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遭迫害離世 妹冤獄十四年 臧玉蘭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遼寧省清原縣法輪功學員臧玉蘭,兄妹三人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兄妹三人遭到殘酷迫害,哥哥在迫害中離世,妹妹遭勞教、判刑共十四年冤獄,至今還在獄中受難。臧玉蘭本人也兩次遭非法勞教。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臧玉蘭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上最高檢察院,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罪責。以下是臧玉蘭在《刑事控告書》敘述的一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實。

兩次遭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妹妹臧玉雲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清原縣看守所兩個多月。

期間,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警察的迫害,遭到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強行灌酒、灌水。我被三個犯人拽了出去,兩個按住胳膊,一個按住頭,獄醫拿了一根皮管從鼻子插到胃裏,然後灌水,我被灌了一肚子水,管子拔出時帶出很多血。

之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劫持到撫順教養院。二零零零年三月又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在馬三家教養院,法輪功學員每天被逼坐小凳、兩手放在大腿上、兩腿靠攏,一動不動,每天都由一群「幫教」圍著強制的灌輸謊言。過一段時間,就開始強制轉化,毒打、劈腿、其它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清晨,鞍山市北陶派出所的一群便衣警察闖進我和妹妹租住的房屋,將我和妹妹綁架到鞍山市拘留所。之後我被共和派出所非法勞教三年,被關在鞍山市勞教所。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二年末,我第二次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遭到長時間不讓睡覺、吊銬、強迫灌食、強迫勞動、長時間蹲著、不讓家人接見等迫害。每頓每人一個小窩頭,還逼我們做奴工:材料都是有毒的,幹活時頭疼、眼睛疼、噁心、暈。超強度的勞動,讓人常常沒有喘息之機,加班加點也得完成工作任務。秋天扒苞米,晚上回來還要剝大蒜到半夜。上邊來檢查立即把手裏的活放下,趕快收拾都送到庫房,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藏到庫房,房門鎖上。檢查的人一走,馬上幹活。

哥哥在迫害中離世

我的哥哥臧玉福,在大學期間得了缺鉀病,病魔把他折磨的苦不堪言,彎腰駝背,又黑又瘦,二十多歲的青年人像個小老頭。

一九九五年末,哥哥喜得大法,不到一個月,整個人煥然一新:腰板挺直、人白白胖胖,既年輕又有活力,脾氣也變的溫和了,幹甚麼活都有使不完的勁,過去經常與父親吵架的哥哥變了,父親特別支持哥哥修煉法輪功。哥哥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做好人,對待工作兢兢業業,得到領導、同事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單位和清原縣公安局人員經常騷擾哥哥,逼他放棄修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哥哥要去北京上訪,卻被清原縣公安局警察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我和妹妹也因去北京信訪辦上訪,被劫持回當地看守所,和哥哥關在一起。一個叫艾剛的警察,把我們兄妹三人用兩個手銬銬在了一起,不修煉的弟弟見到我們後痛哭流涕。哥哥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單位接回。

二零零零年末,清原縣公安局警察突然闖進哥哥單位強行把他綁架到撫順勞教所辦的洗腦班。接踵而來的就是酷刑迫害。打手們為了完成「轉化」定額,像魔鬼似的折磨哥哥,在他腋窩處亂抓,摧殘他的生殖器,及其它酷刑迫害,哥哥承受到了極限,最終違心的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違心地背叛了救命的師父後,哥哥心如刀絞般難過。從勞教所出來的哥哥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似的,不愛說話,性格暴躁,想到酷刑就害怕,也不敢煉功,導致身體越來越不好,又黑又瘦,腰部以下到小腿開始出現紅色的小疙瘩,有時連成片,到醫院檢查是敗血症(絕症),隨後腰部爛了一個大洞,不停的流水,兩腿鼓包裏面都是膿,到最後兩腿爛的又黑又細,一碰就痛的大叫,我的父母在哥哥病重期間常常嚎啕大哭。經歷八年的病榻煎熬,哥哥臧玉福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痛苦中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的哥哥會健康地活著。

妹妹遭勞教、判刑共十四年冤獄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妹妹臧玉雲去北京上訪,又被綁架。後被劫持到清原大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抗議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馬秀文的酷刑迫害,全體絕食,警察以為是妹妹帶的頭,給妹妹戴上手銬,按住她強行灌酒、灌食。然後開始毒打,兩個年輕警察手裏各拿一個三角皮帶猛力抽打妹妹,邊打邊問:還煉不煉?妹妹堅定地說:煉?她被打倒了爬起來,又被打倒了又爬起來。當時是三九天,兩個警察邊打邊擦汗,妹妹被打的慘不忍睹,已經說不出來話了。妹妹被兩個人架著回監室後,雙手仍被手銬銬著,生活不能自理,上廁所要兩個人架著,蹲不下站不起,不能躺不能坐,這樣還雙手被銬了一個星期。後妹妹被非法勞教一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劫持到撫順教養院。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當時妹妹才二十一歲!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晚十點,我和妹妹在住處被鞍山市警察綁架。妹妹被綁架後,臀部被警察打的骨肉分離。後妹妹被非法勞教三年。她剛被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一週,鞍山市公安局又將妹妹劫持回鞍山,重新立案。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妹妹被立山區法院非法重判十三年,非法關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至今飽受迫害已經十一個年頭了。

後經陸續期滿出來的人說:剛到監獄因妹妹堅持信仰真善忍,遭受多種酷刑和關小號迫害。妹妹花一樣的青春年華就這樣被江澤民這個小人的妒嫉和發動的這場迫害徹底糟蹋了。飽受度日如年的監獄之苦十一年之久。

哥哥遭迫害離世,妹妹十三年的冤獄,我那年邁的父母每時每刻都在承受著這巨大的苦難,父親患上高血壓、腦梗。母親體重由九十多斤降到七十斤,八十度大彎腰。

以江澤民為首的在中國發起並維持這場歷時十六年之久的迫害,給我和我的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