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講真相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甲、乙大姐互相配合講真相已好長時間了。去年的七、八月份,我有緣加入了這個小組,最近丙姐也來了。我們四人形成了小組,互相配合著講大法真相、救人。

一、突破怕心

和甲接觸幾天後,一天她問我:「我明天到某站牌等乙姐去講真相。你去不去?」我礙於面子硬著頭皮說:「去」。心裏咚咚跳了幾下。第二天到約定時間該走了,可就是抬不起腿來,看看表,時間已過去五分鐘了,心想去看看吧,她們要走了,沒看見她們,明天我也好說話。騎自行車到站牌轉了一圈,心想她們可別沒走啊!到那一看同修真的走了,我樂呵呵的回家了,但是甲、乙一定知道我當時的心理。

第二天甲又說,明天乙姐某時到站牌等我,我倆還出去,你就別去了。從她的語氣、她的眼神中,我感到是對我的挽留和失望。我當時心裏真難受,心想:「她倆也是五十多歲、六十多歲的人了,甚麼都能放下。而我呢?」師父說:「我講過,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裏不變就提高不了,甚麼也得不到。」[1]師父還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2]我不就是表面感覺不錯,怕這怕那的人嗎?怎麼能完成師父交給的使命呢?這時一個聲音說:「走出去就有收穫」。我想那就走出去,試試吧!

坐上公交車來到了某地,一下車就碰到了一個開三輪的熟人,一講,他還真同意三退。一會兒又碰到了一個小學時的同學,講了真相,他也樂呵呵的同意三退。我這個開心哪,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從此後就和甲乙配合,形成了一個小組。一次次的去掉私心,一層層的突破怕心,一步步的提高,一次次的見證大法救人的威德。

二、定住警察

甲、乙、丙每次講真相都令我感動,並鼓勵我大膽地講。我給誰真相資料了,卻不敢講,她倆就去勸三退。我不敢講的,她倆就主動去講,我講時遇到語氣生硬的人,她們就接過來講,不放過一個有緣人。特別在冷天時,凍的直跺腳,有時打電話撥號手都凍的伸不開了。她們常常是忘我忘形。我有時問她倆甚麼感覺?她倆都說腦袋裏空空的,只有救人的念。

我們每次配合時,如果真相資料多,就讓我拿著,離開一段距離。我是一邊發正念,一邊觀察周圍情況。如車輛、行人反映、接真相資料或三退的反映,如果有情況及時提醒。

一天和甲、乙在某區政府附近面對面發資料勸三退,我有些怕,提醒說:「這是某政府和公安局,一些工作人員常在附近。」甲乙正念很足沒在意。下午一點多是上班時間,她倆發了幾份資料,這時乙給對面過來的四十多歲的男士一個破網軟件,我一看是個警察(某次在公安局見過)就趕緊走過去,路過乙身邊時打了她一下,她立刻明白了,但沒害怕,事後說她馬上發出一念定住他。只聽警察說是甚麼東西?乙說好東西。警察反覆看,知道是翻牆軟件。又說有多少?乙說就一個,邊說邊走開了。我已在十步以外了,面對那個警察發著正念,甲乙邊走邊發著正念。只見警察拿出手機撥打,沒通,他看了看手機,又看看軟件,又撥打還不通。就這樣他在三、四步內踱步,走不了,看看軟件撥打手機,四、五分鐘的時間也沒走。我看甲、乙走遠了,追上她們告訴她倆如此情況,我們都開心地笑了。是師父保護了我們啊!

師父講:「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3]大法何其威嚴,我們本著大法救人,誰能動得了呢!

三、我們向內找後 人們都願意接資料了

一次趕集和甲、丙配合發真相小冊子,這天拿的資料較多。為了安全,我拿著兜子,她倆隨發隨到我這兒取。我們九點多就到了,趕集的人漸漸多了。開始沒在集上發,而是在行人來往的各路口發。這些天我們天天都做資料,自製的資料供不上了,就用了一個不怎麼出來的同修做的小冊子,小冊子的內容不夠理想。丙說:「她帶著怕心做的能好發嗎?」甲說:「你帶著這樣的心能做好嗎?」她倆各自帶著不純的心開始發了,我在附近觀察,發覺人都不願意要,有的直躲,偶爾要的,看看封面直接就扔了,有的放在路邊。她倆都感到一種無形的阻力,我也感到緊張。

