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子女遭迫害 吉林蛟河市八旬老人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日】四個子女遭迫害,大兒子「浪子回頭」,卻因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遭殘忍迫害,兩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二兒子本是正營職參謀,被領導評價為「德才兼備」,被下屬稱為「好領導」,卻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經受了無數的苦難、被非法判刑四年;二女兒被非法勞教致理智不清。吉林蛟河市八旬老人2015年9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自1999年4月27日至2015年,江澤民個人或夥同已知與未知的共同犯罪參與者,發動、設計、謀劃、命令、主導、落實、管理、參與或煽動了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殘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與懲罰,這些行為違反了中國憲法以及中國刑法第247,232,248,254,234,236,237,238,297,399,263,267,270,275,245,244,251以及第246條。

以下是82歲的劉祥老人在控告狀中訴述的情況:

我叫劉祥,1997年6月我在天津的二兒子劉慧江家看到了《轉法輪》。劉慧江在總參二部工作,是他們單位的師級幹部推薦他買了《轉法輪》,當時還沒看書,我也在社會上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便將寶書請回家拜讀。只是看一遍書,再抽煙就不是味了,抽了40多年的煙就這樣戒了。於是到百里之外的蛟河煤礦的煉功點學了動作,開始與老伴鹿秀美修煉法輪功。

作為法輪功修煉者,我變得更善良、更加寬容、更加真誠。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們老倆口明白了人生當中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知道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於是我們在家庭中及與鄰居相處中開始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提升道德標準,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修煉前我們常常會為生活瑣事互不相讓,修煉後我們能夠互相體貼,夫妻關係非常和美,牢不可破。而且修煉前家人與鄰居的關係也不和諧,後來家裏人都修煉,遇事忍讓、向內找,這樣鄰里關係也不知不覺的變好了。

作為法輪功修煉者,我身心都獲得了很大的受益。修煉前,我長年患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氣管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而我老伴鹿秀美修煉前更是百病纏身,有克山病、腎炎、胃炎、膽囊炎、乳腺炎、痔瘡、子宮下垂3度、風濕病等多種疾病,身體虛弱怕冷,夏天還得穿棉衣,每年都要花費很多醫藥費。修煉後不久便無病一身輕了,特別是我老伴的克山病本是不可治癒的疾病,修煉不久便痊癒了,以致後來省衛生部門來檢查時,因為我們怕迫害沒敢說是煉法輪功煉的,衛生部門還懷疑這二十多年都是誤診了。

現在我們八十多歲了,仍然耳不聾,眼不花,精神飽滿,精力旺盛,這麼多年沒用兒女們在我們老倆口的健康上操心,給兒女們減輕了大量負擔。

四個子女遭受的迫害

(一)大兒子劉慧海遭受的迫害

我大兒子劉慧海從1999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前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被本地人譽為「浪子回頭」,但卻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多次遭到殘酷迫害。

①大約是2001年11月,劉慧海出門做生意在長春開往圖們的列車上丟了2萬元錢,無奈之下只得去主管列車治安的吉林省延邊州圖們派出所報案,派出所警察不去了解案情破案,卻對劉慧海非法搜身,從其身上搜出一張法輪功經文後,便對劉慧海打耳光多下,逼其說出來源,並逼其說出不煉了後趕出了派出所,而其丟失的2萬元錢卻沒給立案。

② 2002年5月,劉慧海出門做生意,被吉林省蛟河市長安街派出所警察非法搜包,發現包內有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於是將其送到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非法判勞動教養2年,把其送進了九台勞教所進行迫害。在勞教所裏,劉慧海多次遭到唐波等多名警察單獨或一齊毒打,並將其關小號,還試圖綁死人床迫害,因其喊法輪大法好而作罷。從2003年正月初四起劉慧海開始絕食絕水,勞教所警察又對其進行灌食迫害,直到將劉慧海迫害得奄奄一息,警察怕死在勞教所擔責任,才於2003年2月底打電話通知我將其接回。接人時我被勒索3000元交押金,在百般刁難下才放人。

