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天專家熊輝豐被劫入天津濱海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在不開庭審理、不通知律師家屬的情況下,下達刑事裁定書,駁回中國航天專家熊輝豐先生的上訴,二審維持冤判其七年半重刑。

日前得知,中國航天事業功臣、七十八歲的南開區法輪功學員熊輝豐老人已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天津濱海監獄迫害。

熊老的同事朋友們聽到此消息後非常氣憤,他們見證了熊輝豐老人一生對中國航天事業的貢獻,對祖國的拳拳赤子之心,修煉法輪功後善心善舉對社會積極正面的影響。年近八旬卻因堅守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而被如此迫害,他們感到忿忿不平,更加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熊輝豐、劉元傑夫婦
熊輝豐劉元傑夫婦

熊輝豐先生一九三八年出生於湖北秭歸,在家中七個孩子中排行最小。父親是中共老幹部,曾任縣長,文革期間被造反派活活打死,母親因此得了瘋病。熊輝豐先生從小刻苦讀書,當年以湖北省高考狀元的高分考入北京理工大學。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了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工作。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與著名的火箭專家梁思禮先生同為中國宇航學會的第二、三界的理事,從一九九一年七月份開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熊輝豐先生曾因科研工作的傑出成就而獲得一九八五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一九九三年度《光華科技基金貳等獎》等多種獎項,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

熊輝豐與國外專家合影
熊輝豐與國外專家合影

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作為交流學者,熊輝豐先生曾被派到瑞士、德國、俄羅斯、美國等國家工作,在國外前後工作了近十年時間。熊輝豐先生專業上的造詣得到了各國專家學者的認可與欽佩,紛紛邀請熊老留下來與之合作。

當時瑞士移民局規定,只要在瑞士住滿五年時間,以熊老的身份就可以申請永久居留,瑞士同行也極力邀請他留下來,提供的工作生活待遇很優厚。但是熊輝豐先生為了祖國航天事業的建設謝絕國外同行的好意,回到中國。

回國後,熊輝豐先生全身心的撲在了中國的航天事業上,整天夜以繼日的工作學習,而且經常出差,很少與家人一起團聚。熊老的同事們回憶起往事,對於熊老的人品、專業水平仍然讚不絕口,稱熊老善良樸實,剛直不阿。

一九九五年熊老偶然得到了寶書《轉法輪》。當年他曾對同事說:「當我拜讀完整本書後,世界觀徹底改變了。」「這本書給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發現了認識世界的另一種方式。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他可以多維度、全方位的解釋世界。」

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後,熊老原來的一些慢性病痊癒了,思維更加開闊了。他深感修煉法輪大法對人身心的改變是任何一種功法、任何一種理論都無法做到的,不但可以健康人們的身體,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更可以改變了人與人間的關係,使得家庭、社會更加安定和睦。

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此大法,熊輝豐一次就拿出來一萬元錢購買法輪功書籍贈送給有緣人,休息日參加弘法活動,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民眾。一九九八年南方洪水泛濫,熊輝豐向災區捐出了半年的工資,幫助災民度過難關。

從一九九五年開始,熊輝豐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資助河南、湖北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完成本應接受國家義務教育的小學學業。根據二十五封來自受助學生、家長、希望小學校方及上級機關的信件統計,兩省至少有二十二個孩子得到過熊老的資助。

熊輝豐先生被非法拘禁後,家人才發現了上述書信。熊老捐助善款的實際金額及此種善行持續時間,我們不得而知。從河南省固始縣段集鄉齊山小學的曹吉玲給熊輝豐先生的信中可以看到,她曾經接受熊輝豐資助長達五年時間。

受助學生李紅梅信函
受助學生李紅梅信函
河南省固始縣委信函
河南省固始縣委信函

段集鄉廟山小學的李紅梅,是受助學生中最困難的一個。父親患有精神病不能自理,母親離家再婚,僅靠七十多歲的祖父母種田撫養。在得到熊老的資助前早已輟學在家。李紅梅在給熊伯伯的信中寫道:「我心中十分想念熊叔叔,是您幫我重新回到學堂學習知識,回到同學中找到歡樂,這一切深深烙在我心中終身難忘。」「我奶奶說,我家的恩人是熊輝豐。」

段集鄉齊山小學的曹吉林在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給熊伯伯的信中說:「我馬上就要上六年級了。要不是您的資助,我現在不知流浪在哪兒,將來是一個文盲,是社會的一個包袱,現在是您給了我新的人生。」

段集鄉廟山小學的曹玉香在信中告訴熊伯伯:「當老師把您寄過來的錢交到我手裏,說是熊叔叔資助我上學的學費,我激動的哭了。從一九九五年至今您如期給我學費,使我這個貧困山區的窮孩子有了上學的機會。起初我只知道您是一個好人,現在我覺得您不光是對我經濟上的幫助,也是對我精神上的莫大鼓勵。我決心好好學習來報答您對我的關懷幫助,為將來建設繁榮昌盛的祖國貢獻力量。」

段集鄉廟山小學的張磊在信裏寫道:「再次收到您的匯款我很感動。熊叔叔我也不會說甚麼話,我只能在心底裏默默的說一聲『熊叔叔您真是個好人!願好人一生平安!』」

這樣一位德高望重、樂善好施的好人,甘願放棄個人名利窮其畢生精力貢獻給航天事業的功臣,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就屢次遭到中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熊輝豐曾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雙口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因不放棄修煉曾遭受用竹籤扎手指的酷刑。其間,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他的老伴、兒子被綁架到洗腦班。

酷刑演示:用竹籤扎手指(繪畫)
酷刑演示:用竹籤扎手指(繪畫)

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南開分局王頂堤派出所又上門非法抄家,並將熊先生及老伴綁架至派出所,到夜間才把兩個老人放出來。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熊先生再次被抄家、綁架,同年九月九日,被非法批捕。八三五八研究所就此停發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

熊輝豐的老伴劉元傑女士,生前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曾為中國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獎項,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聲譽。修煉法輪功後,她原來嚴重的心臟病、高度近視都痊癒了。由於多年來反覆的被迫害,嚴重的傷害了劉元傑女士的身心,特別是年近八旬的丈夫再次被綁架,使她的精神狀態近乎崩潰,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