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長周宏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沙洋范家台監獄是湖北省內一所中型監獄,湖北省所有被迫害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關押在此。在這裏,一些人渣、敗類披上警察的執法外衣,幹著踐踏法律、迫害人權的惡毒事情,其邪惡和殘忍程度讓人無法置信。特別是2010年10月以後,周宏當監獄長,他為了撈政績,為了往上爬,推行了許多新「政策」,例如:延長服刑人員的勞動時間,增加勞動任務,增加刑罰,並將「轉化」法輪功學員直接和工資、獎金、政績評審掛鉤,導致法輪功學員遭慘無人道的迫害。

一、奴役

周宏原來是沙洋廣華監獄政委,一到范家台就將廣華監獄的那一套把服刑人員當奴工的模式搬了過來。廣華監獄是沙洋十二所監獄中最豪華、最有錢的監獄,監獄內一座足球館比社會上的許多體育場館的設施都更加先進。另一方面服刑人員一年到頭像牛馬一樣的無償賣命幹活,伙食條件卻在沙洋十二所監獄中最差。

勞動時間由以前的八小時延長至12小時或更長時間,每個服刑人員必須在規定的時間裏完成相應的勞動產值,勞動產值由每天30元一直增加到65元,如果完不成勞動任務就要加班加點,有的人經常加班到晚上11、12點,甚至凌晨1、2點,第二天早上5點半又要起床出工。如果還是完不成勞動任務就要面壁、罰站、挨打、關禁閉、遊鬥等等。

休息時間由以前每個星期休息一天改為十天休息一天,後來又改為五天休息半天,看上去休息時間並沒有減少,實際上只要每個半天延長兩個小時的勞動時間,一個月下來就延長了十二個小時的勞動時間。

周宏為了撈錢,為了壓榨服刑人員的勞動力,簡直到了爭分奪秒、不顧羞恥、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因此,整個范家台監獄所有服刑人員都稱他為「周扒皮」,由此可見他的殘忍和服刑人員對他的痛恨程度。

二、暴力「轉化」

特別是對於法輪功學員,周宏對他們的殘忍和邪惡程度更是難以想像。以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都被集中在四監區,經過全體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斷地發正念、講真相,四監區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例如,四監區幹警祖劍曾經在監區大會上強調:對法輪功學員不能歧視、不能打罵,要關心、幫助他們,誰敢違反規定,一律作扣分處理。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很少受到嚴重的迫害,他們甚至可以在一起吃飯、聊天,環境比較寬鬆。

但是在周宏上任以後,這種寬鬆的環境很快就被打破了。他先是把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分開,九個監區每個監區分三、四個人,然後給所有監區負責的警察下達了「政治任務」,要求他們必須「轉化」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成績直接和工資、獎金、政績評審掛鉤。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監區的負責人為了獎金、為了升官,想盡辦法折磨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轉化」。

以三監區為例,三監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是肖正法、李勇、潘彩華三人,其中肖正法是三監區的監區長,他曾經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有的是手段讓你轉化。」因為他們也知道講道理根本就講不過法輪功學員,所以他們也不講甚麼道理,而是挑選本監區最兇、最惡、最壞的犯人來包夾法輪功學員,給予包夾犯們相當大的權利,並且對他們承諾:「不管用甚麼手段,只要把法輪功轉化了,表揚、記功、減刑少不了你們。」「我只要結果,不管過程。」「只要不弄死就行。」在這樣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的悲慘遭遇可想而知。那些包夾犯想盡千方百計來折磨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轉化」。

例如包夾犯關健,武漢市人,20多歲,因犯盜竊罪判刑一年,結果在看守所把別人的腎臟打壞了而加刑九年,就這樣的人受到了李勇的極大賞識,任命他為生產組的組長,並成為「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幫兇。還有包夾犯何德兵,湖北宜昌人,四、五十歲,因偷盜汽車被判刑十年,在監獄裏面經常打架鬥毆,他看誰不順眼就過去打一巴掌,沒甚麼道理可講。但在肖正法的照顧下,他從來沒有受到任何處罰,這樣的人也得到了肖正法的「重用」,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打手。

包夾犯的權利是相當大的,他們負責管理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日常生活行為,包括吃飯、穿衣、上廁所、睡覺等等,全程24小時監控。比如,法輪功學員想上廁所,沒有包夾允許就不能上,天冷了想穿毛衣沒有包夾允許就不能穿,晚上睡覺沒有包夾允許就不能睡。法輪功學員在這裏的地位簡直連奴隸都不如。一天晚上,法輪功學員張偉傑被罰站到晚上十一點多鐘,一名路過的值班警察看不下去,就叫他去睡覺。結果關健馬上跳出來說:「不能讓他睡,李隊長(李勇)交代過,他不轉化就要受懲罰。」結果那名有良知的警察只好走了。那段時間,張偉傑經常被強制站到凌晨三、四點鐘,腿都站腫了。還有一天晚上,何德兵毒打張偉傑,寢室長霍華平實在看不過去,就出言制止這種暴行。結果沒過幾天,霍華平就受到了李勇的訓斥,並被撤銷了寢室長的職務,調到了其它寢室。由此可見包夾犯的囂張和他們的邪惡程度。

