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政府、企業、教育等系統人員遭惡報實例

——河北省廊坊市參與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5)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三、政府、企業、教育等系統人員遭惡報實例

◆楊連華,回族,大廠縣人,六十六歲左右。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大廠縣縣長。和他的政治搭班孫寶水一樣,楊連華任職期間,大廠縣迫害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罪惡最深重。

二零零六年二月,對劉淑英等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重刑;非法勞教十一人。二零零七年年底至二零零八年初,邪黨奧運前大廠縣公安局、「610」、國保隊夥同派出所不法人員,先後綁架了李文明等十餘位法輪功學員。接下來的大半年時間,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強行把六十多歲的婦聯退休幹部韓秀榮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韓秀榮受迫害時間長達六個月。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起,又先後把朱鳳成、楊守彬、於金印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這些斑斑罪惡,楊連華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人所做的一切,上天都給記錄著。在禍害好人的同時就註定了毀滅自己。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楊連華被保定市紀檢人員和武警帶走,並當場宣布批捕;第二天宣布因涉嫌違紀違法被正式逮捕。

◆陳福紅,廊坊市管道局多種經營有限公司廠長。積極跟隨江氏集團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一次次的勸善不但不聽,還變本加厲。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公布了開除本單位法輪功學員的廠籍,陳福紅明知道她們是好人還一意孤行。天理難容,遭到了惡報,兩次車禍險些喪命。

第一次車禍,全車人都沒事,只有他脖子縮到腔子裏去了。法輪功學員聽說後,不僅不怨恨他,反而非常同情他,於是,法輪功學員懷著一顆慈悲的心又去他家給他講真相。可是,他就是聽不進去。結果第二次酒後駕車,陳福紅鑽到大車底下,據說造成兩死一傷。他本人骨盆粉碎,臥床不起。他被單位雙開了(開除黨籍、公職)。法輪功學員聽說後,再次去他家給他講真相,這次使他良知有所醒悟。

◆崔景華,生前曾任職於廊坊市大城縣人行、縣宣傳部、縣人委、縣水電局、省水利廳、大城縣政府、人大、政協等部門,退休時任廊坊市水利局正處級調研員。此人一貫緊跟潮流,人稱官場「不倒翁」。常趕時髦亂寫一些詩詞來邀功請賞。法輪功被邪惡迫害後,此人以寫詩歌形式攻擊誹謗大法及創始人,並於二零零二年一月自費出版詩集一千冊,到處兜售散發,毒害了許多人。於二零零三年過年期間廣結舊友新交,散發流毒,在返回等車時被撞死,曝屍街頭。

◆王慶勇,廊坊藥材公司經理。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一直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不手軟,不但開除單位大法弟子,還參與綁架。後因貪污被判刑一年。

◆汪玉祥,原廊坊市安次區仇莊鄉書記,與其子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黃曆臘月二十九),他二十歲的兒子開車從廊坊回老家葛漁城鎮楊場村過年,半路車撞到樹上,人當場死亡。

◆朱明傑,廊坊市前鋒機械廠原黨委書記,男,五十多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經常謾罵法輪功,下令開除本廠法輪功學員黨籍、公職。在工廠都發不出工資的情況下,還出資幾萬元把法輪功學員送進洗腦班進行迫害。還親自報警抓捕外單位大法弟子。不久其妻手被麵條機絞傷。隨後本人坐車外出,車突然起火化為灰燼。幸揀一條性命。其女剛結婚,女婿得尿結石,女兒流產。迫害法輪功殃及全家,災難不斷。朱明傑的積極表現也沒能夠保住自己的烏紗帽,於二零零三年被撤職。

◆王久亮,廊坊市安次區碼頭鎮前辛莊村治保主任,一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就叫其哥王久光塗抹,讓其哥掙一份獎金。惡報很快招來了。二零零三年,王久光的女兒與其大姑姐的丈夫亂搞男女關係,敗壞人倫,在當地影響極其惡劣,不好收場,後喝毒藥自殺。王久光得腦血栓住院,老伴常年有病。

二零零六年底,王久光又撕毀了貼在家門口的法輪功標語,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二,王久光兒子一家三口去拜年,出了車禍,剛一歲的孫子還沒到醫院就死了,兒媳梭子骨被撞斷。

