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學員得救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我的丈夫老張,在他一歲的時候患病發燒,打青黴素、鏈黴素,藥物過敏導致他左耳完全失去聽力,右耳和正常人比聽力也比較差。使他八歲時才會說話,吐字不清,左邊的鼻子也不怎麼通順,九歲就上學了。由於聽力差,學習很吃力,所以,他文化程度比較低,表達能力也差。

得法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天早上五點鐘左右,老張突然說胃疼、喘氣困難,我當時就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用懷疑的眼光瞪著我,我說:「現在才幾點,又是星期六,這麼早,挺一會兒,八點以後再說。」然後,我就放神韻光盤,看了不到半個小時,他就睡著了。

到了九點多,我們去了醫院。他被檢查出了高血壓、心臟病、食管裂孔疝(只能做手術),醫生讓他住院繼續檢查。結果又檢查出胃裏有個瘤,胸部、肺部都有積水,還有膽結石。大約住了十一天,我們又到瀋陽醫大檢查,又檢查出胃竇糜爛、十二指腸糜爛,做手術就得好幾萬元。

回到家,我對老張說:「這麼多病怎麼治呀,那得遭多大的罪呀,能治好嗎?跟我煉功吧。」經過我耐心勸說,老張說,「行,我跟你煉。」就這樣他開始修煉了。一個月後,老張的單位組織職工體檢,他回來一進門就高興的說:「還得煉功哪,都好了,血壓也不高了。」看他高興的樣子,我說:「你得好好謝謝師父,好好修。」

從此以後,他開始學法煉功。但由於他文化低,表面的字的意思都看不懂,每天上班又忙,並沒有真正學進去法,只是知道大法好。

魔難

二零一二年過完年,老張開始咳嗽,一天比一天厲害,身體開始浮腫、喘氣困難,到了四月份,他已經不能躺下了,一躺下就咳嗽,震的胸疼的厲害。一個星期後不咳嗽了,胃開始疼,幾天過後胃不疼了,肚子又疼了,還吐。肚子脹的上下不通,水也不能喝了,飯也吃不進去了,渾身上下都浮腫,穿鞋都穿不進去。本來這些就夠他承受的了,這時他渾身又長了像牛皮癬似的東西,滿身都是,特別癢癢、一層一層的掉皮。後來浮腫的非常厲害,像水泡一樣透亮,感覺一碰就破水似的,走路兩腿分開,行走特別困難。這時我和他的心都有點不穩了。我就把他弟弟找來,一起把他送進醫院。

大夫一看就說:先住院再檢查。一進住院部,用上藥很快就排尿了,到了晚上就能吃飯了。因為每天檢查也沒查出浮腫的原因,一星期後我們要求出院,醫生一看老張精神挺好就同意了。沒想到回家十天後,老張又開始咳嗽,又開始浮腫了,心臟每天都狂跳幾回,特別難受、疼痛。受不了,只好吃藥緩解。就這樣,反反復復一年多。後來他又出現了糖尿病的症狀,渴的不行,還不敢喝水。由原來一個月吃一次藥,到二十來天就得吃藥。

這期間,同修們也不斷的來幫助發正念、切磋交流、在法上交流讓他明白法理,幫助老張過關。他也明白了很多,但是總是好一會,接著又反覆了。老張又開始咳嗽、吐血,吐的都是爛東西,咳嗽震的胸部開始疼痛,一宿不睡覺一直疼。他從屋裏走到衛生間都很困難了,同修們也不斷的增加發正念,就這樣堅持二十多天,血一直吐而且越來越多,我一看他就有點害怕了,我把他弟弟叫來商量,決定上醫院。

片子出來了,大夫嚇壞了,說滿肚子都是水,右肺子已經爛沒了,某項指標癌細胞特別多,隨時有可能死亡的危險,讓家屬準備後事。住進醫院的頭幾天晚上,每天都得對他實施搶救。

