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遭冤獄折磨 遼寧丹東宋桂香再被綁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丹東市法輪功學員宋桂香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失蹤,現被非法關押在丹東第一看守所。

四月十二日,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元寶區公安分局警察到宋桂香家中非法抄家。她丈夫晚上下班回來,發現家中一片狼藉,連洗衣機都被翻,警察抄走兩本《轉法輪》及煉功用的MP3一台,家中牆上掛的掛曆、字畫都被抄走。床上留有暫扣通知書、搜查證(都沒有公章、單位)。

四月十四日,家屬收到元寶區公安分局寄來的《拘留通知書》,信封署名是元寶區公安分局王儀。

四月十五日宋桂香八十多的老父親執意到元寶區公安分局要女兒,因為他知道女兒無罪。可接待他的警察說:「人不是我們抓的,我們也不知道,要知道就告訴你了。」然後把老人支走。

宋桂香因患嚴重的心臟病、眩暈症等多種疾病多年求醫無效,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久無病一身輕。學法後宋桂香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善待任何人,做事為他人考慮。親屬、鄰居都說宋桂香是個真正的好人。

可是就這樣一個好人,卻三次遭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以下是部份迫害事實:

在丹東市看守所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為了給師父和大法討還一個公道,宋桂香進京上訪,被北京的惡警非法抓捕。丹東的警察將她押回丹東後,關押在丹東市看守所裏,在看守所裏受到了殘酷的迫害。

所長解志英給宋桂香戴上王八鐵塊子後拉出去遊監。王八鐵塊子是一塊長方形鐵塊,有幾十斤重,在鐵塊的一端引出兩根鐵鏈子,在鐵鏈子上有鐵環。惡警把鐵環套在宋桂香的腳脖子上,叫宋桂香用腳拖著鐵塊子一步一步地走,有兩個惡警一邊一個把著宋桂香的手臂往前推,不走就打。走了沒幾步腳脖子上的肉皮就被鐵環拉破了,鐵環勒進肉裏,血流了一地。

遊完監後,給宋桂香長時間四肢定位,四肢全部用銬子銬上五、六天才給放開。這種酷刑會使人各個關節僵硬、全身麻木,非常痛苦。由於長時間的四肢定位,造成宋桂香腳上傷口感染惡化以致落下很大的疤痕。

兩次在馬三家勞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宋桂香被綁架到馬三家教養院,宋桂香在教養院一直堅修大法,無論怎樣酷刑折磨和迫害,都沒有放棄對真、善、忍大法的信仰。兩年後堂堂正正地從馬三家教養院回到家中,時間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

可是,宋桂香剛回家二十九天,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丹東市610和公安局的惡警又將她綁架到看守所。

由於宋桂香堅持修煉,在看守所裏煉功,被所長解志英和惡警毒打和折磨。解志英為了迫害宋桂香專制了一種刑具,將其手和腳都銬上保持一個姿勢動不了,由惡警任意打罵和折磨。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宋桂香又一次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由於堅修大法而遭到了更加殘酷的迫害,惡警把她雙手背在後面長時間銬在床頭上或銬在暖氣片上,大小便都便在褲子裏。宋桂香整天坐在屎尿窩裏,冰冷的地面和屎尿的浸泡,其難受的滋味不可想像。

惡警有時還將她銬在床上長時間不放開,大小便都便在褲子裏和床上。惡警怕她煉功,就將她的手背在後面銬上,再用繩子把腿綁起來幾天也不給放開,宋桂香疼得死去活來。

宋桂香絕食抗議這種慘無人道的折磨,惡警就往她胃裏灌粉碎的大蒜和鹽水來摧殘她。其她堅定的大法弟子有的被灌辣椒水;有的被灌進兩盆子半生不熟的玉米麵,漲得人動不了。

惡警還把污衊師父的話寫好後掛在大法弟子身上,大法弟子們不能忍受惡警污衊偉大師尊,她們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堵大法弟子的嘴並毒打大法弟子。

馬三家教養院為了折磨大法弟子,特製了一個鐵椅子形的刑具。每當有大法弟子被送進嚴管號時,就把人給銬在上面。鐵椅子的背面有兩道銬子,惡警把大法弟子的雙臂背過去銬在鐵椅子後面;再把雙腳銬在鐵椅子的兩條腿上;胸前是一塊鐵板,把人銬在上面後一動也動不了。冬天手和腳都凍起了大泡,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銬在上面長時間不放開。

宋桂香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馬三家的惡警怕人死在裏面,半夜打電話叫宋桂香的家人帶錢來領人。在宋桂香的家人交了七千元的「抵押金」後,惡警才放人。由於宋桂香長期受到酷刑折磨,長時間坐在地磚上和坐在屎尿中身體受到極大傷害,在馬三家教養院時雙腿已不能動。

