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藥瓶」和「酒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從小,我就是個藥罐子,在我的記憶中,都是伴隨著病痛和藥品長大的。小時候,睡覺時,媽媽總會在我的枕邊放一個毛巾,因為我常常半夜嘔吐,自己都不知道。小小的年紀,肚子疼、牙疼常常讓我徹夜難眠,吃藥打針也是家常便飯,因為連續的打針,疼得我連門前矮矮的小坡都爬不上去。

長大後,我更是病魔纏身,胃病、膽囊炎、膽結石、腎結石、美尼爾氏綜合症、白細胞減少症等等,還曾經被懷疑得了血液病。到了夏秋交替,一連幾個月都是感冒的樣子。一次膽結石發作時,我對做B超的醫生說:「我這個人哪,可能只有心是好的,其它的可能都壞掉了。」醫生笑著說:「你這個人哪,心臟都和人家不一樣,小小的、弱弱的,沒長好的樣子。」並通知我趕緊住院把膽囊摘除,反覆發作穿孔就危險了。當時因為要過年了,大家商量後決定過年後安排做手術,這事就放下了。

我們家在村子裏是外來戶,由於傳統觀念的影響,自小就受到排斥。為了生存,媽媽百般忍耐,剛強的我為了爭取公平,常常與人爭執,憤憤不平。工作後,鑑於小時候的經歷,我拼命的工作,我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我要我的父母不再受人欺凌,也不用為生活擔憂,我要我的家人過得更好。然而,起點不高的我常常力不從心,考試、加班,力求做到最好。後來,進入了中層管理行列,應酬也越來越多,那時喝酒的風氣很盛,為了協調好各方面的關係,要強的我成為遠近聞名的「酒俠」,有酒膽沒酒量的我常常喝的酩酊大醉。

從此,跟隨我的,除了「藥瓶」,又多了一個「酒瓶」,我的身體每況愈下,直到徹底擊垮了我。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左右,我不停的出入醫院,工作上的事也放不下,後來,心理上也出現了問題。各方來襲,我覺得非常害怕,到處求醫問藥,看了各類心理諮詢的書籍,也沒有改善,多次半夜發病到醫院。無助的我常常站在陽台上望著夜空,淚流滿面,我走了,我的孩子怎麼辦?父母家人怎麼辦?因為我的病情,家人也是受盡了驚嚇,但無能為力。

現在回頭想想,人生真是無比的奇妙,受苦的過程,是那麼彷徨與漫長,似乎看不到一點希望,但曾經所受的一切苦,到後來都成了養分,使你在命運轉機後走得更加堅定,真是苦難到頭見彼岸。

二零零四年前,身體上的病痛,工作上的不順,就連部門的電腦都不省心,總是無故損壞。維修計算機的管理員是修煉法輪功的,他每次都盡心維護電腦,從不嫌煩,還陪我把電腦送到外地維修,得到真誠幫助的我很是感激。也就是在多次的電腦維護時,這位同修一次一次的向我洪法,在他的耐心引導下,我真的走入了大法,自此,我的人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這位同修給我帶來了《轉法輪》,他一再叮囑並督促我連續看完,看完一遍《轉法輪》後,我明白了大法的珍貴,很快把其他的大法書籍都看完了。在這位同修的指導下,我學會了上明慧網,看到同修們的修煉心得,我明白了自己邁入的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從此,我的人生的天門徹底打開了。

我對自己說,我是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了,那麼就要按照大法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大法要求修煉人不能喝酒,酒不能再喝了,但我的工作常常需要應酬,以前自己也是個酒俠,不喝酒別人怎麼想?但無論如何一定要戒掉。怎麼辦呢?我不停的學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漸漸的理清了思路。其實,喝酒也只是一種交流方式,要想做好工作,交流和溝通的方式還有很多很多。我們是大法修煉者,工作中遇到難題時,我首先和對方一起把事情梳理一下,把自己該做的做好,再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辦法怎樣配合好,最後一起把事情圓滿結束。

就這樣,我一直堅持著,來客人了,我雖然沒有端過酒杯,但我用真誠、善良與無窮的耐心取得了大家的信任,用真心與業務的精湛來解決工作難題。一位業務精湛且為人正直的領導在酒桌上當著眾人的面對我說:「我最相信你,你說啥我都相信。」公司的一位領導也在酒桌上對一個新來的客人說:「你要相信我們公司的安,她不會騙人的,安是個好人,我們公司有好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是法輪大法的法理引導我不斷的歸正自己,使世人感受到大法與大法弟子的美好。

我丈夫是跑業務的,常常需要應酬,喝酒打牌是常事。以前,我每天忙於工作,對家庭用心很少,還常常喝醉酒,丈夫很不開心,常常夜歸。修煉前,每次夜歸,我都是電話催促,或發脾氣,兩人的感情日益淡漠。修煉後,對照真、善、忍,我知道了自己不是一個好妻子,應該多關心他,多約束自己。後來,他打牌很晚沒回家,我就把路燈和客廳的燈都打開,讓他回家時不至於跌跌撞撞;想到他喝酒後再從煙熏繚繞的打牌的環境中回家,一定口渴,又倒杯開水放到客廳顯眼的地方等他喝。

我和丈夫原本感情很好,他也很遷就我,後來我沉迷在名利中,對他關心不夠,一度鬧到要離婚。修煉後,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作為妻子,我應該關心他;作為修煉人,我應該用大法的法理去引導他,從珍惜一個生命的角度去啟悟他的善念。我一點點地改變著自己,慢慢的,丈夫也改變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變化,神情都變得慈祥。其實,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的家人也因此受益了。

從小,我身體就不好,骨子裏要強,但又膽怯懦弱,整天怕這怕那,自從修煉後,我從內心深處發生了巨大變化。現在,我有師父,有大法,有真、善、忍指導,遇事知道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再也不會莫名的擔心與害怕。那個曾經攪得我日夜不安的「藥瓶」和「酒瓶」也徹底的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自二零零六年初開始至今,我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以前的各種病痛也沒發作過,甚至連感冒也與我無緣;工作中,我不用喝酒,也沒影響工作質量,反而是法輪大法修煉人的純正品質和責任心贏得了大家的信任和認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