一天,老張坐在床上,我看他使勁抬腦袋往窗外看,很吃力的往起抬,一直在往外看,問他瞅啥呀?他說:「我找上天的梯子。」當時,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我說:「大法就是師父留給人上天的梯子。你趕緊想法求師父,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經過二十多天的搶救,老張的心臟稍有些穩定,引流管引出來的髒水也變淺了,爛東西也少了點。大夫說,爛肺子已經沒多少了,剩下的已經粘在一起,像鐵一樣堅硬,並說該做的我們都做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大夫讓他深呼吸、吹氣球,讓肺子膨脹起來。由於肺子沒了,沒有肺子撐著,就出現了漏氣,冒泡越來越多,靠管已經排不出去多少了。他的脖子開始變粗、胸部、胳膊都是氣,我們都很著急。大夫也跟我們商量說,轉院到醫大看看吧。

到了醫大,我們把所有的檢查和片子給大夫看,大夫說是晚期肺癌,不用看了。我們要求住院,想把漏氣給解決了。大夫說沒必要,建議回當地醫院往上一點再插一個粗引流管。第二天,我們就返回當地醫院了。

到了胸外科安排好了病房,我就跟老張說:「咱們不能靠醫院,醫院根本就治不好病,只有大法能、師父能。」他說:「你把《轉法輪》拿來。」第二天一早,我回家把書拿來。他有時間就看,早上三點起來煉功,開始煉一會兒歇一會兒,僅幾天,恢復得特別快,身上的氣也消了,也能下地走路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轉。但肺一直沒有膨脹,大夫說他可能永遠都膨脹不起來了,一直到死。這次我倆都沒動心。

過了幾天,主任查房說老張的肺開始膨脹了,有希望了。我們就要出院,大夫同意了。從住院到出院正好兩個月。

神奇

出院後的第十一天,老張的肺就不漏氣了,使勁咳嗽也沒冒泡。他非要拔掉引流管子,可我害怕,就是不敢拔,只好閉著眼睛求師父說:「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讓弟子把管拔下來。」我閉著眼睛正喊著,老張說:「別喊了,管子自己出來了。」我一看,管子自己真出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幫忙拔的。我馬上把傷口處理好,把引流器扔了。趕快回來給師父上香磕頭,謝謝師父給了他生命。我倆哭了很長時間,師父的慈悲是我們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我們擦乾眼淚,決心好好修煉、勇猛精進,少讓師父操心。

拔掉管子卸掉了包袱,這回老張可輕鬆了,說出去走走。第二天早上一醒來,我就把紗布揭開一看:太神奇了,那麼深、那麼大的口子、也沒縫針全長好了!我把這好消息告訴大家,誰也沒想到,都特別高興,稱大法神奇。

可沒過幾天,發現老張又喘氣困難,一看肚子又大了,腿、腳都浮腫了。我說:「怎麼辦?」他調整一下心態說:「愛咋地咋地,就不上醫院 ,死就死。」聽他這一說,我心裏踏實一點,但還是很鬧心,信師信法打了折扣。我開始找到自己的不足,怨恨心、埋怨心、顯示心、急躁心、指責別人的心,證實自我的心、自以為是、沒有善心,找到了就去掉它、不要它,一直發正念,不承認它。

經過一星期的發正念、去執著的痛苦過程中,師父把我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我這邊的物質一去掉,老張就開始排尿了,一個星期後恢復正常,兩個月後就正常上班了,體重增加了六十斤。

結語

從二零一零年得法至今,已經是五個年頭了,老張在師父的呵護下,經歷了生死大關,脫胎換骨的變化,現在已經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了。我們全家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師父的加持,沒有師父的承受,就沒有我們的一切。

歷時一年多的魔難,我深深的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是自己修煉意志不夠堅定,不能放下人的觀念,還在維護那個「私」,才造成了這次魔難,真是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今後,我們一定要加強學法,勇猛精進,救度眾生,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