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孫某某,男,三河市燕郊鎮某村村主任,他母親和小姨都是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孫某某母親和小姨一起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孫某某知道後,怕她們被扣在北京,就自己開車到天安門去找;將她們拉回家後,又怕鎮政府知道,出於自保心裏,將他母親送鎮政府非法關押三天,將他小姨送燕郊開發區洗腦班迫害多天。

沒過幾天,孫某某出現肝病中期,並逐漸惡化。到二零零九年,人都快不行了,臉色煞白,頭髮也掉光了,整個人都脫相了;到北京大醫院換血,一年至少花去十幾萬元。還找神瞧(附體巫醫)看,能想到的辦法都用了,也不見好轉。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後,孫某某終於明白真相,肝臟不再萎縮;經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妻子也念,現在滿面紅光,頭髮又長了出來,生意興隆,資產達千萬元。

◎郭金華,男,三河市燕郊開發區前趙村人,中共黨員,在村裏當過民兵連長,出事時五十九歲。

二零一一年五月,大法弟子找到他,給他講大法真相,勸他三退(退出黨團隊組織)保平安。他嚴詞拒絕、堅決不退,說:「我費很大勁才入的黨,我還想升官發財吶!」說了很多誹謗大法的話,並把大法弟子轟走。因受江氏謊言欺騙,至此犯下謗佛謗法大罪。

剛過兩個月,噩耗傳來:郭金華平時以修車為生,懂得電氣焊的知識和技術,也做電氣焊業務。一天,在焊一個大液化氣罐時,發生爆炸。一條大腿被炸飛,越過東邊房頂、被炸到二十多米以外的農家院子裏;肚子被炸破,腸子流了一地;右手給炸沒了,血肉模糊,慘不忍睹,身體碎片有的被炸到一百五十米遠。又一個可憐的人被謊言給害死了,只可惜他致死也沒有明白,是江澤民犯罪集團害死了他。

◎馮士元,男,六十歲,原段甲嶺鎮高家莊村書記。一九九九年開始積極配合監控、打壓本村冀和平、厲永蓮等法輪功學員,偷聽、蹲坑,威脅不許發真相材料。二零零二年十月左右,馮士元帶鎮「六一零」和派出所人員,去厲永蓮妹妹家綁架厲永蓮,結果撲空。還有一次,鎮「六一零」派人對本村大法弟子蹲坑監視,馮夜裏巡查,發現沒人,結果是這些人在一家打撲克,馮當時就去鎮裏告狀,鎮裏來人把打撲克的臭罵一頓,重新做了安排。

二零零五年皇曆三月前後的一天上午十一點,馮士元騎摩托車去三河市醫院拿他老婆身體檢查的結果,家裏人不讓去,說要去也等吃完飯去。馮不聽執意要去,事後村裏人聽他家人說:「那天就像有鬼催他一樣,非去不可,攔都攔不住!」上102國道十五分鐘左右,在黃土莊沿口加油站附近被大貨車撞的昏迷不醒,面目皆非,送到三河市醫院拒收,轉到北京,兩天後搶救無效死亡。死之前已經安排好自己過六十大壽,沒到日子就撒手離去。馮士元還貪污腐敗,與兒媳婦多年不清不白。他死後好多村民議論紛紛:他是沒幹好事,迫害法輪功遭報了。

◎王閆存,男,燕郊鎮某村村民。二零零一年左右,燕郊本地一位大法弟子收留了一位外地來北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在家裏暫住,這時燕郊本地這位大法弟子家正在被村裏派人監視,負責監視的人叫王閆存,知道他們家收留了一個外地大法弟子,就到村大隊去舉報。大隊先是派人來勸說本地大法弟子讓那位外地大法弟子離開,晚上大隊的人就帶著公安局的人來綁架那位外地大法弟子,好在那位外地大法弟子已經提前走了,使綁架她的陰謀沒得逞。這個事發生後沒幾個月,舉報大法弟子的王閆存就死了。可憐在無知中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惡報。

