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歲新學員:生命的起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當我尚在襁褓之中時,體弱多病的父親便撒手西去。不滿二十歲的母親面對這殘酷的現實,只怨自己命不好,祈望神佛保祐來世有個美好人生,她懷著虔誠的心,吃齋念佛,成了名忠誠的佛教徒。我自小在母親影響下,對神佛誠信不二,儘管後來接受了無神論的教育,但內心深處一直堅信神佛存在及佛法無邊,在無人窺見時,我會偷偷給菩薩燒香跪拜,表示自己的敬仰之心。

約十年前的一日,有位朋友到訪隨身帶來幾本佛教書籍作為禮物,翻開一看,書中故事樸實親切,勸人向善,這有別於社會上的「私」字當頭,「我」字第一的道德觀念,立時喚起我對神佛的敬愛之心,從此我開始找尋,購買閱讀佛教書籍,我背誦了很多的佛教經書,每天誠誦「阿彌陀佛」。

一、緣歸大法

三年前一個寒風凜冽的清晨,我正在家門口鏟雪,有人走過來和我搭話,我們一見如故,她向我介紹神韻、幫我退黨還向我推薦法輪功。隨後的交往中,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在她細緻耐心的講解和開導下,我從最初對法輪功幾乎是一無所知逐步走入了這塊修煉的聖地。同修推薦我看《轉法輪》,還多次為我借來師父的其他著作。

在我通讀《轉法輪》後感到收穫很大。以前頭腦中對信佛向善的理解很膚淺,因為自己過去只是摸索著學習,無人指導,對佛法談不上有清醒的認識,僅僅認為不能存害人之心,見人有困難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對窮人給些施捨,這就是個好人了,可是靈魂深處沒有改變沒有提高,遇到觸及心靈的問題時,絕對是以常人之理來衡量的。也就是說,在大事情上是以維護個人利益為前提的。

師父教導我們,「在高層次中修煉,要講一個專一的問題,要把住一門去修,修煉哪一門,一定要把心放在哪一門上」[1]。幾十年來,自己一直信奉佛教,現在真能一下子從內心深處放下對佛教的信仰嗎?經過幾天痛苦而認真的思考,認識到自己過去信奉佛教完全是盲目的,只是按照常規去廟裏進香,在家誦讀,背誦佛經,僅此而已。大法不僅有五套功法來改變本體,帶動身體向高能量物質轉化,更有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修煉的層次。特別是,師父除了不斷深入的講法,還不斷針對弟子修煉中出現的問題給予提醒、解答和教導,使大法弟子能走正自己的修煉路。想到這些,我毅然決定放棄佛教走入大法修煉的聖地。

二、正念對待病業

有一天,讀到一段法,是弟子在問師父是否可以吃補藥的問題,師父回答的大概意思是可以不吃,這一問題觸動了我。我有高血壓,也曾是個心臟病患者,因三根主要血管堵塞,曾先後三次手術,安裝了三個支架,為此,除長期同時服用六種治療藥物外,還要服用其它的輔助性藥物,我一直生存在藥物的保護中。

另外,師父在其他講法中也提到應該如何對待病業和吃不吃藥的問題。師父說:「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2]我想,師父這樣說,作弟子的就要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才能在修煉的路上大步前進。

第二天,我就停止服藥了。我身體真的也變得輕鬆起來,真高興我現在已不再是病人了。半年後,家人發現我沒有去醫院取藥,對此提出了強烈的反對意見,他們指出,我做過三次心臟手術,停止服藥很危險,希望我對自己負責也對他們負責。他們看說服不了我,又勸說我,至少要服用活血的「阿斯匹靈腸溶片」,在勸說過程中,女兒甚至提出了交換條件,說我過去是學俄語的,卻沒去過俄羅斯,如果我同意服藥,就陪我去俄羅斯旅遊,了卻一生夙願。接著兒子、孫女及親朋好友也打來電話勸。我堅持說:「我的病好了,還吃甚麼藥?」自從修煉大法後,我不吃藥了,過去經常腰酸背痛的毛病卻不再發生了。以前洗幾個碗都感到後背疼痛難受,現在可以連續站幾個小時做家務活不覺吃力;醫療中心的醫生對我的血壓做了檢測,結果也是正常的。