◆波會友,男,廊坊北旺鄉李桑園村村長,五十一歲。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去綁架法輪功學員,嘴裏還喊著:「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們法輪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們,明天就讓我見閻王爺」。第二天早上七點他突發心臟病死亡,滿臉青紫,死狀非常悲慘,真的如他願去見了閻王爺。

◆李元淨(音),廊坊市仇莊鄉政府工作人員。對法輪功學員貼的真相粘貼,他害怕領導看見說他工作失職,怕丟掉飯碗,所以他天天在他的轄區內轉悠,看到大法真相粘貼就揭。法輪功學員知道後,就告訴他不要這樣幹,對他不好。可是李元淨聽不進去,他不但毫不隱瞞是自己幹的,而且還說:「我每月掙人家(邪黨)二千多元錢呢,就得聽人家(邪黨)的。」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辦公室裏李元淨感到身體不舒服,不一會兒,人就不行了,終年才四十九歲,給中共邪黨當了陪葬品。

◆陳福才,廊坊市測繪院紀檢書記。一九九九年七月,緊跟江氏集團,積極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其講真相,他不聽不看,還口出狂言。二零零零年初,測繪院職工王世海,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廊坊市公安局和其單位去車,將王世海非法押回廊坊市時,途中不幸出車禍,王世海被撞至大腿骨脫臼、骨折,人昏迷不醒。押送的惡人怕擔責任,將昏迷的王世海棄之路邊不管了。後來,王世海被家人抬回家。陳福才還是不放過他,三番幾次到王家威逼、恐嚇,要王世海放棄修煉大法,交出書籍,不然就要開除公職,扣除工資等。結果,就在那天晚上,陳福才出門遛彎兒,猝死在樓道內。

◆周文臻,男,五十七歲,原三河市副市長、邪黨副書記。在其任職期間,積極推動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河市首次對法輪功學員宋建國、厲永蓮、薛樹清、郭春英、鄧雪梅等非法開除公職,三河電視台公開進行污衊性報導,周文臻對此惡性事件負有一定責任。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河市秉承上級命令,成立所謂「嚴打整治專項鬥爭領導小組」,明確指令迫害法輪功,組長正是周文臻。其多次下達文件,要求各單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摸底盤查,詳細上報等。二零一四年,周文臻因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被逮捕,後因患腸癌被「取保」。

◆馮寶才,男,五十二歲,原三河市齊心莊鎮鎮長。二零零零年在齊心莊鎮政府工作期間,曾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賈學雲的迫害,賈學雲後來被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當時險些死亡(三河市醫院已經告訴家人治不好了),後來轉院到順義,死馬當成活馬醫,命雖然撿了回來,但是人卻變傻變殘了,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馮寶才在文化局上班時心血管病突發,立即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於福,男,六十多歲,原三河市黃土莊鎮掘山頭村書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派人在門外偷聽、監控本村大法學員,威脅不讓發真相材料等等。二零一三年前後,於福幾個人開車去唐山買海鮮,車門無故自行打開,其他人無事,只有於福一人掉下車,猝然摔死。

◆周再生,男,原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邪黨書記,幾年前在高樓派出所上班時,就毆打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周再生回諸葛店任村書記,在職期間,配合當地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及公安局人員,把四名法輪功學員綁架進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周再生講真相,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否則會遭惡報。他不聽不信,一意孤行,繼續參與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周再生得肝癌死亡,死時五十四歲。

◆吳永生,原三河市李旗莊鎮西楊莊村幹部。曾撕毀大法真相材料,謾罵大法,為此遭報牙疼了一年多。在此期間法輪功學員向其講真相,並告訴他今後不能再罵大法了並真心改過,牙就不疼了。誰知吳永生不但不醒悟,還揚言:「我要是總書記,我把煉法輪功的全整死。」話說完沒幾天,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初就得了尿毒症、肺部積水、下肢無知覺、嘴也不會動了。花了不少錢也沒能保住命,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吳永生在極其痛苦中死去。