◎白文志,男,原三河市高樓鎮鎮政府綜治辦「六一零」人員,其父是原高樓鎮武裝部部長,兄弟三人,白文志排行第三。在他任職綜治辦期間,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一次,他參與綁架了一名五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他把這名大法弟子從車上拽下來,一邊用腳踹這位大法弟子的肚子,一邊嘴裏還罵:讓你跑,讓你跑,這大熱天的,我們滿處找你去,你不讓我好受,我也不讓你好受!二零零三年年底,白文志出車禍身亡,死時年僅二十三歲,本來打算第二年結婚的。年紀輕輕,就因為聽信中共的謊言,參與迫害大法,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張連樹,男,一九五八年當兵,曾任廊坊軍分區政工科長,永清縣武裝部長,九零年左右退休,居住在三河市永和院幹休所。張連樹愛好氣功,還辦了氣功門診,但自己卻患了肺癌,還動了手術。有大法弟子多次上門給他講真相,他不但拒絕聽,還把給他的真相材料全燒掉,說:「我要不看你是熟人,我正想舉報你哪!」還說些對大法、大法師父不敬的話。二零零零年臘月,張連樹臉腫的很大,過年前後死亡,死時六十多歲。

◎楊連文,男,五十八歲,原三河市商業局副局長。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後,楊雖然不主管迫害法輪功,但卻積極主動配合迫害,經常給出壞主意,還經常在公共場合放狠話:「江某某整他們還是輕,我要是江某某,全槍斃。」想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

因為仇恨法輪功,楊連文得了重病,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等等;還殃及家人,其妻在本市某中學當老師,四十多歲就暴病身亡,兒子交了女朋友也散了。楊連文現在雖然有錢,但生活的很鬱悶。

◎閆振明,男,燕郊鎮東菜各莊村委會會計。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經常帶領不法人員到本村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綁架,還主動代替法輪功學員簽寫不煉功保證。二零零七年前後,閆振明患肝癌死亡,才五十多歲。

◎亢寶庫,男,燕郊鎮東菜各莊村電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負責監視本村法輪功學員,參與迫害。二零一零年前後,亢寶庫患腦出血死亡,死亡時四十五歲左右。

◎湯寶玉,男,燕郊鎮東菜各莊村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手村委會指使撕毀大法真相標語,用小鏟兒鏟大法弟子用來救人的真相。二零一零年左右,湯寶玉患血壓高轉腦出血,死在醫院裏,花錢也沒治好,死亡時六十來歲。

◎趙文海,男,燕郊鎮東菜各莊村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本來村委會指使、安排他媳婦去破壞大法弟子救人的真相標語,女人打麻將去了,男的就去幹這壞事。二零一二年前後,趙文海在村東邊大馬路上,被無牌夏利車撞死,時年不到六十歲。

◎廖萬良(音),男,燕郊鎮東菜各莊村人。受謊言欺騙,也是為掙那一天五十塊錢,受村委會指使監視法輪功學員,學員到地裏幹活,就追到地裏;他有事脫不開,就讓他媳婦、兒子輪換著去監視。二零零九年前後,廖萬良患腦出血,花了四十多萬做開顱手術,也沒治好,死亡時六十出頭。

◎郭福瑞,男,三河市燕郊鎮四街人。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的日子裏,他為領那一天二十元錢,經常監視大法學員,撕大法弟子貼的真相標語。法輪功學員給他真相材料他也看,看後不知是扔了還是撕了,反正沒往心裏去,等上面壓下來迫害,每次監視法輪功學員還有他。後來,郭福瑞死於胃病、心臟病,死時七十多歲。

郭福瑞女兒郭麗,開早點攤、賣油餅豆腐腦。大法弟子給她真相材料也接著,卻用這些救人的寶貝擦桌子,還撕過大法弟子貼的真相標語。郭麗得了白血病,四十多歲就死了;死後一個月,她丈夫就又搞了一個結婚了。

郭福瑞兒子郭長海,買了一罐燃氣,賣氣的師傅說給他搬進去安裝好,他說:「我會安,不用你了。」回去自己安裝完,想抽支煙、隨手拿出打火機點香煙,沒想到燃氣沒裝好漏氣,瞬間大火就起來了,廚房全都著了。郭長海倒在火海裏,人最後燒成了糊碳,身體縮成幾十釐米,慘不忍睹。

佛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無神論者萬萬想不到的。自古以來,迫害佛法修煉者的都是重罪;對佛法不敬,出言不遜,都是犯下謗佛謗法的大罪呀。法輪大法是救世的佛法,大法弟子製作的真相材料、貼的真相標語,都是救人的,誰故意毀壞他,不就是害人嗎?同時也是害自己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