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團河勞教所精心導演騙局欺騙海內外媒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7日】北京團河勞動教養所在江××政治流氓集團的指使下,用暴力和洗腦迫害了成千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並用偽善和謊言欺騙了無數國內外民眾。2001年6月12日,港澳及海外媒體採訪團河一事,更是其精心安排的徹頭徹尾的一個大騙局。請幫助將此文給有關海外媒體和個人傳閱。

首先,眾多港澳及海外媒體採訪團河的日期──2001年6月12日是事先就已定好的。當時團河勞教所為了在全世界面前表示它的「公正」,不僅安排了猶大接受記者採訪──當然,該說甚麼話、不該說甚麼話,警察早已事先安排好了──同時也安排了仍在堅修大法的法輪功學員接受採訪。平時遇有記者採訪,警察們事先早已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都隱藏起來,以免惡警的罪行暴露出去。為甚麼這次團河勞教所敢安排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接受海外媒體採訪呢?

其實,6月12日那天接受媒體採訪的兩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一名叫楊海東,一名叫方斌)在採訪日期的前一天(即6月11日)才被警察從北京團河勞動教養人員調遣處送到團河勞教所,對於發生在團河勞教所裏面的對大法弟子的種種非法迫害的內幕根本一無所知!

其中,接觸過楊海東的人發現,楊剛到團河勞教所時,明顯的狀態是正遭受著很大精神壓力,看得出楊還是一名略顯內向的人,在警察的監控下,他自然不大可能說出勞教所實施迫害的真實情況。方斌的性格比較外向,但警察早已調查清楚,在他來到團河勞教所之前,被非法關押期間,還沒有受過打罵等迫害的經歷,同時方也從未來過團河勞教所,所以,方也不大可能會說出對勞教所的真實情況。所以,在事先經過一番調查摸底之後,團河勞教所才敢安排楊、方二人接受記者採訪。

在6月11日那天,楊、方二人下午才從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一起被送到團河勞教所的,除警察外並沒有其他人員陪同。二人被送至勞教所五大隊(五大隊是2001年初新組建的一個法輪功人員的大隊,隊內當時還未出現象二大隊、三大隊那樣打折大法弟子魯長軍的腰等這樣的慘案)。其實這也是勞教所的一個精心安排,在經過二、三大隊的通過系列血腥折磨和欺騙迫使勞教所內部份法輪功學員違心放棄修煉後(明慧網上已有多方面的揭露文章),再加上對外嚴密的信息封鎖等一系列手段,勞教所宣稱90%多法輪功學員被所謂「轉化」。

勞教所還專門組建一個表面上沒有多少暴力史的大隊,作為勞教所對外展示其「勞教成果」的一個所謂的「文明窗口」來欺騙世人。五大隊前任大隊長楊保利曾對法輪功學員講:五大隊嚴禁體罰虐待!其實包括後來給勞教人員起用的新住宿樓、改善所內綠化環境等等,全都是徹頭徹尾做給外來參觀者看的。楊、方二人11日下午到達勞教所五大隊之後,被嚴禁與其他人員交談。他們兩個根本就不清楚這裏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真實處境。

6月12日那天一早,勞教所就把堅定的大法弟子和那些違心表態後被認為不穩定的人統統的帶到了一個外人見不到的地方,當時勞教所裏有三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大隊,其中二大隊被帶到了一號庫房,三大隊被帶到了二號庫房,五大隊在西邊宿舍樓裏面沒有動,當時七大隊雖然是關押吸毒犯人的大隊,但其中也非法關押了一小部份法輪功學員,他們也被帶到了勞教所庫房最後面的一趟小平房裏。二大隊和三大隊特地把電視也搬到了一號庫房和二號庫房,給這些令他們不放心的人破天荒地放了一次故事片影碟,怕有人喊口號揭露他們。其實當時大部份人都不清楚為甚麼會把這麼多人帶到這麼骯髒的庫房裏看錄像。剩下的一些是惡警認為已經背叛信仰的留在隊裏,他們都被惡警先「培訓」了一遍,諸如如果記者問這裏伙食如何;這裏有沒有打罵體罰現象,對這樣問題如何回答等等,以備記者們採訪時不出漏子。

上午9點多鐘,時任三大隊副大隊長的姜海泉(此人是個地地道道的流氓打手,它曾親手電、打、罵過多名大法弟子,趙明、魏如潭、楊樹強、張久海等許多人都曾遭受過它的毒手,此人在2001年底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功」被升為勞教所教育科副科長)和另一名警察來到五大隊,把方斌和楊海東帶到了住在東邊宿舍樓的三大隊辦公室與他倆交談,但楊、方二人一直不知道把他們帶過來有甚麼事。一直到11點左右,突然進來十多家港、澳及海外媒體記者,包括大公報、明報、南華早報、澳門日報、中華時報(台灣)、泰晤士報和德國、法國的媒體記者以及新華社和多家國內媒體記者對他們進行了採訪。他們二人被分開在不同的房間裏,在數名警察的笑裏藏刀的監視下,他們接受了採訪。

其實,楊、方二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接受記者採訪,更不知道記者主要想了解團河勞教所內針對人權狀況的一些問題;而眾家媒體記者也根本不知道楊、方二人昨天才從別的地方來到團河勞教所,對所內的情況根本就一無所知!

