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景泰:河北衛視歪曲事實詆毀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叫康景泰,是一名法輪大法學員,今年44歲,是河北省三河市人。

2016年11月12日河北衛視播放了詆毀法輪功的節目,視頻節目中有我的鏡頭。幾天後三河電視台也轉播了,並且《河北日報》在11月18日也添枝加葉、嚴重歪曲事實報導此事。

此事給法輪大法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在萬分痛悔的同時,我想把我親身經歷的事件過程詳細的說一說,讓受迷惑的世人從我的經歷中,看清中共的造假新聞是怎樣炮製出來的,它們是怎樣違反憲法36條和35條,剝奪公民信仰和言論自由,肆意迫害好人的。

我首先要說清的是,河北衛視的視頻最後那幾句話「甚麼迷途知返」等等,是違心話,是我在不配合記者就要「讓國保找你」「執行實刑」的威脅之下,以及2001年在廊坊萬莊勞教所,我被迫害生命垂危的恐懼陰影之下,被迫說的假話。

還有《河北日報》報導中的開頭和結尾那兩句誹謗法輪功的話,根本不是我說的,是記者自己胡編,反而把誣陷的髒水潑到了我的頭上。

報導還造謠說我與妻子感情不好,家庭經濟緊張心理壓力大才更加「癡迷」法輪功的,最後說甚麼我很後悔,以後要怎樣怎樣,其實我根本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2016年10 月22日(星期六)上午,三河司法局矯正股股長喬學松(電話:18630634066)打電話得知我在門診後,追到家中讓我配合做一個詆毀法輪功的宣傳片。

我由於屢遭迫害,怕心很重,不敢斷然拒絕,然後他給我列了四點內容:1)是怎麼開始煉法輪功的,2)是怎樣想到用偽基站宣傳法輪功的,3)發了甚麼法輪功信息,4)發了多少條。讓我寫個草稿,週一上午去司法局交給他看一看。

中午12點以後當我靜下來仔細想想,我覺得這種害人害己的事不能做。我就給喬學松打電話說:我不想做這件事情,也希望他不要參與,這樣對他也不好,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他看我態度很明確,也確實是為他好,讓我給副局長雷建國打電話,說這事他做不了主。

隨後我撥通了雷的電話(13731636390),告訴他此事我不能配合做,詆毀法輪大法的事是要遭報應的,又給他講了當前的形勢。他看一時說不動我,就說呆會兒再找我談,就把電話掛了。

當天晚上八點左右,雷建國和喬學松兩個人開車來到我診所,當時有病人,他們把我叫到藥房,說我們這個案子,我的親戚和法院方面怎麼利用關係,怎樣因為我轉化才判緩,說我若不配合做宣傳片對不起親戚朋友,他們不好辦;如果做了以後還可能會減刑等等。由於害怕和頭腦不清,我違心同意了,他們才走了。

當天晚上我和家人說此事,家人勸我不要做此事,並且給我很大鼓舞,建議給雷局長寫封信說清楚此事。我考慮再三也覺得寫封信可以說的更清楚些。隨後在第二天(10月23日)花了一整天寫了一封長信,講述了法輪功真相和大家都不能配合做此事的理由。

10月24日早上,喬學松給打電話讓我去司法局,我帶著信找到雷局長,他大略的看了此信,雖有些觸動,但還是堅持讓我配合做宣傳片,還說要不然讓國保找我,或找法院給我取消緩刑,執行實刑。我以身體不好為由不願做此事,他說他可以與電視台的人說說,只要十來分鐘就結束。跟我說你只應付一下,回家再去懺悔。

我在怕心的支配下,又違心答應假意配合一下。這時雷建國拿出一份文件,看了看,跟我說了與喬一模一樣的四點要求。我看見竟然是紅頭文件,才醒悟這是一項政治任務,我說為甚麼下這麼大的力量?敢情是中共的政治任務。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是不會管我們這些善良群體的感受和死活的。

當天下午,河北衛視的記者先去三河法院所謂的採訪、了解案情,讓我等著。大約四點半左右,幾個電視台的人來到司法局,問我是怎麼學的功、怎樣轉化的等等。我說我早年因為身患高血壓,在大學時學的法輪功;法輪功被迫害這麼多年,我屢遭迫害,給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又談了買廣告機的目的。他們一聽我說的與法院說的不一樣,不讓我說了,就給我拍了幾個鏡頭。

後來我看到做出來的節目,我說的很多正面的話都被剪掉了,只保留了他們認為有用的可以抹黑法輪大法的部份,並且我懷疑他們把我的聲音有一部份進行處理了,讓人感覺我好像帶著哭腔、萬分痛悔的樣子。

我還要說明的是,我的身體不好完全是因為中共的殘酷迫害造成的。1994年煉法輪功之後,不久我的高血壓就好了,身體多年一直很健康。高血壓的復發,是2001年在萬莊勞教所,那時候一天十八九個小時不停的撿豆、縫足球,高強度勞累、挨打受罵、擔驚受怕,我的高血壓才復發的。最後我的血色素低至2.3克,險些死在裏面……

多次殘酷的迫害與折磨,使我的內心埋下了極度恐懼的陰影;每被逼轉化一次,我的身體就更加惡化一次。頭暈、高血壓、全身發涼全出現了,身體每況愈下。特別是2014年我再次被綁架進看守所,當時血壓高達240;二十天後我又被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腦班近兩個月;我被所謂高壓轉化之後,身體狀況更是日趨下降,當時頭頂的頭髮幾乎掉光,時常頭痛欲嘔,精神恍惚,腎區疼痛,嚴重抑鬱……

從我親身經歷河北衛視公然造假事件,我真切體會到中共媒體為達目的,移花接木、偷梁換柱,從而欺騙世人、迷惑大眾。

從司法局出來後,我一路踉踉蹌蹌走到家來,我知道我做了大惡事。我做了這麼大的壞事,師父仍然為弟子著想,怕弟子摔倒了一蹶不振,仍慈悲的對不爭氣弟子珍惜看護,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

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更加堅修大法,知恥而後勇,在以後的生活中處處事事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彌補給法輪大法造成的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