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新春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三年多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李新春被跟蹤綁架,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被非法庭審,冤判四年,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三年多摧殘。

李新春,女,今年五十二歲,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東風煤礦工人。修煉法輪功以前,李新春因多種疾病纏身,整天心情不好,經常和家人打架、爭吵,上班也沒有好心情。九八年六月的一天,單位的一個同事去單位旁邊一家看法輪大法講法錄像,讓李新春也去,從此李新春開始看書學法,身體越來越好,各種疾病不翼而飛,跟家人也不打仗了,跟婆婆的恩怨也化解了,大法使李新春的家變得和睦了。

下面是李新春自述其遭受迫害的經歷。

跟蹤綁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我下班坐車時被人跟蹤,我上車時,發現後邊不對勁,好像有一輛車在跟著。當坐到東風礦派出所時,紅旗派出所警察,就是我居住地的警察,把車攔住,挾持我下車,把我綁架到紅旗派出所。

新興分局「六一零」、紅旗派出所警察等同時綁架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之後,紅旗派出所警察還非法抄了我的家。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我被庭審,在沒有任何證人、證據的情況下,把我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由看守所鄭姓所長、曲姓班長、王大偉把我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在黑女監九監區遭受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由一個犯人樓道長叫於淑范領到她們屋,開始對我進行迫害,坐小板凳,地方不到五十釐米×五十釐米的地板磚上,不許超過一點兒,出格一點兒,包夾就踢我,當時包夾是李淑梅(伊春林業局會計,挪用公款罪)、卜淑蘭、幫教李春娟(邪悟人員)和樓道長於淑范,她們輪番開始誣陷謾罵師父。我被辱罵、強行坐在小板凳上八天八夜,屁股開始腐爛,當時是夏天,就穿一條單褲和內褲,內褲都貼在身上,我原來一百三十多斤,可那時被迫害得身體才九十多斤。

到晚上,七、八個人圍攻,她們不讓我睡覺,不「轉化」就利用犯人罵。她們又一個勁的罵師父、罵大法,我自己心理壓力非常大,自己在實在承受不住的情況下,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寫了不該寫的、做了不該做的事。從那以後,心理壓力一直很大,整天不願意說話,有時就對著外面哭。

九監區的犯人卜淑蘭,原來是甚麼公司的老總,迫害大法弟子最狠,用破抹布堵大法弟子的嘴,寫上師父的名字貼在法輪功學員後背或坐在屁股底下,拿牙籤紮法輪功學員鼻子,不讓睡覺。

然後,卜淑蘭用騙的手段把我們騙到車間強行幹活,疊紙袋,膠袋子,搓棉籤,剪衣服上的線頭。從早上六點出工,一直到晚上八點,有時候到十點才收工。有時還縫衣服,往衣服上縫花,挑玉米種子,種子有農藥,對人體有很強的傷害力,致使我們的臉、眼睛、手、腿都腫了。

在九監區,看不到大法書,也不和法輪功學員之間接觸,整天放誣蔑大法的錄像。

在黑女監七監區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至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我到七監區,那裏法輪功學員多,還有能看到大法書。

三月份開始,七監區獄警讓我們寫誣蔑師父的「心得」,當時是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我們五位法輪功學員交了嚴正聲明,當時大隊長王曉麗氣懵了,在車間回來,就到我們呆的那個屋,把我們一頓罵,又開始不讓我們睡覺、碼坐,不給開水喝,不許去超市,不許家屬接見,不許打電話或寫信。幫教鄭旭暉(齊齊哈爾社保局長貪污罪)開始找我們談話,我就是不「轉化」,不能一錯再錯。

就這樣,我們開始反迫害,不參加任何勞動,不要任何任務,我們幹活是幫助犯人幹活,為的是救她們,通過我們的行為來救度她們。後來,也有犯人得法的,有的不敢公開,但是也跟著我們偷偷的看《轉法輪》。有時,王曉麗大隊長也說:「你們都挺好,就是不理解你們!」

在七監區,多位法輪功學員遭群體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七月份,在七監區,晚上七點二十分左右報數,報一個蹲一個。我們這個樓道裏有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報數時,我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不蹲。我們沒犯法,我們也不是犯人,我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不蹲。

後來,副監獄長史耕輝來檢查,給大隊長王曉麗施加壓力,王曉麗就讓我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不許睡覺,並且在走廊裏罰站到半夜,而且還不斷的謾罵、侮辱。

白天八點三十分,還不許給開水,不許去超市,不許家人接見。在「碼坐」期間,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法輪功學員李華都休克了。後來一看我們還不蹲,就利用犯人硬往下拉我們,如果我們再不蹲,就不讓犯人睡覺,扣分,讓犯人對大法弟子產生仇恨,對我們產生誤解。

還有一次讓我們照相,我們不照,警察讓好幾個犯人按住法輪功學員硬照,最後上樓,對道的法輪功學員一看我們都不蹲,她們悟到我們是一個整體,後來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也不蹲著報數,惡警怕了。後來還把法輪功學員劉豔偉、孫栗、李耀光、李紅又送到九監區和十一監區進行迫害,因為九監區和十一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地方,也是兩個最邪惡的監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