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一張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這裏講的是發生在二弟家的神奇事。

大火燒後換了一張臉

二弟在鎮裏開了家小飯店,生意比較紅火,尤其到了過年,還有客人來訂做年貨。二零一四年皇曆十二月十六日,弟媳在店裏炸年貨──蘭花根,放料時,不小心濺起了鍋裏的熱油,掉到了火爐裏,火苗從爐裏一下竄了上來,「嘭」的一聲,冒著青煙的油鍋燃起了大火,站在油鍋邊的弟媳沒來得及轉身,大火已撲到了弟媳的臉上,臉上一下子燒成了「黑包公」,就像雷電擊過一樣,眉毛、前面的頭髮全燒沒了。只一會,臉就腫起來了,眼睛成了一條縫,弟媳這時才知道痛,趕緊喊法輪功師父救命,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好受了些。油鍋裏的大火也自己熄滅了,但油沒燒去多少。燒到臉的當天,弟媳沒去醫院。

第二天,姐夫來看她,見燒得這麼嚴重,就和二弟送她到了鎮裏醫院,在鎮裏醫院打了六天吊針,傷口就結痂了,弟媳就把臉上的痂全揭了,回家用水一洗,臉上的皮膚都換了,不但沒留下丁點疤痕,皮膚還變細嫩了,醫生都感到驚奇:這麼快就好了,還沒留下疤痕。

過後,弟媳的小妹來看她,見姐姐比原來還漂亮了,開玩笑說:姐,你的飯店開美容店算了,誰要美容,到你店裏,用火燒一下就漂亮了。

輸卵管阻塞的弟媳又懷孕了

弟媳生了一個女兒後,好幾年沒懷孕,在大陸農村,如果頭胎是女孩,還可以生第二胎的。到醫院一檢查,說是輸卵管阻塞,要到醫院做手術,才有懷孕的希望。一九九九年年初,二弟和弟媳煉法輪功了,家裏還建立了煉功點。

煉功後的一天,弟媳到鎮裏集市賣小菜,一個買菜的婦女買了菜就走了,忘記拿放在弟媳菜擔上的黑塑料袋了。一會,那婦女神色慌張地找來了,說是袋子不見了,弟媳見狀,趕緊說袋子在我這裏。謝天謝地,找著了,婦女鬆了一口氣,這袋子裏是我學校全部老師一個月的工資,六千多元啊。

原來這婦女是學校的老師。弟媳一直沒動那袋子,也沒離開賣菜的位置,為的是等忘拿袋子的人能找到地方,那老師找到了自己的錢,一分也沒少,就要拿錢感謝弟媳,弟媳說甚麼也不肯要,這本身就是你的錢,不用感謝我。

一起賣菜的人說弟媳蠢,有錢也不要,弟媳笑著說:「那是別人的錢,我不能要。」

時隔不久,弟媳懷孕了,也沒去過醫院動手術,生了一個女兒。隔一年多,又生了一個兒子。

好像有人托著一樣

每年的正月,是農村裏走親戚的好日子,二弟的小女兒,從大姑姑家走親戚回家,由於剛下完雨,路面有點滑,走在鎮裏開發區一個礦砂選廠時,不小心滑倒,掉進了旁邊的尾砂池裏。

這個尾砂池有三米多深,一下子就沉下去了,沒了人影。好一會兒,人才浮上來,並且自己遊到了尾砂池邊上,前來送行的大姑姑急死了,又不敢去拉姪女,怕自己也掉下去。後來礦砂選廠的一個工人看見,才拉她上來。

這尾砂池是礦砂選廠用來存放廢水廢渣的池子,底下是廢礦砂,上面是水,人一旦掉下去,越陷越深,就是大人,都很難自拔,何況一個不會游泳的小女孩。

後來我問小姪女,怎麼浮上來的,姪女說:「我身上帶有法輪功的護身符,沉到水底時,好像有雙大手把我托了上來,並托著我遊到了岸邊。」

晚期癌症病人,不脫髮、不喊痛

弟媳的娘家大嫂是農村婦女,身強力壯,不幸於二零一五年年初患上了乳腺癌,並且是晚期。到市人民醫院動完手術後,我和妻子去看了她,給她送去了真相護身符,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嫂聽了我們的話,每天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嫂在醫院打針、吃藥,做化療,和她一樣病的病人做化療時,都脫光了頭髮,可大嫂的頭髮沒脫,到死的時候還是一頭的黑髮。

半年後,大嫂的癌細胞擴散到了全身,可她沒喊一聲痛,她說沒感覺痛,從醫院回到農村老家的當天晚上,就靜靜地走了。家人都感到奇怪,別人得癌症都是在痛苦中死去的,她卻安詳的走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