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私心 回歸真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中走到今天。十多年來,我從一個原本對修煉一無所知的人,逐漸的變得越來越成熟;從滿身業力,變為一身輕鬆;從被觀念左右,到思想歸正由真我主宰,這其中師尊付出了怎樣的艱辛啊!弟子永遠報答不了!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不等不靠,建立家庭資料點

在零六年以前,我們這裏都是由大型資料點提供資料,資料點的同修們很辛苦,每天做再多的資料也滿足不了救人的需求,使得他們經常沒有時間學法,修煉中有大漏,有的同修遭到了綁架、勞教、判刑等迫害。

這讓我很自責,為自己的自私而不安。我決定再也不給資料點的同修增加壓力了,不再「等、靠、要」了,自己證實法講真相救人所需的資料要自己解決。

二零零七年,我買了電腦、打印機,在家裏建立了小型資料點,印製真相資料。

開始上明慧網下載困難很多,主要是因為有怕心,心裏不穩,著急,加上邪惡干擾嚴重,有時要花很久才能上明慧網。當我第一次獨立上網下載,打印出第一份真相資料時,心裏很激動,終於可以獨立運作了。後來我又買了刻錄機、掃描儀,能給周圍同修提供小冊子、光盤等真相資料了,每週還給去農村的救人的同修準備二百份左右的真相資料。

後來我還學會了裝系統。待周圍的同修有了自己的電腦和打印機我就幫助她們建資料點。這些同修有的六十多歲,有的七十多歲,都學得很認真,最後都能獨立運作,在助師正法盡心盡力的做著。她們放下了怕心、私心、放下了年歲大的觀念,虛心學習,謙虛的美德感染和感動著我,我從這些老年同修身上學到了很多。我們互相關心幫助,真正的形成了一個整體。那時候我除了學法就是做資料,再就是幫助同修解決一些技術上的問題,覺得很充實,很幸福!

我的這些機器也很靈通,現在還在正常的運作著。

我地的真相資料出現斷檔沒人編輯,我就主動的承擔起這個項目。剛開始有畏難的情緒,認為這太費時間了,別人都可以出去勸三退,而我有時一整天都得在房間裏下載、組稿、編輯,而且都是自己在摸索,很費時間。後來,認識到在這工作中也能修煉,認識到當地真相對震懾邪惡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我就放下自我,把大法的需要作為我的責任,助師正法需要甚麼我就做甚麼,而不是「我要做甚麼」。在這個過程中也得到了明慧同修的幫助。每次明慧編輯改過的稿,我都拿來與我的原稿進行對比,看看我的稿子哪裏被修改了?為甚麼要這樣改?從中找出自己的不足。我看到的不只是文字的差距,更是修煉的差距,這也讓我體會到,寫稿投稿不僅是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對自己的修煉提高也是有幫助的。

二、救人是我的本份

我從外地調入現在這個單位時,「天安門自焚」偽案經常被邪惡拿到電視上播放,我就按照師父說的去講真相。我告訴單位同事,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講其中的疑點。我這樣講,同事們就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了,很快全單位就都知道了,但我很坦然,因為從開始我就打下了一個大大方方講真相的基礎。自己心態擺正了,聽者也不緊張了,對我也沒有另眼看待,反而覺得很親近,明白我是為他們好。我知道,眾生都在盼得救,這是師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德所至。

調換工作的過程中,正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剛開始,我為了眾生不再被謊言矇蔽,就開始寫真相信,寫出自己在法輪大法修煉中的受益,並從歷史、哲學、現實等各個層面指出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荒謬的,是錯誤的。我找人打印了幾份,給我原單位的女校長寄去了,並附上了一張有自己姓名的信。

女校長收到我的信的那天,她正在開個小範圍的會,她當時就把信打開了,很多人就圍上來了,看到還有一封信上有我的名,就知道是我寄的了。那時邪黨搞株連,讓「看好自己的人」,用烏紗帽和各種利益相要挾,女校長把信扔給了在場的新來的一把手,學校連夜開了黨委會,把我的信各複印了一份,說精讀了好幾遍。

學校紀檢書記和辦公室主任第二天來到我所在的城市,去了丈夫的單位,找領導彙報我情況。我們單位派來的兩人來找我談話。到我家後,我就給他們講自焚真相等,他們只是微笑,臨走時還一一與我握手。後來丈夫單位的領導與我再見面時,反而對我更尊敬。我想這是他本身的根基起的作用,同時也是真相的力量,使他本性的一面復甦了。

我按照師父的教誨,見人就講,丈夫單位的領導、同事、朋友只要有機會見面就趕緊講,並勸對方三退。在這之後,也就是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打壓最嚴重的那三年,丈夫竟然還年年被評為單位勞模,有一次還被嘉獎,他自己說這可是他從來沒有過的「殊榮」。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讓我看到了越堂堂正正講真相,威力越大,使我更深一步認識大法,改變著我的人的觀念。

那幾年我單位的書記每次在大會上傳達所謂上級關於法輪功的甚麼說詞,我就買些水果到他們家去講真相,與他溝通,後來他全家都做了三退。他的妻子還告訴我,他們的親戚也有煉法輪功的。後來行政一把手的妻子也來告訴我,她家的一個遠親也在煉法輪功,我也乘機把她勸退了。

