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牛志權被非法勞教期間遭各種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牛志權,男,五十三歲,河北省石家莊市高邑縣西富村鄉古城村人,因為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兩年,在石家莊勞教所勞教遭受各種酷刑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牛志權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請求最高檢察院儘快偵查立案,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嚴懲其犯罪行為。

牛志權控告首惡江澤民的事實與理由如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修煉法輪大法的,自煉功後多年不治的老寒腿、胃寒胃酸都不治而好,使我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個好人。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凌駕於國家和人民利益之上,對一群修心向善的民眾進行了長達十六年的殘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依法進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後被帶回到縣招待所非法關押三天,每天交二十元罰款。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九點多,被西富村鄉派出所世永,村幹部李京田帶到派出所,所長周振民強迫讓說法輪功是邪教,我回答法輪功不是邪教,就被拉到讚皇縣看守所,拘留十三天,罰款二百元,飯費一百五十元。


鐵籠子示意圖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我依法進京上訪,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到天安門公開煉功證實法,被綁架到汽車上,又打又罵,直到天安門派出所,被銬到鐵籠子裏,讓說地址,不說,就用棒子猛擊,後又被綁架河北駐京辦,被銬在樓梯上一夜後,被鄉派出所綁架到縣公安局,局長李清章及一夥警察,對我連打帶罵,局長李清章狂叫,看我不打死你們,對我猛打耳光,身上的二百元被耿錦書掏去,上銬兩個多小時,手銬勒到肉裏,兩隻手腕腫脹像饅頭一樣,幾小時後被拖到富村鄉派出所銬在院內的樁子上,兩夜一天,身上的一百元被所長掏去,五天後拉到縣大營拘留所拘留,直到勞教,沒有出示任何手續,也不通知家屬,就被押送到石家莊勞教所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警察指使犯人對我施行了各種酷刑,如「開飛機」(一種酷刑)「練拳擊」,長期不讓睡覺,練軍姿,超強勞動,精神洗腦,關小號等,僅舉幾例:

(1)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飛」

到勞教所第一個晚上,犯人頭張建華指使其他犯人讓我們幾個煉功人開飛機,並用胳膊肘,猛擊我腰部,直到把我擊倒,使我半個月後還腰部疼痛,並讓把身上的錢拿出,他們買東西吃。

(2)強制轉化

為了達到所裏內定的所為轉化率,警察指使兩個犯人,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轉化一個學員警察得獎金一千元,犯人可減期三個月,以此為誘餌,讓包夾用各種辦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我的兩個包夾王玉清,韓東都是幾進幾出的慣犯。一次包夾王玉清,對我胸部猛擊五十多下,並叫囂看法輪功厲害還是我的拳頭厲害,直打的沒力氣,才住手,使我在一個月內吃東西就痛。

(3)超強勞動

從早上五點三十分起床到晚上十一點三十分,一大隊四樓內,每天從樓道,房間,水房,洗衣房,廁所不停的用擦布擦,一遍又一遍,不讓有片刻休息,都得打掃乾淨,特別是廁所一百多人大小便,便池內尿垢很厚,看都想吐,讓我用東西刮乾淨,不乾淨就打。其他犯人都看不下去了,就把王玉清按到便池內,讓他也體驗一下滋味。

(4)精神洗腦

讓我每天在電視機前,看誹謗污衊大法、大法師父的錄音錄像,明知顛倒是非,不聽就體罰。

(5)長期不讓睡覺

一大隊隊長李玉敏為了轉化我,每天做我的轉化工作直到深夜,期間幾個隊長輪流著來,半個月不讓睡覺,使我精神承受到了極限。

(6)關小號

隊長趙超為了轉化我,晚上叫我到辦公室,關掉電燈,對我拳打腳踢,使我口流鮮血,整個四樓都能聽到打人聲響,後又把我關到小號,不讓與人接觸。

殘酷非人的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解教回家後,各種騷擾,從未間斷,手機被監聽,派鄉鄰監視,所謂的各種敏感日,公安派出所,六一零上門查看,限製出門,十六年來我們全家在這樣的環境下,不能正常生活,親屬朋友都為我們提心吊膽。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為了法律的尊嚴,為了中國人民能夠從謊言中解脫出來,實現中國憲法所賦予的信仰自由,還人間正道,請求最高檢察院,憑良心正義,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儘快偵查立案,提起訴訟,嚴懲其犯罪行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