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4]師父還說:「出問題的時候啊,感覺不對的時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兒錯了被邪惡鑽空子了。錯了就應該認識到了,就應該做好。」[5]甲同修馬上走過來交流,我們查找人心說立即去掉,在法上歸正。丙說:「我有怕人不願接真相資料的心」。甲說:「我有怨你的心」。我說:「看到眼前的情景出了怕心。」甲說:「同修都有閃光點,她做真相資料的目地就是為了救人。不要想她負面的東西。」又說:「我們都是助師正法的神,經我們手發的資料都是有能量的,是救人的法器,我們是救人的,邪惡干擾就是犯罪。」我們一起發正念滅自己的人心,基點放在助師正法上之後又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

十多分鐘後,我們又到集市攤床賣貨的過道上開始發資料了,這時集上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我們只走了一圈,十來分鐘就發完了。大多數人願意接受真相資料,有的還點頭感謝我們。事後我想,如果不向內找,不形成整體,今天的真相資料不但發不出去,或許還會有安全問題。

四、識破、消除間隔

一次趕集我們做了兩百本小冊子,大家都很高興。乙怕甲這樣做下去會有安全問題,勸甲說:「以後咱倆單做吧」甲說:「她們呢?」乙說:「她倆合作吧。」甲很上火,心想乙怎麼了?原來是邪惡利用乙對甲的情製造間隔。一晚上甲的嘴就起了泡,很著急,跟我說了此事。

我不以為然,隨後發去師父的詩句「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6]。發後心裏卻想,修的好的不願和我們在一起,自己想辦法做吧!但我馬上意識到這不是邪惡在搞間隔嗎?師父讓我們向內找:「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5]看看剛才自己的想法不是暴露出妒嫉心、怨恨心嗎?再找下去,還有歡喜心,發真相資料時還有一定的怕心,還有同修間的情。我有這麼多的心,邪惡就利用來搞間隔!於是一個晚上每個整點我都發正念,滅掉我這些人心,滅掉間隔和同修情的因素。

十點半了,甲來信問我幹甚麼呢?我說滅人心呢,並向她說了自己存在的心。她也說睡不著也在去自己的人心,並說乙一定會認識到自己的人心,她也一定會滅掉的。第二天早上,乙來電話問我幹嘛呢,我說在去人心呢。她馬上說:「是我的錯,太不好意思了。」我說:「是邪惡的花招,咱不存在道歉的問題,滅掉人心,滅掉間隔咱的邪惡才是目地。」

第三天,我們又無間隔的合作救人去了。

五、一次完全沒有怕的配合

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7]我們每次發真相資料前,都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己,清理所去的地方的空間場。

一次,我們約好去某地趕集講真相。我早六點發正念,清理自我和另外空間時,一個恐怖的形象顯現,我立刻求師父加持,並念動發正念口訣,這時同修短信告知加大力度清理所去之地的空間場,我們四人都是這樣做的,丙可能沒清理好家中的空間場,邪惡利用她女兒與她爭吵,干擾她,結果來晚了。

我們在約定地點見面時,我看到甲、乙每人提著兩個大兜子滿滿的,我知道任務的重大。這時集市上也是叫賣聲、講價聲、車鳴笛聲混成一片,人群摩肩接踵。我接過一個大兜兒,面帶祥和,心生慈悲,我們都感覺自己腦袋空空的,輕飄飄的,和甲、乙進入人群紛紛發資料給有緣之人。丙來到時我們只剩下三、四十本了。人們爭著搶著要資料,還不斷的說謝謝!謝謝!我在結束時,有兩個車掛飾,贈給一個做烤串的人時,另一個也被爭要的拿走了,接著有幾個人爭著要的,我只好說下次吧,把小冊子分給他們,叫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時一個四十多歲,衣著講究的男人嚴肅的問我發甚麼?我說好東西,他馬上不懷好意的打開我的兜子看,提兜裏只剩兩本小冊子了,他無奈,又看看別人手裏的小冊子,悻悻地走了。我沒有害怕,馬上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事後想起早六點發正念時的景象,悟到是師父幫我銷毀了此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免除了一次危險。

我們小組進行了半年多的配合,每週都有三、五次配合的機會。每次配合都是放下自我的過程,每次配合都是在法理上昇華的過程,每次配合都是滅惡的過程,每次配合都是救人的過程。每次配合的成功都是師父給我們鋪墊好了,叫我們做,都體現了大法的威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