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與婆家一大家人都走入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一年開始修煉的新學員,我家住在一個偏遠的小縣城,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家裏就剩下我照顧一雙兒女。

那時,我婆婆公公對我相當不好,我對他們也沒好氣兒,因此婆婆經常慫恿丈夫懲罰我。開始丈夫還很顧及我,我們就和婆婆分開過了。沒幾年,丈夫也變得越來越看不上我了,一回家就和我大吵大嚷,接二連三大仗小仗不斷。有一次打得最兇的時候,丈夫把裝酒的一個大桶踢到屋子的頂棚上又從窗戶的玻璃打出去,把倆個孩子嚇得嚎啕大哭,把我氣死在地上。他們把我送到醫院,我自己也不知道甚麼時候醒來的。那時婆婆家的人沒有一個到我家看望我,只有我母親和姐姐照看我。

從那時起,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犯病時身邊沒人的時候一個小時都不醒,最嚴重的時候我母親在家照看我,我連我母親都打了,我自己一點都不記得。親朋好友都說我完了,弄不好就是一個瘋子。在這期間我又患上了心臟病、胃病、肝血管瘤等多種疾病,整天離不開藥,簡直就成了一個藥罐子,家也沒有個家樣了。

這時丈夫更不如從前,在外面揮金如土,大吃大喝,給我做家用的錢越來越少。我同他理論,他板著臉說:我掙的錢,我願意咋花我就咋花,你管的著嗎?不願意過就離婚!我無言以對,只好自己偷偷的哭。有段時間,家裏實在是沒有生活費了。我就跟娘家人說:這日子沒法過了,我們離婚吧。可他們說不行,為了孩子不缺爹少娘,將就著過吧。這些年我對丈夫對婆婆家的仇恨已經到了有他沒我的狀態。

二零一一年,我在街上遇到一位面目祥和的大姐,她對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當時我猛地一驚,就問了「能治病嗎?」大姐說:「能治病。」我說:「那我的胃病能治嗎?」大姐說:「再重的病都能治。」我急切的說:「那你就教我煉法輪功吧!」大姐說:「行。」

從那時起我開始學煉法輪功。開始的時候由於邪黨的紅色恐怖,我心裏特別害怕,也不敢讓丈夫知道。不到一年,我的身體漸漸的好起來了,藥也扔了,身上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我也對法輪大法堅定起來了。

看到我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丈夫也變了,他非常支持我修煉。通過學法,我慢慢明白一些法理,從法中悟到,任何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正如師父講的:「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有一次丈夫對我說,這幾年婆婆公公的身體都不好,要回去看看他們。婆婆他們在農村住,我們在縣城住,這時我對他們的怨恨已經放淡了,但心裏還是放不下,自己內心在問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嗎?你能因為這個怨恨就不跟師父回家嗎?我內心堅定的說:不要它,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我坦然的和丈夫說:反正爸媽也沒啥事,讓他們學法輪功吧!那樣他們的身體好,我們也省心。

過幾天丈夫回來說爸媽想學法輪功,說我婆婆過段時間要來街裏看病。我說那樣好啊。聽我這麼一說,丈夫當時就打了電話讓婆婆來縣城,婆婆一聽也挺高興,因為以前我們之間像仇敵一樣,倆家從不來往。

過幾天婆婆就來了,我和丈夫帶她到醫院看完病。婆婆看到我和我身體的變化特別高興。我們十幾年的怨恨就這樣化解了。晚上沒事時,我問婆婆:「媽,想煉法輪功嗎?」她說:「想」。我從同修家拿來教功光盤教婆婆煉功。丈夫買來EVD影碟機,讓她帶回家和公公一起照教功光盤煉。

現在婆婆公公都很精進,我婆家大姑姐弟妹都走入大法中修煉。最讓我高興的是:我丈夫今年外出打工,臨走時說:如果九二年你就得大法多好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