③2005年夏天,蛟河市國保大隊又來非法抓劉慧海,雖然抓捕過程中因他戴著手銬跑到了山裏沒抓成,但搶走了劉慧海價值1200元的手機,此後又指使前進鄉派出所多次來家裏騷擾,企圖再度非法抓捕,使劉慧海有家不能歸。

2006年2月8日早5點多鐘,吉林省蛟河市前進鄉派出所得知劉慧海在家,劉沅勇等一行四人,闖進我家,將正在煉功的劉慧海綁架至鄉派出所,搶走他身上帶著的1400元,當天就被折磨休克,送去鄉醫院搶救。之後又將其送進了蛟河市看守所,我前去要人,他們不讓見。2月13日,我又到看守所,蛟河市看守所還是不讓見。於是我找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白明庫、蛟河市國保大隊長張保軍,他們說「找誰都沒用,不會讓見的」。我說要上告,白明庫等人揚言告哪都沒用,法輪功的事沒人敢管。蛟河市公安局法治科王玉珠等堅持將劉慧海送勞教所迫害,劉慧海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警察就插胃管灌濃鹽玉米糊等,將他再次迫害得奄奄一息後,於3月14日給我打電話將劉慧海背回了家。

④2007年8月1日下午,劉慧海在蛟河市再次被長安街派出所非法抓捕,搶走現金2700元和內含3萬元人民幣的信用卡。關押在蛟河市看守所不滿兩天,8月3日上午便被戴著手銬送往九台勞教所企圖進一步迫害,但在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因身體多個器官出現衰竭症狀,勞教所拒收,又被送回蛟河市看守所,一個星期後才通知我將奄奄一息的劉慧海再次從看守所背回家。即使這樣臨走時還逼我交了1萬元押金。

⑤2008年9月2日凌晨四點,由吉林市610辦公室和蛟河市610辦公室牽頭,由蛟河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戴振華、市政法委白明庫等負責,在市公安局、派出所、各個街道、鄉鎮和進修學校與實驗學校等單位配合下,大規模非法抓大法弟子,關押到看守所對面的長樂敬老院二樓辦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劉慧海也在凌晨被抓捕,關進洗腦班直到9月11日才將人放回。

⑥2012年5月13日凌晨兩點,吉林省蛟河市公安、國保大隊夥同前進鄉派出所共四人跳窗闖入我家試圖非法抓捕劉慧海,搜走真相資料和光盤等。2012年12月2日,劉慧海在長春市被當地警察非法抓捕後送回蛟河市看守所,絕食8天後我和家人一起去看守所要人,此時劉慧海又一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二)二兒子劉慧江遭受的迫害

我二兒子劉慧江本來是總參二部天津局正營職參謀,因修煉法輪功於2003年底在未經他本人申請的情況下,被強迫復員自主擇業。劉慧江在軍隊曾被評為「先進青年標兵」、「學雷鋒標兵」,多次被評為先進,立過兩次三等功。1998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清正廉潔,不以權謀私,不貪不佔,成績出色,被領導評價為「德才兼備」,被下屬稱為「好領導」。就是這樣的好幹部,卻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經受了無數的苦難。

①在軍隊的迫害

2002年3月20日,劉慧江在北京出差時,因在車號為京B5021號出租車上對司機朗京生講真相時被其誣告,當地警察將他抓到某派出所,後被軍委「610」和總參政治部、總參二部政治部及總參二部天津局的相關負責人接回,在天津某地隔離審查,強迫轉化。此次隔離經過27天,隔離後精神上開始出現問題。2002年7月底、8月初,軍委610人員進行了第一次驗收,2002年12月中旬軍委「610」計劃進行第二次驗收。在長期的精神折磨下,劉慧江精神痛苦不堪,不願再說違心的話。

