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母親(也是同修)在今年正月十六溘然長逝。事發非常突然,從她打電話告訴我她感覺不太舒服,到我趕到她家看著她呼吸停止只是幾個小時。我心裏難過極了,因為在此之前她和我由於一些常人中的事情產生了矛盾,我那時完全不能理解她的想法,還覺得她對我的指責無中生有,為此有一段時間我都沒有主動和她解決那些矛盾,本來打算過完年之後再找機會跟她好好談談,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母親去世後的幾天裏,我都止不住心裏的愧疚,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掉。母親時年八十三歲,一個人獨居,但生活完全自理,家中總是窗明几淨,她做事總為別人著想,從不用兒女掛心,街坊鄰居有口皆碑。面對眼前突然降臨的魔難,我仔細思索與分析:其實她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啊!

回想起母親是引導我得法的人。一九九五年,我因車禍腰椎骨折終日躺在床上,她鼓勵我修煉大法,通過修煉法輪功以後,不僅腰椎骨折好了,我原有的疾病也一掃而光,獲得了健康的身體,感謝師父二十年來的慈悲呵護。

當年我母親在煉功點上是負責教新學員學功的,只要是大法的事,她都積極配合輔導員工作,還到處去洪法。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們失去了公開修煉環境。二零零一年,母親與其他同修在準備去北京證實法,結果在火車站就被綁架去洗腦班,當天還被邪惡抄了家。雖然後來居委、街道人員等都經常上門騷擾,當時的母親還是比較精進,說的話做的事都在法上,精神矍鑠,鶴髮童顏。

二零一一年,我被綁架去黑窩。回來後發現母親消瘦了很多,聽力也大幅度下降,可見由於我被迫害她承受了多大的魔難。後來也了解到,當時我的常人兄弟對於我被綁架這件事情也曾經對母親多次抱怨,覺得在現今中國社會不乖乖順從邪黨難有活路,何必與邪黨對著幹。

由於親人的壓力以及整體環境的緊張,母親多年來都沒有參加集體學法,長期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學法煉功。後來母親居住地附近的一些同修也開始組織集體學法,但她參加後卻不停的向我訴說同修A有這個缺點,同修B有那個不足,或者是整個學法小組總是想著如何吃喝享受,反正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而且由於聽力障礙比較嚴重,其他同修跟她說話不夠大聲她又聽不到,她就總覺得其他同修對她不尊重,忽視她。因為集體學法時統一使用普通話念書學法,但母親由於沒文化,只會說本地方言,而且能看書也都是師父幫助,學法速度也較慢,很難跟上整體學法進度。

以上種種原因造成了母親逐漸對同修產生了怨恨心,不喜歡參加集體學法,認為自己一個人在家學法更有效果。但是當時我與母親交流,認為她不能老是往外看,還是要多向內找,應該更多的參加集體學法,才能更好的融入法中。為了是否參加集體學法,我曾經多次與母親交流,但經常都不歡而散,她覺得我在強迫她,而我又覺得她如果繼續自我封閉將有更不好的後果。其實現在看來,這些前因後果都對映出我對母親一直也有怨恨心,對她總有一些無名火,不僅僅是不參加集體學法,還覺得她變得不精進了,說話做事都不在法上,這不好,那不對。當時的我越是這樣怨恨她,她就變得越執著,我們的間隔就越來越大,她對我的怒氣後來還蔓延到常人生活中,而且有時還是無端的指責,讓我覺得她不可理喻,就更不想理她。

師父曾經告訴過我們:「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我現在終於理解到我與母親的怨恨心是從妒嫉心所來,可以說怨恨心是修煉路上的攔路虎,而且會讓自己隨時處在危險之中。而這個怨恨心就是最容易讓自己脫離集體環境的最不好的心,我當時雖然隱隱約約悟到怨恨心這點,但並沒有徹底的把它去掉,以致母親逝世前都依然和她關係僵化,造成終身的遺憾。

