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時間賽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今天早晨快起床時,半睡半醒中頭腦中閃出一個聲音:「和時間賽跑」。醒來後,我琢磨「和時間賽跑」是甚麼意思呢?找出師父《和時間的對話》的經文,師父和神的一段對話映入眼簾:

「神:我看不能當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實他只能是人。
師:(自語)在人世中,他們真的迷的太深了,最後只能是這樣了,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
神:其實能在新的世界裏當上人也是不錯的了,比起宇宙中被歷史淘汰的無數高層生命來說,已是無比幸運了。
師:我還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觀的破壞人類的物質清理乾淨時,再看一看怎麼樣,再下決定。他們畢竟是來得法的。」

按照舊宇宙掌管時間的神來講,早就想讓師父快點結束這件事情,不要再拖下去了。可是,師父為了大法弟子的回歸和更多的生命得救,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為正法留下的最後歷史一步一步的為你們而延伸。」 [1] 在這延續來的時間,師父為給弟子一次次創造圓滿、提高的機會,耗盡了心血,我們又體會到了多少呢?

我突然明白了腦中出現「和時間賽跑」這句話的內涵,師父延續來的時間,我們應該百分之百的用在修煉與救人上,這就好比天定到了的老年大法弟子,延續來的生命是給他(她)修煉用的,不是給他(她)用來過常人生活的,必須把延續來的時間全部用於修煉。今天,對每一個大法弟子來說,我們用的都是師父用巨大付出為我們延續來的時間。這些時間本不在正法的計劃範圍之內,是因為我們做的不好,沒有提高上來、要救度的眾生沒有達到數量,師父才以無限的慈悲為我們延續來的。所以,這些時間我們也必須百分之百的用於修煉與正法,即使在常人社會中有一些必須維持的工作和生活,也都是為修煉與正法而存在的,我們的思想一刻也不能離開法。

前段時間,很多同修交流了對正法結束時間執著的體會。其實,我們冷靜下來想想,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執著結束時間的資格。師父延續時間是為了我們大法弟子能得救、為了眾生能得救。師父告訴我們:「以前我說過,我說中共邪黨能不能挺過十年,其實何止啊?不讓它挺過五年都行。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甚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幹甚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 [2]

反過來講,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認真的思考思考,在師父延續來的時間中,自己在做甚麼?在師父延續來的時間中我們又修了這麼久,現在修的執著無一漏了嗎?大法弟子的誓約兌現了嗎?如果沒有師父延續來的這段時間,假如正法按照舊勢力安排的時間結束,我們應該擺在甚麼位置?

而且,作為大法弟子,必須緊跟正法形勢。正法中每出現一個形勢,都是師父在天體轉動大法輪,費盡無數心血、很多機緣促成的,一旦錯過,就再也找不回來了。因此,對待正法中出現的大事,大法弟子一定要有個清醒的認識,緊跟正法形勢、全力助師正法。如:九九年四﹒二五大上訪、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的走出來證實法、後來的廣傳《九評》及去年的訴江大潮,等等。正法中每出現一件大事,都代表正法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大法弟子在這個時期就要緊跟正法形勢,過了這個階段,形勢就不一定是這樣了。

緊跟正法形勢,配合天象的變化,是更大範圍的清除邪惡,同時也能為救度眾生開創更廣的空間。每一次正法出現新形勢,要圓滿的東西與救度的眾生都是不同的,錯過就再也找不回來了。師父說:「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你們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場上空著的座位,你們知道我啥感受?」 [3]

九八年六月一日去北京電視台上訪,很多北京大法弟子在觀望,也有的六月一日沒去,六月二日去「補課」;九九年四﹒二五中南海萬人大上訪,北京大法弟子去的沒有外地大法弟子多,有的大法弟子政治情結不去,認為去的人多了是參與政治,四月二十六日自己去所謂的「補課」。可是,當時的形勢是無數機緣才促成了那麼一次機會,錯過就永遠錯過了。去年的訴江大潮也是一樣,就那麼幾個月,師父把正法形勢推到了「全民起訴迫害元凶」那一步,可是,很多大法弟子還是跟不上,還在觀望,心想:別人起訴了沒事,那我也起訴;別人起訴了被騷擾,那我先等一等。這使我想起同修的一篇體會《金佛》中的一個故事:「一個屠夫在街上遇到兩個修佛的人,兩人說要去西方見佛,勸他也加入來一同去。屠夫說:「我太骯髒了,我不配,請你們把我的一顆真心帶去吧。」(體現出此人職業雖不好,但真心對佛崇敬和嚮往)於是,將自己的心掏給他們(體現出此人對佛之崇敬與嚮往毫無保留和疑問),那兩個修佛的人就帶著他的心到了西方。見到佛後,佛指著一個巨大的鍋,裏面都是沸騰的水,問他們敢不敢跳下去。兩人都很猶豫,就想不如先把那顆心放進去試試看?(體現出這兩個修煉人對佛講的話並不全信,還在用人心衡 量)就將屠夫的心扔下去,結果變成了一個金佛(此人真正內心境界的形像表現)。兩人一看,也馬上跳進去,(體現出這兩個人悟性很差,還是保留著眼見為實的思想,而且要見到自己想要的好處才肯按佛的話去做)結果卻出來兩個油條(他們真正內心境界的形像表現)。」正法時間本來就是延續來的,能夠決裂人的機會更是萬載難逢,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觀望、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徘徊。

正法已是最後的最後了,從世間的形勢變化我們也能體察到這一點,即使是師父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結束的那一天終究會到來的。剩餘的時間,我們就把自己當作是天定到了師父給延續來的時間,百分之百都用於修煉與正法,才不負這萬古機緣和師父的無量付出。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