總參二部天津局政治部主任宋某某、總參二部主管政治工作的副局長韓某某、主管副局長武某某、局長豐某某等,從2002年12月6日起輪番對其談話施壓,以不發年終獎及不發節日獎、不分新建房、取消一切福利待遇,不提職(本應於2002年6月由正營晉升副團、中校)等相要挾,劉慧江都不予配合。2002年12月8日又將劉慧江再次隔離,由6個保安看管,每頓只給一個饅頭。12月14日起總參政治部派來兩名專家,一名是自然科學家石某、一名是社會科學家姚某,用長達一個月的時間輪番對其洗腦。期間總參二部的政治部副部長蔡某等,也代表總參二部黨委前來勸說,均遭到拒絕。一個月後韓某某進一步施壓,說是上級組織決定,劉慧江必須轉化、轉業,如不轉化將給予三年勞教的處罰,還不轉化就將夫妻二人武裝押送回鄉,由當地繼續轉化。在這種情況下我兒劉慧江違心地妥協了。

此次隔離直至1月31日大年三十,共55天。隔離期間在強大的壓力下出現幻覺,至今無法擺脫,身心承受著極大的痛苦。此後在未經本人書面申請的情況下被非法強迫復員自主擇業。

②在地方被迫害

2008年11月30日下午四點多,劉慧江和其愛人萬舒平在其他法輪功學員家學法時,被天津市公安局和大寺鎮派出所非法抓捕到大寺派出所,又先後被轉到體院東派出所、友誼路派出所;2008年12月1日下午四點多劉慧江被關進天津市拘留所;同年12月10日又被刑拘到河西區看守所;同年12月30日被移送到河東區看守所非法拘押;被河東區法院判刑四年後,於2010年8月30日被移送到天津濱海監獄,直至2012年8月30日被釋放。在被非法抓捕及各地關押期間均多次遭到知名和不知名的公安司法幹警的刑訊逼供,特別是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了殘酷迫害。

2010年8月30日中午劉慧江一到天津濱海監獄,就在監舍內被兩名犯人張東、劉永濤在監舍內毒打。下午,主管警察高佩治和多名警察又給劉慧江戴上手銬、腳鐐送到八大隊進行嚴管。每天每頓飯只給劉慧江一個小饅頭、半小杯水,逼劉慧江坐在只有二十釐米高的獨居鋪板上,將手銬、腳鐐扣在地上的鐵環上,叫軋地錨,腰直不起來。吃飯要趴在地上吃;上廁所也只能在原地,還得按點上,過時只能拉在褲子裏;晚上睡覺也得保持端正坐姿,而且剛一睡就被看管的犯人繩志強等弄醒,不讓睡覺。犯人張東還不停地對劉慧江進行辱罵、威脅、恐嚇、吐口水,不停地進行人格侮辱,甚至採取斷食絕水的手段逼劉慧江轉化。八天後解開地錨時,剛一站起即跌倒,只能被人架著行走。為掩人耳目,警察又讓在獨居室呆了三天才放出。

2010年12月中旬,劉慧江向主管警察副中隊長高佩治聲明:在嚴管迫害下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港北監獄於2010年12月起對劉慧江進行了更加瘋狂的迫害。頭兩週他們組織十餘名犯人輪番對劉慧江進行人格侮辱,人身攻擊、謾罵、恐嚇、威脅。2週後的12月28日,經五監區長張仕林批准,在副監區長宋學森的幕後指揮下,副中隊長高佩治組織近十名「包夾」犯人:陳峰、宋桂昌、郝剛、宋惠、張蒙、周武亮、繩志強、賈玉文、高健等,對劉慧江實施了更加殘酷的迫害:每晚十一時睡覺,早四點起床,睡覺時要求一隻手要伸出被外放在頭部,一隻手必須放在被裏,說是防止煉功。如果兩手同時露出或同時進入被窩,就立即弄醒。由周武亮、賈玉文在床前觀察並記錄劉慧江每一個細微的表情和動作,還採取往嘴裏、臉上放陰毛、線頭、在耳邊辱罵大法和師父、蓋被子等方式騷擾睡覺。

每早四點起床後一直到夜裏十一點共十九個小時,每日強迫劉慧江一動不動地坐在高約20釐米的小凳子上,腿要並緊、腰和小腿都要立直,頭要朝監控器看。犯人宋惠說我頭上寫了兩個字「惡人」,坐在離劉慧江不足五十釐米的位置。張蒙則說我頭上也寫了兩個字「小鬼」,在後坐在離劉慧江更近的位置。宋惠在前眼睛盯著劉慧江的面孔,觀察他的表情細微變化,不時地強行糾正坐姿,還不斷誹謗大法、侮辱人格,如廁等出門進門時逼喊報告須達到歇斯底里的程度方肯罷休。

