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後的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五日】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年我五十歲,今年六十九歲,修煉大法已有十九年了。我想談談自己通過不斷學法修心,遇事向內找的修煉歷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丟車後向內找修去外找心

我住在一個小鎮,二零零二年秋季的一天晚上,我與同修A結伴騎自行車到離鎮上十多里的農村去發真相資料救人。我們到達一個村頭,觀察只有一條路能進村,發完了還得沿路返回。因為還要到下一個村去發,我建議把車子放在公路邊的草叢裏,同修說就放在村頭農戶的車棚裏,車棚裏已經放著一輛手持拖拉機。我因不想為這事發生爭論,就不太情願地把車放在車棚裏了,並鎖上了車。同修要我就在車棚附近貼我們自己寫的粘貼,同時看著車,她去發資料。

我貼了一段路,回來一看車不見了,當時很著急,心裏請師父幫忙。正在這時,車棚的主人,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從屋裏開門出來,我笑著迎上去對這位年輕人說:「我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我們把自行車放在你車棚裏,你可能怕別人搬走,幫我們放到你屋裏去了吧。」那年輕人說:「不好意思,我沒搬。我打完牌回來看到車棚裏有兩輛自行車,我就去和牌場的女老闆說了,老闆就說要來看看,一路上老闆說要把自行車搬到她那裏去,還要我不告訴放車子的人。」我就請他帶我去推車。年輕人猶豫的說:「我帶您去推車,老闆會怪我的。」我說:「不會的,你是在做好事,做好事會有好報的。」

那年輕人把我帶去了,牌場在田中間,離這裏有兩、三里路。到了牌場,年輕人叫開門,說明來意,女老闆一聽兇巴巴的問我:「你是幹甚麼的?今天不說清楚,誰也別想把車子拿走。」我笑容滿面的望著她,心裏發著正念,不順著她的思路回答,用善心啟發她。我說:「我離這不遠,就是鎮上的,你可能經常上街吧,你下次上街請你到我家做客,我們結個善緣吧,做好事得福報。」她一下態度變得非常和善,連忙說:「你拿去吧。」我說:「謝謝你,我去把同伴叫來一起推,請你等一下。」我到車棚處去找同修,這時同修正發完資料在車棚那裏等。見到同修我就說:「車子被人拿去了,現在我找到了,她同意給我,我們去推車吧。」同修聽了很不高興的責怪我:「你怎麼沒看好車?」我平靜的說;「已經這樣了,你去推車的時候就說兩句感謝的話。」同修說:「我車子放在這關她甚麼事,把我車子拿去了,還要給她說好話?」我沒往下說,就領著同修往牌場走。還好,推車子時,同修很平和,並沒有發脾氣。

我倆騎著自行車往前走,到下一個村去發真相。到了這個村,我在公路上貼,同修到對面農戶門口發。同修只發了兩份,剛發第二份時屋裏就出來一個人,一邊罵,一邊還要打。同修趕快到我這邊來,我倆到路邊切磋了一下,決定今天不發了。我們就回家。

回家的路上總是心裏放不下這件事,向內找我哪裏有問題。想來想去想的是同修今天心態不好,對我有看法,認為我沒看好車子,同修帶著埋怨的心態做事,一定不順。心想今天不發了也是對的,繼續發恐怕被邪惡鑽空子。我倆原來結伴發真相,把車放在路邊的草叢裏,一點事也沒有,這次她要放在人家的車棚裏,我不該同意的……想著想著不自覺的笑了,我問自己:這是向內找嗎?完全是找別人。

第二天,我學《精進要旨》,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在以後的修煉中,我逐漸學會了真正向內找,遇事用大法對照自己,到後來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

二、遭綁架後向內找修去怨恨心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縣國保大隊、鎮政法委、派出所、街道聯合綁架了四名同修,其中包括同修A和我,藉口是我們滿街貼的「天滅中共」的不乾膠。警察把我們四個同修劫持到縣看守所。因學法小組在我家,資料是我拿,我不在家,其他同修怎麼辦?我心裏想的是同修。

