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迫害 河北涿州王秀芝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涿州市王秀芝女士,一九九七年因修煉法輪大法重獲身體健康,也由一個爭強好勝的人變成了個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寧可自己吃虧,絕不傷害別人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十六年來,王秀芝女士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還不斷的被不法人員騷擾,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摧殘。

二零一五年六月王秀芝女士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以下是她陳述的遭迫害經歷。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後,不斷的聽到媒體誣陷法輪功的報導,我經過認真思考後,決定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而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發動的對真、善、忍的迫害,是在摧毀人類的道德、善良和文明,「取締」是錯誤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到了北京,當我還沒弄清到哪去反映情況,就被綁架了。他們先把我們非法關押到前門派出所,後又到了保定辦事處,再後來被涿州市公安局政保科謝玉寶和本單位公安科長楊廣文等人帶到市公安局,對大法弟子進行人格侮辱,給大法弟子上酷刑折磨:讓大法弟子跪著出入,把胳膊舉起來,與地面平行,不能放鬆、不能動,動就打,邊跪著舉胳膊邊逼問,不順心意就被打耳光,四、五個小時的跪舉和抽打,頭暈眼花,汗水直流,身體的痛苦簡直到了極限。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臉都變形了,鼻子嘴淌著血;警察用鐵鍬把打我,不知打折了多少根,打得渾身是傷,臀部被打得像黑鍋底一樣,把人打癱了,被架到拘留所,隨後他們又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後又轉到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十八天後回家,我已被單位解除合同,停發工資,又強行勒索我一萬多元錢給涿州610。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二零零零年,我第二次被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監獄關了三個月,受到身心迫害。為了抵制迫害,我絕食九天,他們給我戴了十四天手銬和腳銬;在那裏,獄警讓殺人犯打大法弟子,用皮鞋底子打大法弟子的臉,把臉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鼻子、嘴往出淌血,還用一種刑具(叫手釘)雙手戴上和腳鐐(叫狗套)套在一起,既不能坐又不能站,讓人活受罪。所長說「不是我願意這麼做,是上邊說對法輪功不能手軟!」三個月後,我被非法勒索兩千元保釋金。

第三次綁架是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凌豐派出所接到上邊的指令要指標,還要搜刮民財設陷阱。買通單位裏不務正業的李建斌,到我家假裝學法輪功,我就告訴他學功首先得做好人,善待別人,得戒煙戒酒,打算去他家告訴他媽他要做好人了。剛到他家,凌豐派出所七、八個人闖進去,不容我說話,就侮辱謾罵、強行綁架抄家,搶走錄音機、光盤、大法書籍等東西。在公安局張偉強、楊玉剛對我進行非法毆打,我為抵制迫害絕食十七天,奄奄一息他們才放人。又一次勒索二千元保釋金。

二零零七年九月四日,我去同修家取捎來的小米時,被百尺竿派出所相關人員和涿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楊玉剛等人綁架,非法搜走自身物品:手機、現金。又在十日,本單位保衛科李慶明帶領涿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楊玉剛、保定市國保大隊馮永等五人破窗而入(因家裏沒人)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大法真相期刊、筆記本電腦、錄音機、MP3以及現金三萬多元(孩子學費錢),是值錢的東西就搶(就連孩子的訂書器、訂書釘都搶),家裏翻得亂七八糟,椅子四角朝天的扔在床上,一片狼藉。把我關進看守所,我絕食抵制迫害,隨即把我拖進看守所醫務室,強行用粗管子往鼻子裏灌食進行迫害,扎一個鼻孔灌完,那個張醫生就說「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灌的,」邊說邊把鼻孔的粗管子拔出來又扎進另一個鼻孔,(灌的是玉米糊)因胃裏灌滿了,玉米糊就從嘴裏、鼻孔裏往出溢,弄得全身都是,頭髮也被浸濕。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灌完以後就像拉著死豬一樣,頭和背拖著地拉著我的雙腳拽到了監室,對我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導致吐血一天一夜。還對我進行非法毆打,拳打腳踢,獄警和勞改犯換著班打,打累了就換人,不知換了多少人打,三十六天後被非法勞教,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走路,奄奄一息,體重由一百三十斤,迫害的不足六十斤,到勞教所檢查各種指標都不達標,才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在對我的迫害中,給家人精神上、生活上、經濟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我被非法抓捕,惡警就三番兩次的騷擾家人、盯梢,為了讓他找我還停止過他的工作,一次次的壓力,由支持到害怕,最後導致他離開了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