同時,記者被安排在11點左右進行採訪,而不到12點時就到了所內統一吃午飯的時間,也就是說採訪的時間非常倉促的,不可能讓你了解到詳細內幕。倉促之下,記者們心情又非常急迫,急於了解真相,竟然忘記了核實一下被採訪者的真實情況!所以當記者問二人有無被打罵迫害的情況時,二人自然只能說沒有了。而當時方斌確實表現得很堅定,表示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但他萬萬沒想到,這一點恰恰引起相反的效果,給外界造成了這樣一種假象:你看,勞教所是允許堅持法輪大法信仰的人自由表達其意願的!這正中勞教所的下懷。

試想,如果當時被安排接受採訪的是其他幾個早已入所、經歷過殘酷折磨而又非常堅定的大法學員,結果會是怎樣呢?勞教所敢安排他們接受採訪嗎?那麼就算現在勞教所敢不敢讓那些因堅定修煉而遭迫害的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接受採訪呢?!

在採訪持續了二十多分鐘後,時任勞教所副所長的莊許洪(其人的位子後被李愛民接替;李愛民在2003年上半年因勞教所幹警向勞教犯人販賣毒品從中收受好處一案被擄職)便趕緊宣布已到吃午飯的時間,就這樣這次採訪在勞教所的惺惺作態的導演下中匆匆結束。他們深怕時間長了會被記者探出馬腳來。

其實在勞教所這麼粉飾和掩蓋下,不明真相的人怎麼可能探出馬腳來呢?!就連很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都被勞教所這種粉飾欺騙,接見時,看到的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粉飾出來的柳綠花紅的環境時都說:你看,你們這裏多好!國家為了你們費了多大的苦心啊!隊長們對你們多麼關懷呀!等等。

這些善良的家屬啊,你們哪裏知道啊,所謂的轉化是和幹警的經濟效益相關的。在當時,轉化一個學員的獎金是1000元。但你們知道嗎,沒轉化的和轉化後有清醒過來的是要罰那些幹警1500元的。當瘋狂的電棍及劈頭蓋臉的毒打施加在那些堅修大法學員的身上時,他們暴露出來的惡毒嘴臉你們能夠想像嗎?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特地問站在一旁的姜海泉:你們勞教所平時是如何做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工作的?姜在國際和國內及港澳眾多媒體的鎂光燈頻頻閃爍之下阿諛造作、厚顏無恥地答道:「就像今天我們這樣彼此在平等的條件下,心平氣和地交流各自的思想,『轉』與『不轉』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多麼的偽善,何等的狡詐!在這個精心編製的曠世騙局矇蔽了在場的所有媒體,也矇蔽了楊、方二人,甚至勞教所裏的大部份警察也根本不知道這一真象。

這個真象今天也只是揭露出其中的一小部份,因為從允許媒體採訪、如何安排採訪、誰能接受採訪,到採訪時間的掌握等等一系列環節,勞教所本身是安排不了的,其實這些也都是江氏集團對外的一貫實施的騙術,但是這些都不能掩蓋在那臭名昭著的勞教所內發生的罪惡!所有這些欺騙行徑都將會大白於天下,也必將得到正義的審判。

* * * * * * * * *

編者後記:本文從事實的角度披露了團河勞教所欺騙海內外媒體的內幕。同時我們注意到以下幾點。

1)團河勞教所無論如何為勞教所的環境塗脂抹粉,都無法改變其劫持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團河勞教所無論如何美化惡警的行為,都無法改變所謂的」轉化」是對憲法賦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權利的剝奪和踐踏。

2)目前大陸法輪功學員完全被剝奪了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的權利,被採訪者本人的人身自由完全被剝奪,在這種情況下江氏集團刻意安排的採訪毫無可信度,和當年納粹法西斯邀請各國媒體採訪關押迫害猶太人的集中營沒有任何區別。

對於前兩點,任何一個有良知的記者不用「採訪」就能夠作出正確的判斷。其實,即便勞教所對個別被抓進去的人沒有動用酷刑,也無法改變迫害這個事實,勞教所因為人的信仰問題而剝奪人的自由已經是非法強制和信仰迫害了;即便揭露酷刑迫害的報導中曾有個別名稱或細節方面的出入,也無法改變勞教所使用酷刑強制大批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個無法否認的迫害事實。迫害需要世人用良知和言行共同譴責和制止。

我們呼籲所有的記者都能夠嚴守職業道德,不要替邪惡集團塗脂抹粉。我們也希望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堅決抵制邪惡,不要被邪惡之徒鑽空子;希望大法弟子的家屬和善良的世人不要被江氏集團所欺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