在母親去世後的第二十二天,我去整理她留下的東西,才發現她把師父七﹒二零前的講法全部放在床鋪下面,因她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抄家時,只有放在床鋪下面的東西沒有被動過,其他與大法相關的書籍全部被抄走,所以她認為床鋪下面是最安全的地方。其實這個空子就被舊勢力抓住了,它緊緊的控制住母親,讓她犯了對師對法不敬的大錯而不自知。邪惡因素利用人心上的漏洞騙她就範,叫她對師對法犯罪,它們抓到了把柄就是把她往死裏拽,用心實在是太險惡。

其實師父也曾點化過,幾年前我女兒(同修)曾經在夢中看見外婆在床上很痛苦,叫喊著讓她去救她,但女兒在夢中卻像被定住似的不能過去幫她,把她急得哭醒了。我當時只悟到是舊勢力控制住母親,讓她出現病業的狀態,但並沒有想到原來她的床鋪下面有師父的講法。當時我將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的一句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抄好拿去給她,告訴她無論遇到甚麼危難都要想起這句話,當時教她讀熟了。但過幾天再去看她問有沒有念時,她說沒有。而我也沒有繼續堅持。

現在看來,在這過程中,我沒有足夠的耐心、善心和細心,對待她過分麻木,更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理解她的苦處,她自己一個人獨居,也不參加集體學法,沒有同修間的互相支持、互相幫助是很難走過來的!而且我對舊勢力的陰險狡詐也沒有警覺,其實母親在近幾年不僅聽力變差,記憶力也出現了比較嚴重的衰退,性格變得越來越古怪,我並沒有察覺到其實是舊勢力逐漸收緊它們的邪惡之手,讓母親與同修隔開得越來越遠,讓她一個人處於極其孤單的境地,讓母親一步一步的走上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師父說:「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每一個執著可能都會造成你在身體上出狀況,在大法的堅定信念上造成動搖。換句話說,告訴大家,沒有人想讓你們修成,也沒有人考慮你們修的怎麼樣。舊勢力只想完成它們想完成的,僅此而已。具體破壞的,參與起負作用的,那就是想把你們弄下去,就是想要破壞了這件事情,因為它不知道這件事情最終的結果是甚麼,邪惡就是邪惡嘛。只有師父在叫你們修煉中走向圓滿,只有師父才是真正做這件事情的。」[2]

到現在,我才深深的認識到:即使是在平日與同修的相處中,我也總是愛指責同修,覺得自己想的都對,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這樣的狀態也體現在我與母親的相處中,因此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也不自知,導致母親由於我的不悟被舊勢力帶走了。想到這裏,我深深的痛悔!只有慈悲的師父才是真正的想我們修煉圓滿,叫我們返本歸真,帶我們回家。師父是真正的珍惜我們,珍惜眾生。我們也應該更要珍惜修煉機緣啊!

親友們都知道母親堅修大法多年,也見證了她生前的健康善良。在母親追悼會上,我也藉此良機救了那些平時難以碰面的遠房親友,他們其實都在等著聽真相,講一個退一個。而母親留下來的錢,都是大法資源,支持資料點用來做救人的事,希望能加倍彌補我所造成的損失。

通過這次深刻的教訓,令我產生了對大法更加深的體悟:自己必須學好法,碰到問題都要堅持向內找,修好自己。對待人,不論親疏遠近都一定要有耐心和善心,加大自己的容量,遇到事情把自己穩下來,用更大的慈悲去對待同修,多站在對方的角度理解他們的苦處,不觸動對方的負面思維,從法上啟發他們的修煉信心,才能有好的效果。為了不留下遺憾,讓我們就從現在開始改變吧。這教訓真是沉重啊!

不管舊勢力怎麼安排,今生我有幸得遇師尊、得遇大法,也選擇了修大法,那我就堅決的跟定師父,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決服從師父的安排,一修到底,完成史前的誓約,達到師父要的標準,返本歸真,絕不動搖。

昨天學法時,突然一個意識讓我把這次經歷寫出來,為的是希望同修以我這次教訓為戒,再不要出現類似的錯誤。以上是我個人現層次的體悟,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 <境界>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