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偉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被毆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吉林省長春籍法輪功學員張宏偉二零一五年在武漢又一次遭迫害,被非法判五年,於二零一六年五月再次被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一直以來,范家台監獄不給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應有的權利,如通信權、購買基本生活物品的權利等。在監獄打電話是特定的電話卡,可是范家台監獄一直用各種名義不給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電話卡,以此阻攔正常通信。

另一方面,監獄從生活上迫害,每個被關押人都有一個現金卡,而范家台監獄不給法輪功學員現金卡,家裏匯來的錢因上不了賬而不能用,以致不能購物,連基本生活用品衛生紙、牙膏、肥皂、洗衣粉都不能購買。

張宏偉至今未能給家裏打過一個電話。因為環境已發生很大變化,很多人不參與迫害,有的已轉變認識,開始同情法輪功,當時包夾犯人(是范家台監獄為迫害法輪功專門從服刑犯人中挑出來的監視管理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也不敢下手。

為了達到迫害的目的,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教導員陳珍明將張宏偉帶到四監區二樓的小辦公室,當著幾個包夾犯人的面用鞋底抽張宏偉的臉,幾個包夾便效仿陳珍明開始毆打張宏偉。張宏偉從此落入地獄之中。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當時監獄從廣東調來一批服刑人員,他們看到包夾犯人將張宏偉毒打的場面都感到震驚,看到包夾犯人將被打得不能動的張宏偉抬進辦公室,這些廣東調來服刑人員說,不敢想像,范家台是這樣一個地方,竟然包養了一夥牢頭獄霸,這哪是在坐牢,這都做成打手了。在今天社會,在社會上這樣尋釁滋事、毆打他人都要付法律責任,我們很多人都是因為這個被判的刑。范家台這裏反倒可以打人。打人可以得表揚減刑、可以不用參加勞動,這樣的「改造」太好了,就是我們雖然犯法坐牢,但良心未泯,下不了手。

打人的幾個包夾犯人都是平時被服刑人員稱為「稀爛」的幾個。

包夾犯人俞東,三十來歲,是范家台監獄俞總的親戚,小個,八斗腦袋,八字腳,喜歡打足球,自稱是「梅西」。

包夾犯人胡玄,四十歲左右,鬥雞眼,湖北省京山縣人,多次坐牢慣犯,靠奉承巴結,總是表述過去坐牢怎麼折磨人的手法,其實是一些已經不能被現在社會接受和允許的牢頭獄霸手段,被惡警看上,讓他帶新班(才入監的犯人),他也表現的積極,每天收工都讓新犯人背對監視器在監室內幹活,圖表現,擺出一副老大的樣子,新班犯人一舉一動要向他請示,他這套手法是過去監獄牢頭獄霸的慣用手法,折磨人玩,不想被折磨就向他進貢,此人也不要臉地享受這一切,雖然坐牢還能受賄。

包夾犯人柯尊桐,湖北大冶人,平時靠一張嘴四處騙吃騙喝,騙別人的東西,因賭博長期欠債,也沒有想還,此人經常做出一些違紀的事情,如將生產現場的焊接用清洗劑、酒精等東西偷回監室生火燒吃的。

二零一六年九月,他把一瓶裝在礦泉水瓶子中的清洗劑送給監獄的獄警喝,獄警發現不對,才發現柯尊桐偷回去的東西,最後也只有不了了之。因為柯尊桐說他掌握了這些警察違法犯罪的證據,要不行就都給揭發出來。二零一六年五月他故意寫了一封舉報信揚言要交給來監獄檢查的領導,上面內容是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教導員陳珍明將犯人埋在土裏的一部白色華為8818手機挖出後私吞,並說教導員陳珍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收走一部黑色聯想手機,也被私吞了。另外還有現任獄偵科長沈建軍、獄政科長肖天波的違法事實,等等。

這些包夾犯人和獄警互相勾結迫害法輪功學員,柯尊桐每天不幹活,監區安排柯尊桐打掃廁所,同時監管張宏偉和另一個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員,柯尊桐卻將這些活讓張宏偉和另一個叫楊哲的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員幹。

張宏偉他們連上廁所都被限制,每次上廁所都要向柯尊桐和胡玄說半天,才被允許。

柯尊桐他們還逼迫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員楊哲讓家裏每個月都來探監,這樣每個月都可以買東西,柯尊桐他們就用這種方法騙取楊哲的東西,不僅自己吃還用來送人。

范家台監獄惡警就是這麼勾結利用一幫流氓混混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