◆張希華,男,三河市燕郊鎮小胡莊村村長。利慾熏心,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法輪功學員呂春鳳去北京依法上訪,被當地公安接回,送到三河看守所。有本村法輪功學員找到張希華,希望他把呂春鳳接回家。張希華卻說:誰要是給我五千塊錢,我就把她接回來。結果,呂春鳳被非法勞教。家人去找村書記要給呂春鳳送衣物,村書記同意讓張希華開車去,張希華謊稱車壞了,家人只好自己打車去唐山開平勞教所。就在當天夜裏,張希華卻開著村委會的車,拉他的朋友到北京給小孩看病,汽車撞到北京八王墳附近的大望橋上,張希華當場死亡,他朋友一家三口都沒有受傷。

◆賈廣通,男,六十多歲,原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村幹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謗師謗法。幾年來,賈廣通患腰椎盤突出,二零零七年,花了六萬多元做手術,也未能治好,還有腦血管病等。

◆朱宏(音),男,四十六歲,三河市泃陽鎮小曹莊村長。朱宏身為一村之長,本應該維護村民的利益,懲惡揚善,可是他卻違反常理,於村民的安危而不顧,只要是「上級」的旨意,不管好壞一律照辦。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朱宏聽從上級安排多次拿著漆桶,塗抹法輪功學員為救人在牆上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不斷撕毀法輪功學員貼的不乾膠和真相資料。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多次跟他講真相,告訴他不能塗抹牆上的標語、不要撕毀真相,那樣會遭報的。朱宏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繼續幹破壞大法的惡事。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朱宏心臟病突發,惡報死亡,撇下妻兒老小,給家人帶來無盡的痛苦和傷害。

◆侯紀同(音),男,原三河市黃土莊鎮政府人員,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到法輪功學員家裏監控。二零一一年前後,侯紀同患胃癌,死亡時才三十多歲。

◆楊賀,男,燕郊鎮諸葛店村村委會主任,積極參與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在諸葛店村拆遷改造過程中,向開發商索要巨額財物,涉案金額三千六百多萬元,成為二零一五年十月,廊坊市通報的市紀委查處的八起頂風違紀的典型案例之一,在看守所被關押至今,已開庭兩次,等待他的將是牢獄生活。

◆盧金利,男,五十多歲,原三河市教育局局長。在任職三河市衛生局局長、教育局局長期間,參與迫害本系統法輪功學員。盧金利現在遭報患了甲狀腺癌。

◆孟慶昭,男,四十多歲,三河市新集鎮黨委副書記,曾積極參與迫害本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孟慶昭受到嚴重警告處分。

◆楊春平,原燕郊鎮諸葛店村支部書記,曾積極配合打壓抓捕法輪功學員,多次罵大法和大法師父,仇視大法惡毒攻擊大法,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惡語相傷、迫害善良。在二零零一年因貪污被撤職,並令其退回貪污的贓款。至今仍有人在追查他的惡行,他的兒子楊賀也鋃鐺入獄。

◆姬成林,男,原皇莊鎮政府工作人員。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前後,在一天晚上,姬成林突然暴病身亡,死亡時才五十多歲,給家人帶來極大痛苦。

◆郝慶春,男,五十五歲,原來在三河市新集鎮政府計生辦工作。二零零零年二月底,郝慶春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闖入小王莊村一張姓法輪功學員家中,要強行綁架這位學員去墮胎。這位學員修煉前結婚好幾年都沒能生孩子,因修煉大法身體康復而懷孕,當時已四個多月,而且是第一胎。當家屬質問為甚麼強制墮胎時,這夥人居然說甚麼:「因為你煉法輪功,就要強制流產。」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楊莊鎮公路上,郝慶春騎摩托撞在一輛大貨車主機與掛斗的連接處,被掛在大貨車上拖走二十米遠,腦袋留在頭盔裏與身體分離,腸子流了一地,全身除兩大腿還算比較完好,其餘面目皆非、支離破碎,慘不忍睹。他的兒子用鐵锨和尼龍袋給收的屍。

◆孟昭山,男,原三河市黃土莊鎮栲山二村村委會會計,積極參與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多次帶領鎮政府人員綁架、騷擾本村大法學員,學員到地裏幹活,他就帶人到地裏去找。二零零八年,遭惡報患食道癌,死時六十歲。

◆李振福,原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主任,緊跟江氏迫害法輪功學員,積極配合打擊抓捕法輪功學員,盯梢、監控,給公安局通風報信,協助「610」去法輪功學員家中恐嚇。已上國際法網恢恢惡人榜。在二零零零年出了車禍;在二零零一年被撤職。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