我在看守所堅持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第二天放風時我到外面院子裏煉功,被獄警知道了。第三天,獄警把全號室的人都叫去,還叫了三個同修,但沒叫我去,威脅同修說我在裏面煉功,要把我單獨關押、轉刑拘、戴腳鐐手銬。一位有善念的女警單獨把我叫出去跟我說了這個情況,她說:「我們知道你有兒子在縣城工作,現在趕快把你兒子的手機告訴我,我叫他來找國保大隊要人,要真轉刑拘就麻煩了。」我觀她態度真誠,就把兒子的手機號碼給了她。我回到號室發正念解體迫害。我在發正念做結印手勢清理自己時,手印中顯現一把鑰匙。發完正念,我就對同修A說:「我今天回家,你有沒有甚麼信要帶。」同修A說叫她親人來要人,也沒問我怎麼知道今天能回家的事。我知道師父看到我的堅定信念,有一顆為同修著想的心,用顯現鑰匙點悟我回家做證實法的事。我堅信師父,我師父說了算,誰也不配管我。

就在當天下午,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大兒子、大兒媳去找國保要人,把我接回了家。路過兒子家裏,在兒子家吃了晚飯,再送我回家。在兒子家裏,兒子單獨跟我說:「昨天我們去看守所看您,看守所要我們打電話到當地派出所,但派出所不同意我們探視,沒想到今天就接回家了,我這次更加相信真是師父保護了您。」親人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說:「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2]這是千真萬確的。

其他三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也陸續回到家。同修回來後,我想一定要認真切磋,這次是甚麼執著讓邪惡鑽了空子。沒想到在切磋時同修們都說自己沒做好,但我總認為同修們沒有認真向內找,我就和同修A單獨切磋,想引導她向內找。和她談了我當時發資料時的心情,也是真實的情況,當時的情況是,我媳婦在縣城工作很少回家,她早已明真相,很支持我修煉。剛剛我們要發資料那天,媳婦帶著倆個孫子回來了。晚上同修們來了,我很想說改天再去,但又一想,已經準備好了,那就出去吧。發到凌晨四點多鐘快天亮了,我心裏就開始著急了,想到媳婦和孫子每次回家都要聽我讀一講《轉法輪》,這次我因發資料他們沒能聽,又想到他們會不會擔心我的安全。我知道這些念頭不對,就儘量控制不讓想。回來後,媳婦說我知道您去發資料了……我說到這,同修A立即指出:你這都是情,問題就出在你這個情上。她當時臉色很難看。我沒再說話,反正不想理她了。

過了兩天,反思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怎麼又忘了。我找同修A切磋的出發點是想用人的方法引導她向內找,其實是修別人,而不是修自己。同修怎麼去執著心是她自己的修煉過程。我悟上來了,對同修的怨氣立即煙消雲散,感到心情愉悅,全身輕鬆。

三、指責面前向內找修去自滿心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老伴回家跟我說:今天有倆個人在我們門店旁邊指責你們,說你們不該在錢上寫字,有時不好用。我問是誰?當老伴一說出名字時我就開始不高興了,因為這倆個人早就同意三退了,還看過真相資料和神韻光盤。我想都沒想就說;像他們這種人,牆頭草,隨風倒,別理他。這話一出口,馬上意識到不對,一定是自己哪裏沒做好。回憶這兩天是不是有過甚麼不對的念頭。這一想就找到了,就在今天看《明慧週刊》時,有篇交流文章中同修談到,一天退了多少人,當時我大腦第一念就反映出來,我在店裏發神韻,勸三退,發資料,還有政界人士主動到我店裏來退過黨,意思是自己也做得不錯,我找到這是自滿心。我立刻對老伴說:我明天就找他們談談,看他們有甚麼心結,因為他們是常人,每天都看邪黨電視,受邪黨毒害。我又對老伴說:你每天看的是新唐人電視台,聽的是真相,就是我們修煉人都要每天學法,一和常人混在一起,就往下掉,何況常人呢?我一定要慈悲對待他們。第二天我做好午飯,準備給老伴送去後就去找他們,因為他們離我不遠。我把飯送到店裏,老伴一見我就高興的說:他們今天到我店裏來了,態度很好,還與我談了一會心,還詢問我打老虎的情況。我一聽知道是我的一思一念在改變著周圍的環境。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

最近師父新《論語》換上了,我卻沒能及時背,總覺得事情多,時間不夠用。因為最近訴江,我悟到訴江案不只是我們大法弟子控告它,還要大量發資料讓世人知道訴江這件事,利用這個機會救度世人。因此背《論語》就鬆懈了。一天下午,一位同修高興的來到我店裏,第一句話就說:「我會背《論語》了,下了好大功夫才會背。」我一聽知道師父用他來點悟我了。我老伴接著說:「你師父派他來說你了吧,你還不會背。」我說: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就背。晚上回家就開始背,一段一段的背。花了幾個晚上時間背會了。

謝謝師父,時刻沒放下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