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咱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平時一個人居住,丈夫十幾年前離開了我,兒子大學畢業在外地。方便的環境使我家很自然的成了學法、交流、資料與條幅製作的場所。

協調同修以及學法小組的同修都有我家的鑰匙。協調同修有事交代,就直接進來把東西放下或者留條,這樣避免了因我不在家而浪費協調同修的時間,然後我再把協調同修交代的事情轉達給這一片的其他同修。我出門在外的日子,我家裏的學法小組也照常進行,證實法的許多工作也照常在這裏完成。市裏技術同修來我地傳授技術,也在我家教授同修。同修之間打電話,就把我家說成是咱家。上大學放假的兒子對我說:「真羨慕你們在咱家盡情地做證實大法的事。」

我為我的小家能在偉大的正法時期發揮這樣的作用而欣慰。有一次我從老家回來,電話約好來補課的孩子正好等在家門口,我忘了敲門就用鑰匙打開了門,一個同修正在我家做真相條幅,客廳裏的桌子上、地上都擺的滿滿的。我的突然回來讓同修猝不及防,趕緊對我說等會兒再進來吧,然後「砰」一聲把我關在了外邊。事後同修不好意思,但我一點也沒覺得有甚麼,只怪自己忘了敲門驚著了同修。

我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一天早晨四點多,我正在煉靜功,覺得狀態很好,同修突然來敲門,我以為有甚麼事,原來是同修一大早從外邊撿了掉地上的大真相條幅送來我家,我就有點不高興了,嘴上嘟囔:我在煉功呢,正好入靜,把我打斷了。心裏埋怨:一個真相條幅也不敢拿回自己家去,還是一大早的,太不考慮別人了。白天我又有意無意的跟另一個同修叨咕這事,滿以為她會和我一樣的想法。可她卻說:嫂子受過嚴重的迫害,她那常人丈夫有怕心,嫂子怕她丈夫擔心所以才送來你這兒,這個家在常人層面上是你的家,但在正法中這個環境也可能就是這樣安排的,每個大法弟子的資源都是大法的資源,咱多理解嫂子吧。同修的話讓我瞬間看到了自己的私心,把它去掉後馬上釋然了。

兒子大學畢業後要在南方開店,親屬建議我去幫他,跟同修說起這事,協調同修說得很乾脆:「不想讓你去,非要去的話,這個地方也得給我們留下,我們還得來這兒呢。」大家聽了都笑了。多麼實在的同修啊!我想,去不去都由師父安排,在哪裏都得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真要去的話,這個家自然就交給同修了,從來也沒想過要租給別人賺錢的。萬物有靈,這個家的一草一木也願意為大法、為大法弟子所用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