坐到第九天時,劉慧江的臀部開始潰爛,一天一天加劇,潰爛的皮膚粘到褲子上,解褲子時常常大片大片的皮膚被撕裂,鮮血直流。即便這樣,警察仍讓包夾逼劉慧江每日坐姿絲毫不得鬆懈,每次坐下時都要花費近5分鐘時間,等疼的麻木了,方能坐穩。由於瘀血水和膿水不斷流出,導致所穿的襯褲、棉褲、絨褲每日大面積浸透,甚至膿和血水還大量流到了地面,滿屋子散發著臭味,號裏的其他犯人敢怒不敢言。過了一個多月才開始上藥,但坐姿要求依然如故。

面對著慘不忍睹的場面,犯人宋惠還說別人是混刑期,你就得熬日子。接著郝剛、宋惠、張蒙、繩志強又採用不讓睡覺的辦法,逼劉慧江在睡覺前後反覆念郝剛發明的兩句不倫不類的話,長達六個小時,後又試圖逼迫辱罵大法師父,被劉慧江拒絕。這樣,使劉慧江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精神上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腿腳發麻,屁股上至今仍留有大疤痕。

無論在看守所還是在天津濱海監獄,劉慧江每天都被強迫長時間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

(三)大女兒劉慧清遭受的迫害

①2014年7月我大女兒劉慧清回來看望我和老伴,9月2日上午十點多,我和劉慧清從吉林省蛟河市前進鄉民主村去前進村趕集,路上貼了幾張「法輪大法好」字樣的不乾膠,被前進鄉派出所所長王某等3人截住,並打電話叫來3名女警對劉慧清搜身,劉慧清不配合,於是男警察親自出手將劉慧清褲子扒開,搶走寫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不乾膠條幅,將她抓到派出所後,姓王的所長用礦泉水瓶砸劉慧清的頭,並打耳光。然後國保的大隊長戴振華和2名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4本,電子書1部,裝有煉功音樂等內容的SD卡2張,還有真相資料等物品。在派出所警察將劉慧清身上的人民幣300多元搶走,至今不給。戴振華與派出所警察非法刑訊逼供後於夜裏11點左右,又把劉慧清送進了蛟河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2014年9月17日才放回家,釋放時又對劉慧清罰款500元,不開收據。

②2011年4月6日中午一點左右,劉慧清在一家雜品店講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真相時,被2名板廠路出所警察非法抓走,因劉慧清不配合,上衣被撕壞,之後又打電話叫來兩名警察,4人拎胳膊拽腿把她塞進警車。到派出所後又派3名警察到我女兒家抄家,我和老伴當時正在劉慧清家,看到警察搶走她家長寬各約80公分的師父照片和法輪圖片2張,大法書籍30餘本,有關資料1大包,香爐1個。在派出所劉慧清遭到侮辱人格的裸體搜查,2名警察對其非法刑訊逼供,其中1名警察拎著警棍在旁邊威脅說:有的是辦法叫你交代。到了晚上也不給飯吃,直到半夜十二點才放劉慧清回家。

③2013年5月15日的一天晚上八點左右,有3名法輪功學員剛到劉慧清家,大港區板廠路派出所便來了8名警察,其中4人闖入劉慧清家中,4人在門外守候。試圖非法抓人。一名法輪功學員在離開時被門外守候的警察非法抓到派出所。劉慧清躲到廁所裏,警察不時地喊叫讓她出來。一直僵持約四個小時,直到被非法抓走的法輪功學員在派出所暈倒,派出所所長才打電話叫警察回去。警察臨走時從劉慧清家搶走大法書籍10餘本,師父照片2張,香爐1個,資料1包。

(四)二女兒劉慧潔遭受的迫害

我二女兒劉慧潔因修煉法輪功,於2002年3月23日被吉林省蛟河市中岡街派出所非法抓捕,並非法勞教一年,9個月回家後理智不清,邏輯混亂,還多次遭到警察抄家騷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