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從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到現在快八年了,回首這些年的經歷,我無比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是師父救了我。

一、走入大法修煉人生有了希望

二零零八年,我丈夫患病,我整天為他操心上火,白天晚上不睡覺,自己的身體也垮下來了,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想到了自殺。可是有病的丈夫、還沒有長大成人的兒子、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被車撞成植物人的弟弟,我都放不下,還是放棄了自殺的念頭。

人世間有酸甜苦辣,可我嘗到的甜少,酸辣苦多。在我最無望的時候,我遇到了我們村的一個煉法輪功的三姐,她向我介紹法輪功。當時我受江澤民邪惡集團的謊言宣傳,不相信法輪功。她說:「你不用管共產黨怎麼宣傳,咱只要有個好身體就行了(她原來身體有病,學大法學好了)。」我聽了她的話,抱著治病的想法開始學大法。

後來有個同修跟我講:「必須得學法,不學法不明白法理,不明白法理就無法修煉。」我覺得同修說的對,我就開始學《轉法輪》(當時我只有《轉法輪》,後來才把師父的所有講法請齊了)。看了幾遍之後,我漸漸明白了,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書,是佛法,是給了修煉人一部上天的梯子,大法弟子走的是成神之路,是通向天國之路。明白了這些,我抱著《轉法輪》哭了一次又一次,看著師父的法像,我的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流。我說:「師父,我可找到您了,您為甚麼不早點把我領進大法修煉?我進來的太晚了。」那個晚上,為了表達我跟師父好好修煉的決心,我給師父寫了保證。一邊寫、一邊哭、一邊和師父說,總覺得有說不完的話要和師父說。

修煉前,我有耳聾毛病,還有個怪病就是感覺前胸和小腹好像分開了一樣,上下顫抖,一激動,顫抖的更厲害。這兩個毛病,我修煉了不到十天都好了,其它的病也很快好了。我由衷的感謝師父救了我,把我領上了修煉路,我要聽師父的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二、向內找,修去執著心

我修煉的第二年,我右腿膝蓋下腿彎的裏面長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疙瘩,緊接著嗓子又不好,而且老有一個聲音說我是甚麼病,當時心裏很害怕。去學法小組和同修切磋交流,知道是干擾我,我要放下自己得了甚麼病的怕心,再有聲音說我是甚麼病,我就不客氣的對那個聲音說:「我有師父管我,我不怕你,再來干擾,我就解體你、滅你!」我通過學師父的法以及跟同修交流,更加堅定了信師信法的心,很快這一關過去了。

我和兒子一家在一個鍋裏吃飯,不在一個屋住。自從有了小孫子,兒媳管小孫子,我管買菜做飯,還得給他們洗衣服,還想抽時間學法、出去講真相救人,整天又忙又累。兒媳還說我沒幹甚麼,有時還在兒子面前說些不好聽的話。我有時雖然忍了,但心裏沒有放下,覺得委屈。

去年春天,兒媳在兒子跟前說我這不好、那不好,兒子也不高興。我處處小心,儘量做好,但是他們總不滿意。在給師父敬香的時候,我一邊哭,一邊說:「師父,我沒做錯甚麼,他們為甚麼對我這樣呢?我實在是太委屈了。」等我靜下心來學法,我問自己:「他們打沒打你?沒有。罵沒罵你?沒有。沒打沒罵就感到委屈了?」師父要求我們向內找,我為甚麼遇到矛盾總是向外推?而不向內找自己呢?總是用人的對錯去想問題,這是修煉人嗎?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兒媳是在幫我提高心性,現在我學會了遇到矛盾向內找,當我找對了,師父就把我另外空間那個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我的心裏就非常舒服,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大姐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回家的路上,大姐說她要告訴我一個事情,讓我做好思想準備,不要生氣。我說:「大姐,你說吧,我不生氣。」大姐說:「我鄰居老張說和你是地鄰,你把他家的花生拔起來,摘完花生後,又栽上了,說你偷他的花生。」我當時一聽就感到好笑,我說:「去年八月十五後,晚上月亮很亮,不知是誰,晚上把我家的花生拔了八十多棵,把花生摘了,蔓又栽在地裏。我記得當時我還和大姐你說過這事。再說你的鄰居老張根本不和我是地鄰,那個山上也沒有他家的地呀。」大姐說:「我知道你不會做這種事,因為我們都是修大法的,我們不要別人的東西,更不會去偷別人的東西。」

回家後,我靜下心來思考,我哪裏又做的不對了?我想起了師父的法:「我講了,哪怕是因為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出現了爭論,或者聽到逆耳的話,都是為了你提高,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為甚麼不這樣看問題哪?」[1]

我明白了師父是借老張的話來給我提高心性的,我不但不恨那個給我造謠誣陷我的老張,而且我還從內心感謝他,是他給我加大了容量,提高了層次,也感謝師父給我安排了這個提高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