;「『滅』字要強大到像宇宙天體一樣大」[2]。我目前所在的這個層次還確實達不到。所以我感到發好正念並不易。當然也不是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

我自今年二月份開始重視發正念以來,每隔一段時間都有一大進步。我堅信對自己的要求只要越來越嚴,離師父的要求就一定是越來越近。

真正要發好正念,我還有一個最大的體會就是要學好法。這是基礎,也是保障。只有學好法,快些提高自身的修煉境界和層次,才能從根本上減少和杜絕各種干擾。倘若單純的靠掌握發正念的要領,就是掌握的再好,幾大要點背的滾瓜爛熟,也只能是從形式上學會,卻無法從根本上做到像師父說的:「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2],而這卻又恰恰是發正念的精髓之所在,關鍵之所在。

這是我的一點切身體會,僅供同修參考。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正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