惡徒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有:拳打腳踢搧耳光,罰蹲罰站開飛機,面壁挖角挨警棍,腳鐐手銬把人捆。(註﹕「開飛機」是一種受刑姿勢,半蹲在小板凳,雙臂伸直,要蹲很長時間。「面壁」是指鼻尖貼牆站立。「挖角」是指雙手背後,頭頂在鐵棍或牆角上,身體筆直與地面呈60度斜角。)這還只是最普遍的受刑方式,每個監區都有,法輪功學員只要不「轉化」基本上天天都會挨整。

還有其它的刑罰,每個監區都發明了很多折磨人的方式。如:灌機油;以關健為首的一幫包夾把學員張宏偉打倒在地,按住四肢,撬開嘴巴,用漏斗往嘴裏灌機油。張宏偉被灌了機油之後,上吐下瀉,難受異常,精神萎靡不振,幾天時間就瘦了一大圈。還有把學員的雙腿用繩子繫住倒拖著跑,還有提著學員的雙腿倒拖著上樓梯。還有大冬天脫光學員的衣服潑冷水,用高壓水管沖。還有的監區用細鐵絲穿上大鐵牌子,上面寫滿了污衊法輪功的標語,然後把它強行掛在學員的脖子上,還要戴上腳鐐手銬進行遊鬥。

還有用大頭針往學員身上扎,用煙頭燙,用鞭子抽,抓住一些天牛按在學員身上咬(註﹕天牛是一種大型昆蟲,口器如鉗剪一般)。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還有電刑,電棍就不用多說了,有一種電刑是把學員綁在椅子上,雙手纏上銅絲,然後接上正負極電流,電壓可調節,不停的增加電壓,直到人體承受極限為止。

還有銬刑,把學員雙手用手銬銬住吊起來,雙腳用鐵鏈固定死,嘴裏還要塞上破布,不能休息,不能睡覺,一天24小時就這樣吊著,如果學員絕食就進行野蠻灌食。大家都知道,如果人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不變是極其痛苦的,越到後面越不好受,甚至連一分鐘都難熬,但是惡警們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吊就是十幾天,想想都恐怖。有的人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最長的甚至吊了兩個多月,手腕上的骨頭都露出來了,生命垂危,送到醫院搶救,治好以後繼續折磨,直到學員精神崩潰,被迫寫下「悔過書」為止。有的學員因此致殘,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如張宏偉受刑過後,雙手肌肉萎縮,手不能提重物,連一盆水都端不起來,想吃方便麵卻撕不開袋子,還得靠別人幫忙。還有一個姓葉的學員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他見到警察就喊:「報告警官,我一定要改造好」。後來他被調到了醫院監區。在入監隊也有一個學員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他逢人就講:「你可以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誰,但你一定要知道你的仇人是誰,你的仇人是……」還有的學員因為忍受不了這種迫害,又不願意背叛師父寫「悔過書」從而撞牆,有的割腕,但最後都被搶救過來了,繼續迫害。直到達到惡警們想要的結果為止。

在這種暗無天日、極其邪惡的環境之下,在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無休無止的折磨迫害之下,范家台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都被迫「轉化」了,周宏達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他得到了范家台監獄自關押法輪功學員以來從來沒有過的「轉化」政績。他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了「五書」(決心書、決裂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還不算完,每個寫了「五書」的法輪功學員還要被逼著在批鬥大會上面對眾多的服刑人員宣讀「揭批書」,還要錄音、錄像,以此來證明他的轉化成果和政績。導致很多法輪功學員受到了極其嚴重的精神創傷和打擊,同時也毒害了眾多不明真相的服刑人員。而且每到年底周宏達還要邀請全國所謂「道德模範」吳天祥來范家台監獄開批鬥大會,在大會上逼迫法輪功學員念「揭批材料」(「揭批材料」必須按照他們的要求寫,寫一些無中生有的污衊法輪功的東西,直到他們滿意為止),以此來誣陷法輪功,標榜自己的「政績」。(註﹕吳天祥在武漢信訪辦工作,他是邪黨樹立起來的所謂道德模範)

周宏在任期間,大肆迫害法輪功,侵犯人權,打壓好人。同時,那些積極參加迫害法輪功的各監區負責人也得到了他的提拔和重用。如:明慧網以前刊登過的范家台「四大惡人」之首的肖天波被提拔為監獄六科之首的獄政科科長;肖天波的繼任者四監區長沈建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以後,很快就被周宏提拔為獄偵科科長;「四大惡人」中的熊××被提拔為教育科科長;王雄傑被提拔為三監區的監區長;原三監區長肖正法被提拔為紀委副書記;三監區惡警李勇被提拔為八監區的教導員等等,種種惡行醜態難以盡敘。

周宏在任期間,喪盡天良,壞事做盡。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了他慘無人道的血腥迫害。其實他早就被錄入明慧網惡人榜,不久的將來必將受到正義的嚴懲。跟隨江澤民迫害的主兇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等人已經落馬入獄,奉勸那些還在繼續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們趕緊懸崖勒馬,停止迫害法輪功,不要為江澤民殉葬。

由於所見所聞有限,本文所揭露的迫害只不過是范家台監獄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詳情請補充。

附註﹕文中提到的法輪功學員張宏偉已於2013年9月冤獄期滿回家;張偉傑由於其家人請律師不停的上告,並揭露其所受到的迫害事實,他在2013年4月份調到了四監區,惡警對他的迫害減輕了很多,目前他的狀態還好。

包夾犯關健由於迫害法輪功得到監獄多次減刑,已於2014年刑滿釋放。

范家台監獄長周宏由於任期已滿,聽說即將調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