我還與書記直接探討「共產邪黨甚麼時候滅亡?」這個問題。他說還有十年,我說不用那麼久了吧,說不定就這幾年的事了。

《九評共產黨》引發了全國民眾的退黨大潮。二零零五年我單位開始「保先」,讓人人學習、過關。我不參加學習,我說我都很久不交黨費了,按規定半年不繳,早算自動退黨了。主任說不算數,得寫申請才能退出,這樣我就寫了一個申請,正式退出了。關心我的朋友都知道,邪黨許進不許出,都替我擔心,可能怕我為此挨整吧。我說我給你們做個樣子,不會有事的。果然我堂堂正正退了黨,走了過來。

我的工作與基層老師們接觸的比較多,我還經常主持講座。有時在講座中融進講真相的內容,即找準切入點將真相擴展進去,大家都很愛聽。一次開會最後是座談。有三十多外縣教師參加,由我主持。我就請師父加持我,我要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那麼平實、理性,不應該被誤導。我就調整好心態,講了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坐在我身邊的一個比較熟的已做了三退的老師,一看我在大庭廣眾講這些,急了,很為我擔心,她的手正好搭在我的椅子上,就使勁的掐我肩膀。我假裝沒感覺,繼續講。講完後一切正常,沒有甚麼不好的反響,有的還要了我的講座稿,說回去好好看看。

在講真相中,我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看到眾生得救自己也很開心。在這個過程中就是修自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有修自己的份,只是動動口而已。

三、向內找歸正自己

師父給弟子修煉的一個法寶是「向內找」。在以往的生活、工作中已經養成了向外看,向外找,事事強調客觀因素,忽略主觀原因,這種思維習慣、思維方式似乎已經深入骨髓,其實這就是常人與修煉人最本質的差別。修煉後,我很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與人發生矛盾,或事情不能理順時,解決的辦法都是向內找,一定是自己這裏出了問題。

比如在家中,孩子有時說話急躁,我趕快找找自己是不是有了急躁的心,找到了孩子也穩定下來了。這是一個化解矛盾的好方法,比過去一味的說教、埋怨、責怪都有效,比直線往外推要好的多。

在單位裏有人誇讚自己,馬上看看是不是自己有求名的心、虛榮心、喜歡聽好聽的心造成的?有異性來說笑,是不是有色慾心、男女之情等不好的心?

單位同事有的很高傲,加之不明真相對法輪功有誤解,對我不理不睬的目中無人,我調整好心態,不管她對我啥樣我就是按師父說的對她好,一點責怪或怨言都沒有,見到她主動的打招呼而她故意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我不動心,下次還是一樣對待,不記、不恨,平靜對待。

師父說:「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2]。

不知甚麼時候她被感化了,後來主動找我去與她聊天,講她的過去,講她的家事,像老朋友重逢一樣,那麼親切、自然,沒有隔閡,過去的一切似乎根本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在與同修的交往中也是這樣,儘量的把心擺正,從別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有了誤解不強行解釋,而是以平和的心態去面對,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擴大間隔,聽說同修需要小冊子就主動送去。通過向內找去掉了各自的執著,都能在法中提高。

通過學法我也明白了,同修之間沒有矛盾是不正常的,關鍵是有了矛盾怎樣去對待,是冷靜下來向內找,還是放大執著向外看,這是與常人的分水嶺,也是提高的關鍵所在。

四,在訴江中去掉私心

二零一五年四月看到了全國起訴江澤民的明慧通知,很興奮,認識到師父正法又向前推進了一步。我把這一消息告訴周圍的同修,並說:哪位同修要寫控告狀,我可以幫助修改、整理。話中給人感覺好像寫訴狀與我沒有多大關係,其實還是因為自己有顧慮心,怕心。心想自己畢竟有正式工作,與沒有工作的還不一樣,自己被迫害的也不是那麼嚴重,而單位管理得還是很嚴,再調整一階段再說吧。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對訴江提高了認識,在我家開了有關訴江的切磋交流會,我在發言時,頓時感到師父給我拿下了很多物質,自己的腰板一下挺直了,彷彿高大了起來,在另外空間是怎樣的變化啊!我本不是敏感型的人,此時我卻感受到了巨大的變化。

近一月的時間,我白天上班,晚上就幫同修寫訴狀,每天都忙到半夜,但不覺得累,也不覺得苦。

郵寄控告狀的過程,也是去怕心的過程。我把身份證複印件放在控告信中,心想既然寫了訴狀,就要把所有的心都放下,別遮遮掩掩的,一放到底。在郵時,投遞員要把我們封好的幾封信拆開,我知道這是考驗,一邊發正念,一邊問投遞員拆信幹甚麼?她說看裏面有沒有錢,我說我幫你拆吧,拆開後也沒說甚麼就合上了。我也幫助家人、孩子寫了訴狀,讓他們也放下名、利、情。

通過訴江,自己的心態更平穩了,更理性了。

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如求名的心、虛榮心、色心、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高高在上的心等等,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要多學法,修去這些敗物。

我深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因為有師尊的加持與呵護,我只是有一個救人的願望,師尊就賦予了我智慧和能力。能成為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有緣緊跟師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與榮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