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給整個家庭帶來了幸福和快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九五年五月因不能堅持正常工作,我辦了廠內退休,經常跑醫院,那些頑固性的婦科病、心臟病、風濕關節炎、頸椎病、神經衰弱等,吃藥、打針、牽引都不管用。那時被疾病折磨得我找書看看消磨時間,可是看不到三頁,眼珠就往裏瞘著疼。看電視吧,也是同樣感覺,而且坐時間稍微長一點,脖子就酸痛難忍。幾年來折磨得我對人生感到的茫然、悲哀,覺得活的真累,太苦了。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日,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有幸遇到法輪大法,一本《轉法輪》引領我走入了人生的美好歸宿。我虔誠的按書上說的「真、善、忍」法理去做。在五月十三日找到煉功點後,從沒間斷過集體學法煉功。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都記不清那些怪病甚麼時候好的,身上沒病了,心情也好了,身體輕飄飄的。我對老伴說:「我走在路上都想唱歌。」老伴說:「你願意唱就唱吧。」

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而且我又能做飯料理家務了。一次,兒子的三姑父來我家,去廚房見到我驚奇的說:「嫂子,你都能做飯了!」「這都是大法的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我樂呵呵地說。

我修煉大法後給整個家庭帶來了幸福和快樂。我懷著感恩的心記述我得法輪佛法十八年中我按師父講的法理,在家庭中如何做個好人,比好人還好的人。僅舉幾例:

二零零一年夏,年邁的婆婆病重七天沒正常吃飯(她想餓死自己,也不吃藥),我和老伴回家勸她,飯、藥都得吃。老伴因當時有腿痛,兩天後只好返城。我陪伴婆婆時,經常給她講法輪功是敎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是祛病健身的天法。也告訴她江澤民是怎樣迫害法輪功的。還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心裏記住了大法好,還喜歡看我煉功。

十多天後婆婆就能下地了,也能去街上走走,街坊鄰居都驚奇地問:「你病好了?」老人樂呵呵地說,是我大兒媳婦把我伺候活了(我們剛到家時,年長的老人都囑咐說,你媽快不行了,快把送老的衣服給她準備好吧)。一次老人很好奇地問我:「你怎麼煉法輪功和別人不一樣?」我說:「那電視上都是瞎說,純屬造謠,想糟蹋法輪功,找茬抓煉法輪功的人,您要是不親眼見證了我這個『法輪功』,不也相信共產黨胡說八道那一套了嗎?」她說:「真是,真是,哎!」

我在家住了二十多天,婆婆說,我都好了,不用你再伺候我了,快回你家伺候某某(他兒子)。回家後,老伴說:「讓你一個人在家受累了,真謝謝你了!」我說:「你要謝就謝我師父吧,要不是師父救了我,又給了我一個好身體,這個家現在真想像不到能是個甚麼樣子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老伴大弟(沒成家)經醫院確診為腦瘤,後來生活就不能自理了,主要是老伴和他小弟在老家照顧著,老伴那時就七十多歲了,長期看護病人,他身體也堅持不了,小弟愁得也吃不下飯,最後實在沒辦法,我覺得他無依無靠很可憐,心想:老嫂比母吧,和老伴商量著,在我們家住房附近租間房子,把大弟接來我和你一起照顧吧。因性別關係,我幫著跑跑腿,做做飯,洗洗衣服,減輕老伴的負擔。大弟在我家住了不到一個月,病危送回老家,五天後壽終,時年七十歲。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鬧瘟疫高峰期接到我姪子(他當時讀大三)打來電話,說他近期發燒,去市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結核病,當時我就催他趕快來我們這裏治療,我和老伴去車站接時,他就像個六十歲的老太太一樣,臉又瘦又黃,很嚇人。我們到醫院再次檢查確診,最後診斷結果是同樣的,住院費用每天最少200元,姪子家裏很貧困,我們都是企業退休職工,也沒有甚麼積蓄,住院沒希望了,怎麼辦呢?為了給姪子治病,我讓老伴搬到兒子家去住,把姪子接到我家,給他安排一個房間。他來我家二十天左右,病好了!

在我家住的這些日子裏,我給他講法輪功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的實況,講修煉法輪功的這些好人遭江澤民迫害的一些實例。他從心底認可大法,並看了《轉法輪》和真相資料,有時我煉功他也比劃比劃煉幾下,我想這對他身體的康復起了一定的作用。姪子臨走前他跟我要本《轉法輪》,至今都念念不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現在身體健康,工作也得到單位領導的信任和好評。

以上所述的只不過是在我修煉中的幾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現在回想起來,要不是我學大法,這些事我可能就不會去管了。大法要求我們要心中裝著別人,先他後我。

我還能活著走到今天,不在其中的人永遠也想像不到那些酸甜苦辣的日日夜夜是怎麼樣走過來的。我每當想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心中會充滿無限的感恩,在此給一直沒見過面的恩師說一聲:師父您辛苦了,弟子在大陸給師父叩頭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