三、專一修煉 大法展神奇

過去,我誦讀佛經時,當閉眼時,面前就會出現一些畫面。開始時,看到鄉鎮上冷清簡陋的街道,後來看到自己正在一個大斜坡上行走,卻總走不到坡頂。修大法後不久,畫面發生了變化,看到繁華的城市,高大的建築,熱鬧的街道,甚至還有人來往。自己的觀望點,竟然是從上往下俯瞰大地。

我也遇到另外空間的干擾。有幾次,我看到前額突出的老壽星,他面帶微笑邀請我去他那裏,我謝絕了邀請,我告訴他我現在修煉法輪功,修煉要專一,要講不二法門。後來,我見到我煉功的地方被一個年輕和尚佔據了,我去趕他時,那和尚說他是我的前生,就該佔我的地方,接連幾天煉功時,都為此和那和尚爭執,最後好不容易才將他趕走,奪回了我的煉功地點。

一次,我見到一個很高大的佛,我生出了敬仰之心,大佛和藹的摸了一下我的頭,當時我心裏很高興,覺得真幸運見到了大佛。那時,我正學習師父的經文,有弟子向師父問及灌頂的事情,此事一下提醒了我。由於自己學的法還很少,學過的內容也沒完全記住,遇到考驗才會辨別不清,我立即翻開《轉法輪》找到師父關於灌頂的講法,師父說:「灌頂是佛家密宗修煉方法的一種宗教形式。目地是經過灌頂之後這個人就不能夠再入其它門了,就承認是這一門的真正的弟子。」[1]讀完這段法後,我大吃一驚,自己怎麼稀裏糊塗的犯下這麼嚴重的錯誤,為了不再被干擾,我決心不再看了,以免犯這樣的錯誤。後來我基本上甚麼也看不到了,只有一次很難得的看到一個靜態的畫面。

約半年前,同修給了我很多疊蓮花的紙,那些日子,我做完家務就開始疊,有時一疊就是幾個小時,我想儘快完成,讓同修在搞活動時能用上。一次,黃昏時間,我回樓上的臥房休息,看到臥房櫥櫃裏放金光,我心想這是怎麼回事,趕緊走近看個究竟,一看是那些蓮花紙發出的光芒,我感到太神奇了,原本,只是覺得是普通的紙,疊出來也就是普通的紙蓮花而已,沒有想到如此神聖,紙上都帶有能量呢。

四、認識利益之心

師父的諄諄教導給我指明了方向,但修煉不僅要懂得道理,更主要的是要體現在行動上。如在過利益關這個問題上,心裏知道這個理,但是思想上卻總放不下,耿耿於懷,每當一談起此事就會憤憤不平。

事情是這樣的,十多年前,我母親去世時,一位堂弟想霸佔家產訛詐錢財,他在親朋好友中挑撥離間散布我的謠言:說我住在他家時,他招待我喝了一背簍的小香檳,事實是我從來不喝香檳。還說在給我母親送葬時,丟失了一百塊錢,要我賠等。在母親的遺體告別會上,我成了親朋好友批鬥的對像,堂弟和親朋的表現傷透了我的心,所以採取惹不起躲得起的辦法遠離他們,不願意再和他們交往。

有次回國探親和他們通電話時,一位叔叔一開口就追問我國內的住房怎麼處理的?其實母親去世後,我已經將母親的住房和家具全部給了他們,現在他們居然如此貪心來追查我的外地住房,我認為太過份了,心裏想起來就憤憤不平。

對照師父的法,我感到在這個問題上,我還停留於常人的思想境界中,對物質利益斤斤計較,以常人的標準來衡量是非,把自己和他們一樣對待,那自己不就是個常人嗎?還配說自己是修煉大法的弟子嗎?真是需要好好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利益面前保持個平和的心態。

