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昏迷53天甦醒 我丈夫得李大師救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我把發生在我家的奇蹟寫出來,向偉大慈悲的師父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萬分的感謝!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為祛病健身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學寶書《轉法輪》,知道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他是佛家上乘功法。法輪大法有嚴格的心性要求,必須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祛病健身。於是我時刻按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更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認真學煉五套功法,很快肩周炎、痔瘡等不治而癒。

我對丈夫說;這麼好的功法,你也學吧!他說:你煉你的,我以後再說。也許是機緣未到吧,但我每天都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外面下著小雨,丈夫從單位下班騎著摩托車回家,不幸途中被玉田縣一輛拉瓦的貨車撞上。肇事者想要逃跑,被一旁的好心人攔住。司機不得不打電話報警,並打了急救電話。

丈夫被送到了縣人民醫院。當時我的母親(也修大法)正好在我家。當我接到電話的那一刻頭「轟!」的一下,彷彿天塌了……母親卻很平靜,在一旁安慰我道:咱家裏的人都是修煉大法的,他不會有事的。師父說過:「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

我和母親趕到醫院,已經看不出丈夫的模樣了,整個人被泥、血混合包裹著。經醫生做CT檢查,結果是:重度顱腦損傷、多個部位腦幹挫傷,而且腦漿、血塊混合到了一起無法開顱治療。當時正值北京的腦科專家也在場,經會診說只能保守治療,用冰塊降溫,保持35度體溫,由自己慢慢吸收腦中的血塊。

為了不震動大腦,醫生給他把氣管切開,從脖子上插管呼吸、咳痰,整個身上接滿了各種儀器和管子。我和母親在旁不停地呼喚著丈夫的名字,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救他。

第三天複查,發現病情惡化:呼吸微弱,瞳孔漸散。李醫生(丈夫的主治醫師)找到了我們家屬,說病人傷的太重,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不用搶救了,並開了病危通知書,讓我們回家準備後事。

我對李醫生說:我是修煉大法的,有師父保護一定會有奇蹟出現的,請盡您最大能力搶救吧!李醫生說:但願如此吧。我雙手合十,心中對師父說:「師父啊,救救我丈夫吧,只要能活過來,無論如何都要讓他也修煉大法。」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搶救,奇蹟真的發生了:丈夫又有了呼吸,連醫生們都覺得不可思議,連聲說;「奇蹟,真是奇蹟!」當醫生從搶救室出來告訴我們這個好消息的時候,我激動的滿臉是淚,心裏知道這是師父救了丈夫,師父在管著我們。

手術後,醫生說這個人即使好了也是個植物人。昏迷這麼長時間不省人事,所有的醫護人員和親朋好友都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只能是維持一天是一天。

我每天用mp3給丈夫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大法弟子的歌曲,每天用鼻飼(從鼻子插管直接到胃裏,然後用注射器注入)餵他牛奶等流食。

時間一天天的流逝,十天、二十天、三十天……,直到第五十三天,丈夫終於睜開眼睛,手、嘴開始動了,有了知覺,但不會說話。李醫生問他:「認不認識周圍的人?認識攥攥拳頭。」丈夫攥了攥拳頭表示認識。我問李醫生:他的手、嘴都能動了,為甚麼不能出聲和說話?李醫生說;「氣管切開,氣流漏掉不能發音。」他氣管切開都快兩個月了,還不能說話?我就問李醫生:「那為甚麼前幾年中央電視台報導『天安門自焚案』中的小女孩劉思影,住院氣管切開才四天,就能接受記者採訪,不但說話清楚,還能唱歌呢?」李醫生笑了笑未作回答。

顯然央視播放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功。

又過了十來天,丈夫勉強能說話了,但聲音沙啞。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是李老師把我從地獄救回來的。李老師還親自給了我兩碗藥喝了。沒有李老師我早就種到地裏了。我也要煉法輪功。」

現場的專家王醫生(即北京的那位腦科專家)對我們說:「從醫這麼多年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真是醫學史上的奇蹟!」在場的醫生、護士、親戚朋友也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目睹了一場生與死的抉擇。

現在我和丈夫每天都遵照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學法、煉功從不間斷。丈夫現在也能做些簡單的家務活了,一天比一天好。

修煉法輪大法不僅能使修煉者祛病健身,真是像師父所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是法輪大法給我一個完整的家,給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我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在濟南講法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