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這裏和同修分享我個人修煉路上的一點體會。

一、去掉對錢、財、物的執著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被非法判刑兩年,回來後我被開除公職,當時正是兩個孩子分別讀研究生和上大學,我沒有了收入,就只能靠丈夫一人的工資來維持生活,生活很困難。就在這時,我的小叔子提出要翻蓋房子,是一個有六間平房和兩畝多地的院落。我婆婆活著的時候寫的戶主是我丈夫的名字,而小叔子一直想要把房子佔過去。

當時因為我們全家都修煉,對小叔子的要求我和丈夫商量:我們都是修煉人,我們不執著這些錢財,人世間的錢財再多又有甚麼用,夠用就可以啦,小叔子想要那房子就給他吧。我找來妹夫,要把戶名改成小叔子的名。妹夫和我說:「大姐,這可是一筆好錢啊,說不要就不要了?你們可得想好了。」我和丈夫都很堅定的說:「不要了,我們修煉人不和他爭,我們是修煉人。」我娘家人都說我們傻,別人都爭財產,你們應得的財產卻不要,世上竟有這樣的傻子。

幾年過後,我公爹總覺得我們吃虧,就給了我們兩萬元的存摺,因公爹不認字,他的退休金和存款都是小叔子管著,這個存摺的密碼也是在小叔子那兒。於是我就去找小叔子媳婦要密碼,誰知她不但不給密碼,反而和公爹吵起來,和我們要存摺,這次我動心了。不是因為錢,而是對弟媳的不會處事動心,我想百萬的財產都給了你,公爹的退休金都你們花,公爹只給我兩萬元你就這麼鬧,這人也太差勁了。

回家後我們認真學法,通過學法我們一致認為我們是修煉的人,怎麼能和常人一般見識,執著錢財不是假修麼?心性提高了,第二天我就把存摺給弟媳送過去,這時娘家人更說我們傻了。

我小叔子在醫院住院期間,他的三個姐姐、姐夫沒有一個人去看他,當時我想我們是修煉人,他雖然對我們不好,可我們不能和常人一樣。然後我們家人去看他,照顧他,我給他燉雞湯,做小米粥;我丈夫在醫院陪護,因為小叔子是肛門手術,大便出來都不知道,我丈夫就給他擦,可就是這樣對待他,他一句感謝的話都沒說過。反而我們去他們家看老人,他連哥都不叫。

回家後我看丈夫鬱悶,就開導他,一起學法,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向內找去人心,提高心性。

二、去掉怨恨心

女兒出嫁,姑爺家也都是修煉家庭,本以為都是修煉人會共同精進,會一帆風順,可是因為女兒生了個女孩後,兩家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暴露出了我太多的人心。

因為一次無意的話被親家誤解了,讓我意識到了修口的重要性,在生活中與我們修煉無關的事情真是不能說。暴露的最淋漓盡致的是附著在我身上的怨恨心:

在照顧女兒月子裏,女兒婆婆一次都沒去看過她。每次我自己哄孩子累了就開始怨恨女兒的婆婆,之前兩家發生的事情也不斷在腦海中往出冒,就加重我對她婆婆的怨恨,干擾的我煉功時都靜不下來,而且越想越氣。我排斥這不好的思想,可是排斥完了不一會又來,我就又排斥。那個階段我的身體都出現了不舒服的狀態,這時我就發正念調整自己的心態。我想到了之前我一直在要求別人怎麼做,其實自己沒有實修,總想和別人說,總是想被人理解,覺得自己對,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向內找,覺得不怨我的事我怎麼向內找,總想讓別人贊同我。

去同修家學法後,學到《洪吟三》裏《誰是誰非》時,我一下清醒了:我太執著於表面人的理了,糾結在表面人的是非中不能自拔,怨恨心支配的我喪失了真我,我在怨恨心的支配下做出了許多不符合修煉人的行為,生出不符合修煉人的思想,執著其中因而喪失了許多寶貴的時間。原因是我對女兒的情太重:我覺得我的姑娘長得好,工作又好,又是研究生,就憑我們家這個家庭環境,嫁給他家感覺有點委屈,這是我看不起同修的原因。我有自高自大的心,總覺得我女兒應該嫁到更好的家庭,這些心都是讓我怨恨親家的根。

我一直覺的我做的都對,一直在強調自己的對,親家應該主動找我化解矛盾。其實這都是很重的自我,和背後的自高自大,以我為中心的執著,究其原因還是為私和唯我舊宇宙的特性在制約著我,而新宇宙的特性就是無私無我啊。

這只是我的一點個人修煉中的體會,不正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