在遼寧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宋桂香被丹東市公安局便衣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遼寧女子監獄,宋桂香被關押在當時的二監區,當時的隊長叫李晶,小隊長叫李雪娜。

宋桂香一到監舍,她們安排兩個服刑人員對宋桂香進行轉化。這兩個人一個是經濟犯,另一個是毒販,她們兩個都是監區長的心腹。她們兩個逼迫宋桂香看誹謗大法的電視,宋桂香不看。她們就逼迫宋桂香天天站著,晚上也不讓睡覺,連坐在地上也不行。

當時正是正月,天氣很冷,她們不讓宋桂香穿棉衣,只穿一件單衣,腳上穿一雙單鞋。睏了一閉眼,她們就用飲料瓶裝涼水往臉上脖子裏灌,每天都拳打腳踢,打累了,手打的疼了,就拿板鞋打宋桂香的臉和頭,抓起頭髮在監舍的地上來回拖。每頓只給吃一點窩頭,不給細糧,天天吃不飽。一直折磨宋桂香九天,直到宋桂香暈倒。

她們怕擔責任,把宋桂香送到醫院,大夫說宋桂香的心臟不好,需要休息。她們這才讓宋桂香睡一會兒,由於宋桂香九天沒有閤眼,睡得很沉,不小心將被褥尿濕,她們就把被和褥子全都扔掉。

晚上她們把宋桂香的兩臂緊捆在一起,讓她躺在床板上,再用繩子把宋桂香綁在床上,兩腳分別綁在床的兩頭,不能翻身,動也動不了。晚上不讓上廁所,直到早上別人都去出工了,才給鬆綁,繼續站著,晚上再綁上。

惡人每天還是打罵,有時把宋桂香拖到水房裏澆涼水,成盆的涼水澆在身上,折磨了一個多月。暖氣停了,她們就把宋桂香綁在暖氣管子上,用膠帶把頭和管子纏在一起,腿也纏在管子上,一動不動,身體被涼管子凍的直發抖。

宋桂香被多次關進小號,十月份瀋陽的天氣就很冷,小號裏就更冷,惡人也不讓宋桂香穿棉衣,十一月後才讓宋桂香穿棉衣。

由於在小號裏的折磨,宋桂香的心臟出現了問題,這才讓宋桂香回到監舍裏。在監舍裏讓犯人逼著讀誹謗大法的書籍,宋桂香不讀,大隊長王健(承包人)就指使犯人脫下臭襪子堵住宋桂香的嘴,不讓她說話。

宋桂香在出工的路上喊法輪大法好,犯人就把宋桂香的臉抓出一道道的血印,宋桂香把犯人的惡行告訴鄭秋菊(替換科長夏茹),說這是毀容。鄭秋菊說:「你還要甚麼容。」並在車間讓宋桂香站著,宋桂香不站,坐在地上,她們就把地上撒滿水。

宋桂香絕食反對她們的迫害,絕食到第八天,鄭秋菊就命醫院給宋桂香灌食。他們把宋桂香按倒在床上,雙手各銬在床的兩角,插鼻管,強行灌食。在強行灌食期間,鄭秋菊和王迪來到醫院,問宋桂香幹不幹活,宋桂香不答應,就命令繼續灌。後來一直灌到宋桂香的心臟出現問題才罷手。

多次牢獄迫害,使宋桂香在肉體上、精神上飽受非人的折磨與摧殘,但宋桂香依然還是那麼樂觀,對參與迫害她的人沒有半點怨恨,心中時常想到的都是怎樣對別人好,為不明真相的人感到惋惜。

善勸參與迫害者

中共中央、國務院、公安部發布的(二千)三十九號文件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用「利用×教迫害法律實施」的罪名強加給法輪功學員是違憲、違法的。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喜愛,迄今有上億人修煉。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我國開始實施的新修訂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規定中指出:公安機關辦案人員將被終身追究執法過錯責任。那麼,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造成的法輪功學員被摧殘致死、致殘,警察為了自身利益採用徇私舞弊、刑訊逼供、偽造證據、栽贓陷害的手段謀害法輪功學員,這些都將被終身追究。

當迫害法輪功的惡首江澤民被繩之以法、「610辦公室」在人間蒸發的那一天,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執法人員你們都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你們立即棄惡從善、將功補過,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才是你們唯一的出路!

丹東市元寶區政府地址:丹東市元寶區新柳街4號

元寶區政府 辦公室:0415-2812174, 2813842(夜間), 2816941(傳真)
孫 宇 區委書記, 2185551, 13841555777(主管迫害法輪功)
楊麗傑 區長, 2813255, 13704152197(主管迫害法輪功)
李曉陽 常務副區長, 2812427, 15942525555(主管迫害法輪功)
王憲斌 辦公室主任, 2812645, 1884158733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