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現在七十多歲了,在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經歷過大大小小不同的魔難,我信師信法,很快都過去了。最近我突然經歷了一大關,現把這次過關的體會給大家說說,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八月初,我去打聽同修的情況,前後去了三次,不但沒見到同修,路上還摔了一跤,差點走不回來了,好不容易才到家中。第二天下床,左腿不能觸地,要走都得扶著床、門等才能一步步挨到門口,更不想出門了。我今年已七十多歲了,丈夫、孩子都不在跟前,這突然來的魔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有甚麼執著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要置我於死地呢?自己連路都走不了,生活都困難還怎麼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呢?怎麼辦?

我首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這一切魔難都是假相,我一定不承認它,只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我想起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弟子,不久後,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突然眼斜鼻歪,眼珠都動不了,嘴流口水,就是腦血栓的狀態,那嚇人的狀態我至今都忘不了。那時多少同事、朋友關心我,給我介紹好醫生,要領我去針灸。我當時只說一句:「我學了法輪大法,我就信師信法了。」

當時大法正遭迫害,有放棄不修煉的人在我跟前說:這個時候還信師信法?當時我只回了一句:「你們不信我信。」就這堅定的一念,晚上我煉靜功,打坐時師父的法身一下幫我把下巴抬了一下,瞬間,我感覺很舒服。後經過學法、煉功,一切恢復正常,現在根本看不出我是得過腦血栓的人,但我單位比我得這病輕得多的人現在都不在世了。而且我還沒花一分錢,這都是大法給予我的。

大約是二零零三年一天晚上,我忽然渾身難受,噁心、想吐。我開始發正念,心想,我就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只跟師父回家。該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該我承受的我一點不承受,你們別想干擾我。後經過長時間的發正念,身上都是水了,本不想給師父添麻煩,但實在受不了了,我只好求師父:「師父,幫幫我,我實在受不了了」。然後就昏過去了。由於那一念在法上,醒來後甚麼事都沒有了。

記得前年,我腿上、腰上都長滿了皰疹,也就是常人說的蛇纏腰,長滿了人就得死,而且得這病讓人極端痛苦,我也憑著信師信法,就學法、煉功、發正念,找自己,就憑這一念終於走過來了。其它小毛病就更不用說了。

想起過去出現的病業假相,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信師信法,就沒有走不過去的關,這次我也一定要過去,也一定能過去。

這些假相雖然有邪惡的干擾,但也有我的執著,我要從這次魔難中提高上來。我首先想過去做證實法的事時都是一身輕,這次為甚麼反而摔了一跤,回來還差點走不回來了,這是為甚麼?仔細查找,因我是搞技術的,當我教別人裝系統時,當聽到別人說:「你這麼大歲數還會裝系統,而且裝系統的每一步原理都知道得這麼清楚。」當時我很高興,生起了歡喜心,顯示心,認為自己了不起,比別人強,這哪是在證實法,這不是在證實自己嗎?不能讓你有這顆心,所以證實法的事也不讓你做成。我找到了這顆心,馬上解體它。

因我是獨居的,丈夫、孩子都不在,自己在家都走不動了,怎麼生活呢?怎麼辦呢?關鍵是買糧、買菜都要走一段路,再加上我們住處正在修理下水道,到處挖的坑,要是腿腳沒毛病,這都算不了啥,現在我連開門都難,真是太難了。

同修真是太好了,在關鍵的時刻伸出援助的手,幫我買米、買菜,送來我需要的東西,真是太謝謝同修了。

同修幫了不少忙,但關鍵時刻還得自己闖過這關呀,也不是嘴上說說就過去了。從那一刻起,除了每天拖著左腿到廚房做飯、上廁所外,其餘的時間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開始的時候,煉動功,特別是抱輪,左腿使不上勁,根本站不住,前膝蓋骨和膝蓋後面的兩側就像要把它掰開,難受得簡直受不了。但我心裏明白,這都是假相,不管它。就是要堅持。開始整個腳後跟不能觸地;再後來,大腳趾頭碰著就痛,也不能碰;再後來,左半邊身痛、臀部也痛……晚上根本睡不著覺。

但我清楚,它是假相,我們是大法徒,而且正法到了最後了,我們以前欠的一切債都得還。我也清楚,我過去是百病纏身──高血壓、低血糖、腦血栓、肝膽不好、胰腺炎、盲腸炎、婦科病、身體半邊冷、半邊熱,四十多歲走幾步都不行……這些都是我過去欠的債,這些都得還。有幸我們是大法徒,這些債在人這裏,我們也只是承受了那麼一點點,就感到那麼難受了,但主要的還是師父幫我們承受了,我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我要是不修大法,今天根本就沒有我了。唯有精進,才對得起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

這段時間,我每天有時間就學法,一天學兩、三講《轉法輪》,再學別的講法。一天按時煉功,在三伏天,而且今年的三伏天還特別熱,每天還要多煉一遍動功,漸漸的我的腳能一點點著地了,漸漸的能慢慢移動了,腳也不那麼痛了,左邊也不痛了,抱輪時腳也能著地了,剛開始煉法輪樁法後,兩腿(特別是左腳)簡直硬得像一根棍子,簡直不敢動。煉法輪周天法時剛開始不敢躬身下蹲。漸漸的腿腳也不那麼硬了,現在煉第二套功法也不那麼累了,煉法輪周天法也比較輕鬆了。

在過關的過程中,我不想麻煩更多的同修,因為大家都很忙,都在為救人做著很多的事,所以我也沒告訴大家,也沒有請同修幫我發正念。後來看到很熟悉的同修也沒來看看我,我也沒考慮同修是不是忙,有沒有時間,而生起了怨恨心,怎麼都不來看看我?想想這都不是我應該有的想法,那都是只想到自己,都是為私的心,就要去掉這怨恨心,發正念解體它。有師在,有法在,就按照師父講的做,甚麼關還能過不去?而且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還有甚麼怕的呢?而這不也是要自己去掉依賴心嗎?

這次過關,我牢記師父的教導:「面對負面的亂象表現,沒甚麼可波動的。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甚麼都有了。」[1]經過這段時間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我的腳逐漸的好起來,能下地了、能出去發真相期刊了、能出去講真相救人了。不過腳還不是太靈巧,這說明還有做得不好的,還要進一步向內找,一切都會很快好起來的。

雖然宇宙正法面對的複雜情況不是人能明白的,我們大法弟子也不一定清楚,但是,只要是不符合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干擾和自己人心執著造成的,我們在任何干擾下都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只要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就能夠走過來。

謝謝師父,我絕不辜負您的期盼,修煉勇猛精進,跟您回家!這裏也謝謝那些幫助我的同修,沒有你們我也不可能走過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