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時時看護著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小學高級教師,今年七十多歲了。我二十歲參加了教學工作,五十八歲退休並擔任了十六年的小學校長。一生中爭強好勝、好出風頭,我曾兩次被評為模範,去北京參觀旅遊(全是上級出錢的)。我校有十二名女教師(大多是官太太,進城不得,暫在我校任教),為調解教師之間的矛盾,氣得我吃不下,睡不好,個把月了肚子疼心口疼,無論吃甚麼藥都不管用,愁的丈夫四下求醫。

一九九四年三月初,冠縣體育場舉行李大師講法報告會,高中同學送來兩張進場門票,我榮幸的走進會場。呀,萬人多的體育場,上上下下都坐滿了人,只聽到師父講法的聲音,鴉雀無聲,好不安靜。

我聽著聽著,肚子裏咕咕地叫起來,渾身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勁,散會到家,叫丈夫給我下了一大碗麵條外加兩個荷包蛋,我吃得那個香啊,可把丈夫樂壞了。後來我又得到寶書《轉法輪》,我如獲至寶,愛不釋手。學法煉功,兢兢業業,從不偷懶。

回顧修煉初期的那些年,我過的好充實,除完成教學工作任務外就是學法煉功。慢慢的,我身上的八樣疾病都不翼而飛。

記得一九九九年深冬(十一月初七),我三點坐起來煉靜功,感覺頭疼,下床打開窗戶一看,外邊下雪了。我只穿一件棉襖就倒地人事不省了。不知過了多久,聽到錄音機的木魚聲(煉靜功的音樂),我醒了。睜眼一看,我倒在尿水中,我知道中了煤毒了。可第二天起床後照常上課。

二零一二年的八月四日晚學完法,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同修發資料和真相光碟給過路人。不料被特務跟蹤,我倆急忙分開走。我騎小自行車,追我的人騎電動車,抓住我不放鬆就搶我車上的小兜(裏面有資料等),我倆扭成一團,一會兒來了兩個人又來一輛轎車。下來六個人,把我扭送到派出所的總所裏。登記造冊,審問,哄騙,我不配合他們,我索性盤腿煉靜功。他們把我兒子叫來勸我,我不搭理,只管打坐煉功。無奈他們走出屋外,在黑暗處往屋裏看。公安局的三個小青年,奇怪的說:這真稀奇,那麼多的蚊子不咬她,都躲一邊去了,專叮我們,難道她真是神嗎?!

第二天,他們把我押到公安局的辦公樓第二樓小杜的辦公室,讓我坐在沙發上(小杜是隊長,知道了公安局副局長是我學生,對我客客氣氣的),辦公桌上擺放著師父的照片(是從我家翻出來的,還有三十三本書外加三副師父法像)。我面對師父的像,默默的說:「師父救我!我不在這裏呆,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一會兒,我的肚子就疼起來了,心口發脹,臉漲得通紅。兒子見狀一摸我頭大叫:「我娘發高燒啦!」隊長小杜也大叫:「快上醫院吧!」

經請示,把我押到醫院,醫生一查血壓180,身上多處有急病,趕快搶救,輸液輸血,送入病房。本來判我拘留二十天,因有病拘留所拒收,監外執行。我明白:這都是師父的保護啊!

二零一四年冬天(十一月三日)凌晨。三點多我坐在床上打坐煉功四十分鐘後,心想:白天同學、同修來了,我這屋裏太冷了。於是我下床,把爐子搬到客廳裏,等到十點後屋裏就不那麼冷了。大約五點多,我到外屋解小便,一下子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不知過了多久,就聽有人喊:「起來!起來!快起來!」我應聲答道:「哦!我起來!」可是我怎麼掙扎,就是站不起來。我急忙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一會兒我抓住了沙發的扶手頭,站了起來,走出屋門外,在院子裏站了一大會兒,感覺好受了。進屋打開燈,屋裏屋外沒有一個人,那是誰叫我?屋門、大門緊拴著。那就是師父叫醒的我!!!上述的一樁樁,一件件都是真實的事,毫無半點虛假。

我時時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處處都在關心、看護著我。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洗淨我身上的骯髒,淨化了我的靈魂,讓我走上了修煉的大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