五、學習講大法真相

通過不斷學法、看明慧交流文章以及和同修交流,我了解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積極的做著各種講真相的事,我有願望做,但不知道具體該做甚麼。

同修有時候就會為我提供機會,去年倫敦的「真、善、忍」美展,同修把我送到那裏,讓我幫忙發正念,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我感到高興,同時收穫也很大,我參觀了所有的畫作,感覺畫的太好了,每幅畫作表現的內涵也令我震撼。

今年,在「國際瑜珈日」的活動,同修帶我一起去了,我在那裏發傳單,還教一位老年女士煉功,那位女士學的慢,我就不厭其煩的教,女士感謝我說我有耐心。那天,雖然從早上八點出門到晚上七點左右才回家,確實有點辛苦疲勞,但我感到很欣慰。活動當中,我被同修們的無私付出感動,尤其是其中的一位西人男同修,他最早來到活動現場布置展台,最後一個離開,活動期間,他一直不停的在教功,那種認真負責的態度令我佩服。

作為一個新學員,因為起步晚,加上學法不夠,認識上還不太好,所以總張不開口講真相。為了使我跟上正法進程,同修給我了一些真相畫冊和報紙,還打印出來如何講真相勸三退的一些資料,她經常鼓勵我說:雖然您目前還無法經常外出參加活動,但是家裏也是您講真相的場所,您就對來家裏的客人講,也是在救人呀!確實,我女兒的朋友較多,經常聚會,還有國內的朋友有時也會來家裏。同修無微不至的幫助和鼓勵令我感動又慚愧。

我開始學著向客人講真相。當遇到交談投機的客人時,我就介紹法輪功和真、善、忍,但也只是屈指可數的事;我女兒監護著幾個十多歲從中國來留學的女孩子,當她們放假一週來我家住宿時,我開始嘗試向她們講真相,因效果不佳,我從此卻對講真相勸三退產生了畏懼。

師父講:「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3]我剛修煉時,在別人面前不敢說自己修煉法輪功,怕給自己惹麻煩,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認識上有所提高,現在開始理直氣壯的說:「我在煉法輪功」但是很多情況下,怕心還是不斷的往外出。

六、家人的改變

剛開始修煉時,還不太敢在家公開,女兒知道我在學,女婿也不做聲,他們及國內的親戚是受了毒害的,他們雖不明著反對我,但是不想讓我接觸同修,說如果覺得寂寞,可以多請常人朋友到家裏來;去年我去參加法會時,女兒的朋友提醒我說:要發生了甚麼事情,要趕緊跑(大概覺得法輪功在國外也會像國內一樣被抓)。我呢,也理解他們,因為他們對法輪功一無所知才會這樣,所以我想自己一定要做好才行。

開始我是白天時間煉功,所以總有干擾,一會兒這事一會兒那事,後來我就早上四點半起來煉功,這樣即可以不受打擾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也不耽誤我白天做家務活,能想到的地方我都嚴格要求自己,再加上我身體好了,漸漸的家人的態度也在發生變化。

去年參加法會時,女兒特意做了三明治給我,還開車把我和同修送到地鐵站;幾次出去參加活動,女兒都特意到超市給我買好午餐;我煉功用的播放器,第一個不太好操作,於是同修又買了另外一款給我,當我準備把第一個退還給同修時,女兒讓我都留著,萬一其中一個壞了可以替換著用。我到加拿大的兒子那裏去,兒子說:「您要煉,就堂堂正正的煉!」

一個月前,兒女給我慶祝八十歲生日,安排了一次意大利旅遊,在出發前,女兒提醒我:「您現在不吃藥了,每天一定要堅持煉功。」在外旅遊的那段時間,兒子兒媳、女兒和我同住一室,我女兒像監督我一樣,天天提醒我煉功,當我煉功時,他們都不出聲也不敢動,怕影響我,等我煉完了兩小時,他們才起身活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